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117章 0117章:剿匪(一)
 
0117章:剿匪(一)

剿匪如此庄严的军事行动,在张二公子眼里竟然成了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似乎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如今鹰?寨的大当家名叫裘煞?,此人善于用毒。”未由风只是善意的提醒,至于眼前这些人的生死,与他并没有多大关系。

“用毒,能有多毒!”

张二公子一声冷笑,不以为然。

他只是不想做的太难看,在平山县城这个地方,还没有他动不了的人,除非那人死了。

“我似乎忘了一件事情,杨县令不是本地人,这不怪你,我去大牢里看一看石岩总可以吧。”张二公子并没有为这件事情而生气,反而觉得挺有意思,早就听闻杨臣刚正不阿,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审判石岩的计划落空,张二公子还是不死心,非要去大牢里,一看究竟。

杨臣虽然刚正不阿,却也不死板。

一行人跟着张二公子来到大牢,看着坐在大牢内的石岩,用那种极为讽刺的语气说道:“哟~这不是鹰?寨的大当家嘛,怎么今日落得这般田地,真是想不到想不到。”

石岩一见张二公子,便无法控制情绪,双手撑着牢笼,想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一般。

“张秋蓝,我石岩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石岩发现他信错了未由风,一个没有经历痛苦之人,怎么会了解别人的痛苦,怎么体会更多人的痛苦。

可是一切都晚了,只要落到官府手里,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昏暗无比。

杨臣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没必要如此羞辱对方,由此可见,张二公子的个人素养很差。

突然,未由风一把抓住张二公子的手,冷声呵斥道:“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衙门,请你注意说话方式。不然休怪我把你扔出去。”

“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平山县城,还没有人敢如此与张二公子说话。周围的士兵一见,便用那种看待死人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在平山县城这个地方,就得听我的,少他妈的多管闲事。”

“兄弟们,让他长长记性。”

张二公子身后,三名身穿军服壮丁,手臂略显粗糙,将未由风围了起来。

“小子,放开你的手,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其中一名士兵,横眉怒眼看着他。

未由风一手抓着张二公子,另一只手扣住喉咙,冷言道:“杨县令,你若惧怕张家,可以明说嘛,你怕,我可不怕。”

杨臣见事态紧急,急忙附耳与张二公子说了一句话,声音很小,听不太清楚。

“什么,此人当真是……”

张二公子一脸深恐,不加片刻犹豫,直接命令道:“通通滚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公子。”

三名士兵相互看了一眼,便离开了大牢。

张二公子自知得罪了未由风,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带着一脸歉意说道:“我混蛋,你大人有大量,就饶过小的这一回,以后再也不敢冲撞你老人家了。”

杨臣只是告诉张二公子,此人是八极卫。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字,其中的含义犹如天地气势一般宏伟强大,尤其是像张家这等小势力,与临安王相比,根本无从比较。

八极卫是临安王一手培养出来,为的就是打压一些不听话的奴才,军队必须由军令才能电动,可是八极卫不同,他们的权利不压于临安王,可以说,未由风随意给张家一个罪名,后果可想而知。

如今的朝廷,谁说了算,不用问都知道,是临安王说了算。

张二公子自然不会傻到得罪八极卫。

既然得知对方的身份,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主动承认错误,争取改过机会,张二公子一脸严肃瞬间成了弥勒佛,笑嘻嘻的说道:“在平山县城,只要大人有什么需要,小的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在所不辞。”

牢房里,石岩一脸懵逼,这个人到底什么开头,没想到,张家二公子如此惧怕他,看来以后说话得小心点,不能得罪他。

突然,石岩打了自己一巴掌。

以后,自己哪里还有以后,被官府抓住机会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斩立决。

“各位大人,可否给我一张纸和一只笔,我想给我弟弟写一封信。”

此时,正是献殷勤的最佳时机,张二公子对着门外士兵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笔墨纸砚过来。”

未由风见对方如此听话,也就不再难为他。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士兵拿着笔墨纸砚小跑而来,张二公子心中仍然不满意,上去就是踢了一脚,嘴里还骂道:“能不能快点。”

士兵将笔墨纸砚放下,石岩拿起毛笔,写了几个大字,看了看,觉得不妥,然后大笔一挥,尴尬的说道:“那个,这位大人,小人书读的少,可不可以帮我写一封书信。”

石岩求的不是别人,正是未由风。

张二公子也是一个大粗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唯独书写这一方面是弱点,学了二十多年,也没学会几个大字,手下的士兵更不用说,统一的大老粗,没有几个会写字的。

整个大牢,也就杨臣是文官。

未由风正要去拿笔,杨臣急忙上前,拿起毛笔问道:“你尽管说,我一字不漏的写下来便是。”

石岩在牢房里走来走去,脑子里想了许多要说的话。

“麻烦大人这样写,大哥一时糊涂,上山当了山贼,如今,大哥要改过自新,从新开始做人,二弟莫要走老路,当初,你不肯做山贼,都是大哥不好,硬把你绑上山去做了山贼,就是做了山贼,你也是一个人没有抢过,你就是太善良了,大哥不该逼你。”

杨臣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个石岩已经做好了打算,所有事情都由他一人扛,言语之中,石虎明显是被绑上山去的,至今为止,没有抢过一个人。

这样一来,石虎罪名就会轻很多,家中老父亲也有了依靠。

当初答应未由风的那一刻起,石岩就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为的就是揽下所有罪责,让二弟少判几年。

停顿了片刻,石岩继续说道:“就算大当家不让你下山,你也要偷偷跑下山来,到衙门里自首,方能洗清你一身的罪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