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95章 095章:清君侧
 
  095章:清君侧

  未由风趁禁卫军与金吾卫厮杀之际,逃进了皇宫,一边利用踏空步拉开距离,一边隐匿行踪。

  要问长安城里,什么地方安全,相信所有人口中的答案都一样。

  那便是皇宫。

  皇宫的墙高不可攀,在那高不可攀的高墙后面,一队又一队皇城守卫军,相互交叉巡逻。

  就在两队皇城守卫军,相互交叉巡逻后,大约有一分钟的空隙时间,未由风运行龟元息第一层“闭气”隐匿气息,顺着大理石护栏低头潜行着。

  皇宫的另一边。

  朱琦化作一道流光在皇宫上空捕捉未由风的踪迹。

  “有刺客,有刺客。”一名皇城守卫军大声喊道。

  朱琦大摇大摆的在皇宫搜寻未由风,被一队皇城守卫军发现。

  皇宫顿时乱作一团。

  几百名皇城守卫军汇集在一起,弓箭兵,长枪兵,盾牌兵等等,将朱琦所在的方向团团围了起来。

  “保护皇上,抓住刺客。”

  朱琦手持切玉剑缓缓落在地上,眼前这些凡夫俗子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意愿四处搜寻未由风的踪迹。

  朱琦冷冷道:“别藏了,找到你了。”

  皇城守卫军是皇宫里的最后一道屏障,从开国到现在,统领这个位置至关重要,无论什么朝代,皇城守卫军的统领必需保证绝对忠诚。

  皇城守卫军李尚佑命令道:“放箭。”

  副统领朱坤立马阻止道:“不能放箭,皇上在里面。”

  李尚佑问道:“皇上真的的在里面?”

  朱坤肯定的点了点头,再次确认了皇上就在里面。

  就在这时,李弦阳带着一千名士兵气势汹汹而来,一名皇城守卫军惶恐说道:“报……李统领,临安王谋反,张统领和一百名禁卫军全死完了。”

  这个消息如同一道惊天霹雳,炸懵了所有人。

  未由风藏在大殿的悬梁上,拼命的恢复内息,朱琦想要靠近大殿,就得从几百名皇城守卫军尸体上踏过。

  凡人杀的太多,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朱琦并不想将所有人都屠杀,他只想要未由风的命。

  大殿内,李璟坐在床边,听着外面的喧闹声,皇宫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刺客了,今晚看上去一定很热闹。

  李弦阳一手抓着苏柳青,对着大殿吼道:“皇兄,你也太大意了,苏妃意图谋反,皇兄竟然置若罔闻。”

  李璟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李尚佑道:“保护皇上。”

  三十名盾牌兵立刻组成一道铁墙,死死的挡在大殿前。

  双方的气势拉扯到了极致,哪怕有一丝的不平衡,就会演化成一场兵变。

  李璟道:“多谢临安王提醒,苏妃谋反可有证据?”

  苏眉一听到弟弟被李弦阳抓了,立刻跑来面圣,正好听到李弦阳的污蔑之词。

  苏眉的目光看向李璟,李璟的双眼露出了一丝躲避,自古皇帝多无情,身在帝王家,李璟没法选择。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面前,爱情一分不值。

  舍弃苏妃就能让临安王退兵,李璟经过了片刻挣扎后,冷冷道:“来人,将苏妃打入冷宫。”

  李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皇位,高处不胜寒,一旦坐在那个位置上,就再也下不来。

  朱琦拿着切玉剑,一步一步朝大殿走去,李璟怒道:“临安王,朕已经将苏妃打入冷宫,你还想怎样。”

  朱琦

道:“皇上,我只是进入找一个人。”

  朱琦感觉到了未由风的气息就在大殿里,手持切玉剑就往大殿而去,李尚佑立刻命令道:“放箭。”

  弓箭手松开拉满弦的弓,无数支箭羽穿插而来,朱琦凭借一把切玉剑不停的抵挡,由于数量众多,一只箭羽刺穿了朱琦的右臂。

  朱琦只是一名练气修士,身体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切玉剑虽然很锋利,却也挡不住箭羽疯狂般的射杀。

  愤怒,愤怒……

  朱琦一个箭步冲向皇城守卫队,手中切玉剑凌空一扫,只听到一阵金属切割的声音,一面盾牌顷刻间被一分为二。

  “保护皇上,拿下刺客。”李尚佑大声吼道。

  皇城守卫军蜂拥而至,死死的挡在皇帝身前,朱琦手持切玉剑如同天神下凡,无人可挡,一剑横劈,一名士兵一分为二,无论朱琦如何厮杀,皇城守卫军不曾后退半步。

  李弦阳站在原地,如同在看一场绝世表演。

  士兵的脚下全是血,朱琦被士兵的鲜血染成了一个血人,站在一堆尸体上,朱琦冷冷道:“交出那个人,不然我血洗整个皇宫。”

  此时的朱琦如同一尊恶魔,他手中的切玉剑剑更是所向披靡。

  从此以后,切玉剑之名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尚佑道:“还请皇上尽快离开,臣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此人拿下。”

  李璟道:“我到要看看,此人究竟有多厉害。”

  朱琦一路砍杀,一步踏在大殿的台阶上。

  突然,一把大刀朝他刺来,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大殿前,朱琦用剑刃一搅,大刀直接被分割成了无数碎片落在地上。

  未由风看着那道身影,自言自语道:“他怎么在这里。”

  那道白色身影正是凡代亦。

  几个月时间下来,凡代亦稳固了练气初期的修为,浑身上下透露着一层神秘的气息,给人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两人想望,朱琦的气息明显强于对方,加上手中的法器切玉剑,胜算过半。

  凡代亦只有一只手,怎么看都是一个残疾人。

  自从那次断臂以后,凡代亦就再也没有碰过剑,看着朱琦手里的切玉剑,凡代亦只是扫了一眼,便将视线挪开了。

  朱琦也发现了凡代亦的目光,冷冷道:“只剩一只手了,竟然还不张记性,今日连另一只手也一起废了。”

  断臂之仇,凡代亦早已忘却。

  朱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手中切玉剑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震的士兵耳朵有些发嘛,凡代亦不躲也不闪。

  就在朱琦快要靠近的时候,一道符箓打在他的胸口,紧接着又是一道符箓打在了同一个位置,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朱琦的身体被那股力量弹开了。

  “这是……”

  朱琦的身体向后划了足足有两米的距离,方才停留下来。

  凡代亦手中又出现了两枚符箓,不待朱琦有任何反应,双手打了一个印记,两枚符箓相互交缠在一起,再次朝朱琦的胸口斗射而去。

  朱琦连忙挥剑抵挡,两枚符箓如同两只精灵快速绕开切玉剑,同时打在朱琦的胸口处。

  两股力量同时叠加,朱琦的身体再次往后挪动了两米。

  胸口被震了四次,朱琦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他竟然败在一个残废人手里,凡代亦控制符箓的手法出神入化,实乃罕见,能够精确的控制符箓快速运行,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凡代亦在,朱琦无法踏近大殿半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