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116章 0116:张家二公子
 
0116章:张家二公子

平山县,县衙大门口。

石岩双手拿起鼓锤,一阵敲打。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衙门内走出一名衙役问道:“何人击鼓?”

石岩道:“我来自首。”

衙役睁大了眼睛,问道:“自首,自什么首,可是做了什么作奸犯科的案子?”

能来自首的人一般都是小案,杀人放火的歹徒早跑了,那能自己跑来投案自首,岂不等于自杀。

衙役转眼看着未由风,冷冷问道:“你也是来自首的?”

未由风将黑色令牌给衙役看了一眼,用命令的语气说道:“还不速速通报。”

衙役被未由风的气势给震住了,转身小跑进了大堂,喘气说道:“大、大、大人,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名大人,说你要见你。”

沉闷的大堂,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县太爷端坐于案堂之上,将微微下垂的脑袋抬了起来,竟然是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益州县令杨臣杨县令。

杨臣道:“大人,哪位大人?”

沉思片刻后,杨臣继续说道:“算了,还是我出门迎接吧。”

自从杨臣来到平山县,处处碰壁,尤其是张家一手遮天,很多事情都绕开杨臣向上级回报,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杨臣出了大堂,来到大门,未由风也正好看到了杨臣,两人相视片刻后,杨臣先一步说道:“平山县令杨臣,不知阁下是哪位大人?”

素味平生,假装不认识。

未由风被八极卫通缉,这事闹得满城风雨,杨臣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假装不认识,到时候才能撇清关系。

未由风一脸严肃道:“杨县令,此人便是鹰風寨石岩,今日是来投案自首,还望杨县令秉公执法。”

石岩投案自首,这种消息绝对没有人愿意相信。

杨臣仔细看了一下石岩的面容,确实与通缉令上面相似。

平山县城,到处都张贴了石岩兄弟二人的画像,算下来也有些年头,却一直没有抓捕归案,没想到今日却前来投案自首,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来人,将石岩带下去,大人借一步说话。”

石岩被衙役带走,未由风与杨臣来到一处僻静的石台,这才小声说道:“未公子,有些事情你还是有必要知道。”

“杨县令有话直说。”

杨臣下意识的观察未由风的面部表情,秦白两家的事,估计还不知道,思虑再三,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皇帝派你秦将军假装投诚临安王,苏妃被打入冷宫后,秦将军上了一道奏折求情,却被皇帝以谋逆罪斩首,临安王为了逼你出现,杀了白水家满门。”

时间放佛在这一刻定住了,秦世麟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那一张熟悉的脸庞,在未由风的脑海里不断出现,最后跌入深渊。

苏眉只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最后沦为权利的牺牲品,对于皇帝来说,她是一件美丽的外套,为了权利,随时可以舍弃。

只要坐在皇位上,没有得不到的一切。

临安王为了对付他,手段很辣,白水家几十口人命,在他眼里如同草芥。

这两个人把整个朝廷搞得乌烟瘴气,最后受苦的还不是天下百姓。

一名衙役小跑而来,未由风看到衙役脸庞时,脸上布满了诧异。

“阿贵。”

“未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原来阿贵听说杨凤琳要离开,便将全部家当变卖,跟着来到平山县,衙门缺缺人手,所以阿贵便做起了衙役,主要是能每日看见杨凤琳。

杨臣开口道:“阿贵,慌慌张张的,有什么事吗?”

阿贵深吸两口气,说道:“张家二公子来了,说是要马上提审石岩。”

“张家二公子,这下麻烦了。”

杨臣直接转身离去,未由风跟在后面,一路来到衙门大堂,张家二公子翘着二黄腿,横眼冷眉,用一种十分不友好的语气说道:“杨县令,历代县令都以剿匪为己任,杨县令可是悠闲的很自在。”

杨臣才是这一县之主,张二公子不过是仗着张家势力胡作非为,不把杨臣放在眼里,说白了平山县城,张家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张二公子说的轻松,县衙上上下下就几号人,让我去讨打山贼,估计难度很大,待我再召集一些人手,再讨打山贼也不迟。”

杨臣身为地方父母官,剿匪自然要剿,但是眼下县衙力量薄弱,就连衙役也只有五六个,根本不可能去剿匪。

张家势大,不好得罪,索性杨臣就用拖延战术,无论张家怎么说,他只说一句,县衙人手不够,请张千总增派人手。

张大宝,虽然是地方千总,手下兵力不多,拿在手里当宝贝一样,怎么可能拿去增援别人。

而这一次,张二公子居然带着两队人马将县衙大门给堵了。

“家父说了,由我协助杨县令一起攻打鹰風寨,不知杨县令意下如何?”

“这……”

这哪里是协助,分明是在威胁,衙门外的两队人马,怎么说也有一百人,衙门不过十来个人,这不是威胁是什么。

“对了,听闻县衙抓了贼首石岩,我们可以利用他的身份逼迫山贼打开大门,你说这样好不好。”

张二公子看似在征求意见,其实是在试探杨臣。

杨臣在张家人面前,总是一副气势凌人,张二公子看着十分不爽,有事儿没事儿就想刁难一下。

杨臣道:“县衙报案,历来讲究公平公正,虽说石岩聚众抢劫,我还要上书刑部,等待刑部文书下来才能定夺。”

石岩与张家有仇,尤其是张二公子,有夺妻之恨,作为男人,这样的仇恨根本无法化解,也不可能化解。

“这位是?”

张二公子看着杨臣身后的未由风,觉得有些面生。

杨臣一甩衣袖,冷冷说道:“在下的一个朋友,怎么,张二公子也要管吗?”

“哪里,哪里,杨县令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何不一起上山剿匪?”

张二公子坐在椅子上,等着两人的回答,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击,看上去十分享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