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93章 093章:半路拦截
 
  093章:半路拦截

  朱琦的出现打乱了未由风的所有计划。

  若是再晚半个时辰,他便能救出所有人。

  有时候,一个人可以扭转整个战局,李弦阳也带着亲卫齐装待发而来,如山海般气势如虹,上千名士兵围困十几个死囚。

  看热闹的老百姓,纷纷逃离此处,这种场面不太适合近距离观看,容易出人命。

  慕兰清冷笑一声道:“还是连累了你,这份情,下辈子再还给你。”

  凡人遇上练气期,呼吸都变得异常的窘迫,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对方视如蝼蚁般的凝视。

  “上一次能打败你,这一次一样能打败你。”未由风鼓足了气大声说道。

  说实话,他没有半点信心从对方手里走三招,无中生有,也只能说大话拖延时间罢了。

  无论在什么时候,未由风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从李弦阳手里救出所有人,是不可能的,能救一个人已是极限,这个极限需要未由风用命去争取。

  朱琦将玉切剑横放在胸前,手指轻轻划过剑身,喃喃道:“从我拿起你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便与我绑在了一起,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个世间的狰狞与痛苦吧!”

  杀人要是要有仪式感,这是朱琦在八极卫哪里学到的,觉得很有趣,就顺手拿过来借鉴一下。

  带着一丝愤怒,朱琦手持玉切剑,跃入高空,突然俯视而下,玉切剑与空气摩擦的气浪演变成了星火,最后化为一片火海,带着驱逐和愤怒,直直的砸向了未由风。

  另一边……

  青瞳通过灵魂契合度,瞬间与慕兰清合体,以最快的速度朝远处斗射而去。

  慕堂秋沉凝的双眼终于走了一丝回暖,他此时此刻,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慕兰清远离这是非之地,所有的罪过都由他一人承担。

  慕堂秋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李弦阳,双手赤裸道:“临安王,你把持朝政,残害同僚,饲养军队,勾结异邦,你的罪孽罄竹难书,就算你一手遮天,我慕堂秋也未曾怕过你,有本事下来单挑啊,懦夫……”

  慕堂秋在一千人的军队面前辱骂临安王,士兵是受过特殊训练,如此场面无人敢有任何表情。

  慕堂秋已经是死罪难逃,无论如何是没有一线生机的,临死前过过嘴瘾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朱琦手中的玉切剑带着一层火浪席卷而来,未由风脚底生风,踏空步运行到了极致,连续三次后退,躲过火浪的攻击范围。

  朱琦道道:“没想到那老头连踏空步都传授给了你,我当初可是求了半年都没有答应。”

  朱琦当年对待梅九龄如同亲生父亲一样,最后才发现,他付出的一切,在梅九龄眼里都是多余的,从一开始,就毫无意义。

  他注定了只是宿体,在梅九龄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没有任何意义,让宿体变的强大,这可是最大的忌讳。

  从一开始,梅九龄就没有打算教他任何武功,朱琦能在太渊会晤中取得那般成绩,完全是自学成才。

  “再好的功夫在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再尝尝这一招。”

  朱琦挥动着玉切剑,开始晃动起来。

  玉切剑搅动空气,将那一层火海连接了起来,随着搅动速度的加快,火海形成了漩涡,一个由星火组成的漩涡。

  未由风看着极速旋转的漩涡,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要是被卷入漩涡

的中心,全身都要被烧掉一层皮。

  “看来,得用那一招了。”未由风掏出了三张驱火符,仔细一看,并不是普通的驱火符,而是经过聚灵阵凝聚而成的驱火符,威力比普通驱火符三倍还多。

  明知不是对手,他也未曾退缩。

  他口中念念有词,三张驱火符化作三道流光形成了三道阵法,每道阵法都有三张普通的驱火符做阵眼。

  突然,阵法开始破碎,三只巨大的火球凭空而出,火球飘浮在他的周围,带着拼命的气势与那道漩涡撞在了一起。

  “轰隆……”

  爆裂声如同一声巨响,漩涡与三颗火球碰撞产生的反弹力,将未由风炸飞了出去。

  未由风的身体在地面滑行了十来米,正好撞上慕堂秋,还未来得及说上半句话,李弦阳便命令弓箭手格杀勿论。

  死亡总是那么如期而至,慕堂秋挡在未由风的身前,死亡的前夕,窒息的说道:“你若能逃就逃吧。”

  乱箭在耳边穿梭,发出嗡嗡的颤抖声。

  未由风看着满天的箭雨,慕堂秋和他的家人相继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死之前依然相互拥抱在一起,抵挡箭雨的侵蚀。

  他的呼吸开始变的窘迫不堪。

  死神总是在身边晃悠,那种窒息的感觉令人绝望,绝望的快要疯掉了。

  “想跑……”朱琦注意着未由风的每一个举动。

  在他看来,对方已经是菜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需手起刀落,便能完成最有仪式感的杀人艺术。

  “不如尝试一下,我的剑快,还是你的踏空步快。”朱琦冷冷的说道。

  在一片血泊之中,朱琦的话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像是极冬之境的冷风,寒冷刺骨,又或者是嘲笑戏弄。

  将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这种感觉,令他非常讨厌,既然朱琦想玩杀人艺术,未由风就给他一次盛夜烟花,嘹亮的夜空。

  在慕堂秋替他遮挡箭雨的时候,他便运行龟元息第一层“闭气”。

  他并非无情之人,留下这条命,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白水曦记得自己有一个儿子,却记不得自己的丈夫是谁,未由风记得母亲的样子,却不知道父亲的名字。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残缺的记忆。

  慕堂秋的死,让他更加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去阻止像慕堂秋这样的悲剧发生。

  朱琦拧着切玉剑,打了一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切玉剑如同有灵,向未由风刺去,带着一丝寒意,和丝丝入扣的切玉断金的声音,直扑未由风而去。

  刹那间……

  烟尘起,切玉剑如同鬼魅一般,带着丝丝尖锐刺耳的声音,刺破未由风的衣袖。

  龟元息第一层“闭气”已经凝聚了九息之力,虽然不是最佳状态,切玉剑已经发动进攻,他再也没有机会闭气。

  刚才那一剑,未由风将听风运行到了极致,这才提早发现,但还是被刺破了衣袖,血红色的手臂逐渐扩散。

  朱琦收回切玉剑,将剑尖朝下,一滴血液顺着剑刃滑落,“咚”的一声滴落在滴。

  一滴血液的声音很微妙,未由风却听的有些刺耳,精神有些紧张,若朱琦再次发动进攻,他躲开的几率将大大下降到一个极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