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第91章 091:劫刑场
 
  091章:劫刑场

  官道两旁,站着很多老百姓,在他们眼里,进入刑场的死囚都是罪大恶极之徒。

  几个不明事理的老百姓,提着篮筐往死囚身上砸鸡蛋和烂菜叶,嘴里还骂道:“打死贪官,打死贪官。”

  李弦阳将反抗他的官员,直接抹黑形象。

  老百姓最恨的就是贪官,杀贪官最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随着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谩骂,慕堂秋跪在刑场上哈哈大笑道:“临安王,我慕堂秋要是怕死,就不会有今日的下场,一个要死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慕堂秋毫不在乎被抹黑,人都快要死了,名声对于他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

  慕兰清已经感受到了青瞳的气息,摇了摇头。

  人群里,青瞳立刻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慕兰清摇头,意思就是让青瞳不要乱来。

  在来的路上,未由风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如果顺利的话,便能救出慕堂秋一家人,如果不顺利,就让青瞳附身慕兰清,能救一个是一个。

  ………………

  马市内,一匹上了年纪的黑马,被它的看主人丢在一边,黑马脖子上写了五两银子的价格。

  未由风直接掏出了五两银子,将黑马牵走,搭配一身黑色的外套,看上去与八极卫一模一样,外行人根本无法辨别。

  刑场外围,被一群士兵围着。

  很难有人混入刑场内。

  就在此时,一匹黑马快速而来,并高喊着一句:“临安王有令,将慕堂秋押往城外行刑。”

  与此同时,临安王府的一名士兵,拿着圣旨快马疾驰而来,同时也高喊道:“皇上有旨,时辰已到,立刻行刑。”

  一边是圣旨,一边是临安王。

  刑场主事官员名叫李佃,在官场混了七年,能够混上刑场主事,全凭头脑机灵。

  李佃道:“你说你是临安王的人,可有证据。”

  手拿圣旨的士兵顿时大怒道:“大胆,我乃临安王府亲卫。”

  士兵立刻从怀里掏出临安王府令牌,李佃吓的双腿发软,皇帝那里可以蒙混过关,临安王那里却不敢糊弄。

  李佃能坐上刑场主事,全靠临安王一句话。

  未由风不急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令牌,先是自己看了看,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不过八极卫令牌的震慑力远大于临安王府令牌。

  李佃这下左右为难,不知道该相信谁,两边都是临安王府的人,谁也不好得罪。

  未由风道:“皇上想借临安王的手杀害慕堂秋,李主事可要想好了,跟着皇上就得一辈子跟着皇上,临安王可不喜欢朝思暮想的人。”

  攻心为上。

  临安王这次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明可以下令处决慕堂秋,非得吃力不讨好从皇帝那里要来圣旨处决慕堂秋。

  要知道,出了皇宫,临安王的命令比圣旨都管用。

  李佃想也不用想,直接命令道:“所有人听令,将死囚押往城外行刑。”

  士兵狠狠的看着未由风,拿着圣旨道:“等一等,此人定是假冒八极卫,我命令你将其拿下。”

  李佃一下子就糊涂了,两个人都是临安王的人,得罪谁也不好使。

  未由风看着头顶的太阳开始倾斜,时间不等人,多逗留一刻,就多一份危险。

  眼下就算是真的八极卫,他也有信心

一招之内取人项上人头。

  未由风驾着黑马,慢慢靠近士兵,低着头打算与士兵说两句话,士兵却一直昂着头,认定了未由风就是假冒的八极卫。

  一道寒芒闪过,他抽刀的速度极快,快的无法看清他抽刀的动作,只是靠近的一瞬间,士兵便人头分离,碗大个头直接落在了地上,吓的周围的老百姓纷纷后退,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杀人不过头点地。

  未由风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看了一眼慕兰清,慕兰清未曾抬头看他。

  “怎么,现在相信了吧。”他对着李佃冷冷说道。

  李佃吓的大气不敢喘一个,一巴掌拍在士兵脑门上,骂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按着这位大人的意思办。”

  刑场士兵道:“是,大人。”

  李佃满脸笑容的走来,恭敬道:“这位大人好功夫,要说你不是八极卫,打死我都不信,皇上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临安王的法眼。”

  “驾……”

  未由风驾着黑马,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过于迎合李佃会让对方生疑,八极卫的冷漠,是在无数厮杀中磨炼出来的,一般的士兵根本没有那种气势。

  ………………

  另一边,李弦阳正在回王府的路上。

  一名士兵快马加鞭而来,落在李弦阳的轿子前,磕头行礼道:“王爷,我们的人被杀了,那人还冒充八极卫,劫了法场。”

  李弦阳前一秒还镇定自如,听到士兵的话后,气的想骂娘,一手掀开帘子怒道:“刑场主事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拦不住,我要你们何用。”

  愤怒,愤怒……

  李弦阳一脚将士兵踢倒在地,所有的人也同时跪在地上,不敢多说一句话。

  士兵爬在地上,说道:“禀王爷,我们的人拿着圣旨,那人冒充八极卫说是王爷你的意思,刑场主事李佃二话没说就押着死囚跟着那人走了。”

  李弦阳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平时在朝堂之上,办什么事都要有圣旨,他临安王的话,要是没有圣旨就很难办到,没想到转眼间就成了世风日下。

  圣旨居然一文不值,临安王的意思竟然比圣旨还管用。

  “哈哈哈哈……”

  李弦阳突然大笑了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话风突然大变,此时此刻,李弦阳才明白,关键时候,圣旨居然掉链子。

  临安王的意思居然堪比圣旨。

  杨金增道:“王爷,此人能够兵不血刃劫了法场,想来还算有些本事,不如我带人去会一会他,也好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八极卫。”

  李弦阳看了一眼杨金增,手指偶尔转动一下大拇指的绿色扳指,笑着道:“多带几个人,带活的回来,我要亲手挖出他的苦胆,看看此人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是,王爷。”

  李弦阳不怕有人挑衅,就怕挑衅之人活不长,玩一玩就死掉的人,他完全没有兴趣。

  杨金增一个眼神,藏在士兵里的八极卫,立刻脱去外套,露出黑色的八极卫服装,跃上房顶,在长安的上空飞驰而行。

  杨金增道:“王爷这次很生气,务必生擒此人。”

  “是。”

  一道道黑影,跃过房顶,速度竟然超越了普通马匹,大街上的行人纷纷仰头观望,却早已不见黑影的踪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