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102章 0102章:执天俞
 
0102章:执天俞

周围的一切仿佛安静了下来~

雨无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老大飞了出去,然后摔在了地上。

象云天心里一清二楚,对方先是假装不敌,在炸裂符炸裂的同时发动攻击,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可恶~我要杀了你。”象云天怒气更盛,不杀未由风不解心头之恨,就算受再大的处罚,象云天也不愿意妥协。

他已经进入虚弱状态,只是仍强撑着身体站在哪儿。

十二息之力~

他终于又有了突破的迹象,体内第四条经脉也在最后那一拳爆发之中,顺利被打通了。

他疯狂的喘气~

身体内所有的器官,都如同海绵一样吸收外界的空气。

雨无正急忙将老大扶了起来,象云天一把将其推开道:“走开,别烦我。”

象云天的脾气很古怪,只要一生气,无论是谁都不给面子,愤怒的尽头是憎恨,象云天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符箓,上面的符号明显与其他符箓的符号大不一样。

雨无正道:“老大,符宝有次数限制,杀他岂不是浪费了。”

符宝~也是一种符箓,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伪法器。

墟云山一共只有两把法器,只有能力出众的真传弟子才有资格拥有,符宝就是将法器的一部分威力封印在符箓里。

符宝分为低阶中阶高阶极品四个阶段,分别对应三层威力五层威力七层威力以及九层威力。

象云天手中的符宝只有法器的三层威力,面对虚弱状态的未由风,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人出面阻止,他将必死无疑。

曾经,象云天凭借符宝之威,与一名练气后期修士打成平手,而且还略占上风,足以肯定,符宝的威力极为强悍。

执天俞冷漠无情,墟云山大部分符宝都是从陆灵手中的法器炼化而来。

“去死吧。”象云天一声大吼,随即打了一个手印,符宝化作一柄飞剑刺向了他。

他急忙从储物袋里拿出精铁剑抵挡,飞剑的速度很快,每一剑之威都在精铁剑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只听到“铛~”的一声,精铁剑被削掉一大截。

“三层威力的符宝竟然如此厉害。”

虚弱状态下,他几乎不可能躲过飞剑,精铁剑再次被削掉一大截,只剩下一副剑柄,他无力的倒在地上。

飞剑再次袭来,速度极快,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一丝共鸣。

“铛~”的一声。

飞剑似乎被挡下了,挡住飞剑的人,身穿白色服饰。

“执天俞~”雨无正小声说道。

象云天脸色暗沉,眼看就要杀死未由风,却被执天俞横插一脚,事情一下子变的复杂起来。

执天俞乃是执法长老最喜欢的弟子,没有之一。

光是亲传弟子这层身份,就足够象云天喝一壶的,何况,对方的修为已经踏入筑基期,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碾死。

执天俞道:“十六年前,墟云山并没有内门外门之分,如今天夺重现,你身为内门弟子,不仅不刻苦修炼,还仗势欺人,不如你与我过两招如何?”

十六年前,墟云山灵雀谷葉玄宫千兰玄火山与天夺势力征战连年,最后,以墟云山为首连合其余四大仙门共同对抗天夺势力。

天夺覆灭后,墟云山为了更好的培养弟子,将资质绝佳的弟子分为亲传和内门,资质平凡的弟子分为外门。

内门和外门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明显,宗门实力明显有所提高。

从此之后,内门弟子每月的修炼资源比外门弟子要高很多,而外门弟子则需要师门贡献换取资源进行修炼。

和执天俞过招等于找死,象云天不会傻到去送死,伸长了脖子让对方砍。

雨无正道:“看到,今日有执天俞护着那小子,算他走运,改日我们再寻找机会,定让他无声无息的消失。”

象云天看着未由风,转身离开了九衡境,走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他猛的用手扶住石墙,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雨无正着急道:“老大,你没事吧。”

象云天喘了一口气,一拳打在石壁上说道:“死不了,要不是被那小子一拳震散了灵力,控制飞剑的速度会更快一些,只需一招便能将他击杀。”

雨无正小声嘀咕道:“现在想想也是,那小子还未踏入练气期就如此难缠,要是踏入了练气期,恐怕~”

“怕什么,等那小子踏入练气期,我早就踏入练气后期,一旦我筑基成功,还有谁是我对手。”象云天愤怒的说道。

………………

未由风终于吐出一口气,倒在了地上。

执天俞没有和他说一句话,转身直接离开了,当他抬头想要感激一番时,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

九衡境修炼的弟子越来越多,他勉强的坐在地上,开始运行龟元息第三层“借风”,不断的感知四周的尘埃变化。

一粒尘埃与另一粒尘埃发生碰撞,而产生的震动,一名弟子从他身前有过,尘埃发生剧烈翻涌,形成一个小的漩涡,不停的旋转,直到尘埃再次恢复平静。

“这是~”

他清晰的发现,一粒尘埃在遇到行走的路人时,自动避让,犹如一个人在悬崖墙壁上,双手不停的攀爬,却永远不会觉得累。

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尘埃犹如星辰,他掏出一张爆裂符,如同控制尘埃一般。

他闭上眼睛感知周围的一切~

突然,一块石头砸了过来,未由风睁开眼睛,发现他只不过是一名六七岁的小孩,村里的孩子都欺负他。

白水曦在世人鄙夷的眼光下,生下了他,所以他一生下来就不受待见。

一直以来,白水曦都没有告诉他,父亲是谁,他也没有问,而这个疑问却一直埋藏在他心里,想问却又不敢问。

在无数小孩投来的石头中,他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只要是曾经欺负过他的孩子,他便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爬到别人家里偷东西,然后扔到离何家沟很远很远的一个大沟里。

时间久了,便养成了习惯。

后来,白水曦发现了这个秘密,拿起棍子就是一顿打骂,当白水曦打开米缸的时候,却发现米缸里空空如也~

未由风道:“娘,只要能吃饱,你怎么打我都行。”

他再次顶风作案,借着月色,扛了一小袋米回到家中,跪在地上。

这一次,白水曦并没有打他,而是躲在在角落里默默流眼泪,就算如此,她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