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72章:梅九龄
 
  未由风赤裸着两只胳膊,徒手攀爬着悬崖峭壁,大约过去了一个时辰,他终于来到了悬崖峭壁的顶端。

  “吁吁……”

  许是太累,他躺在悬崖边的石头上大口喘气,感觉呼吸平缓后,翻身而起四处寻找梅九龄的住处。

  他大概有了二个呼吸的时间。

  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座十分雅致的府邸,看上去没有刘府那般辉煌大气,却十分的雅致。

  见大门是开着的,他迈步走了进去,刚走到一处房门前,就被鹤苧伸手拦住道:“嘘……,我师傅正在给青菱姐姐看病,你不要去打扰我师傅。”

  他止住了脚步,大概站在门外二个时辰左右,屋子里传来一声咳嗽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未由风上前行礼道:“晚辈见过梅老前辈。”

  梅九龄一副慈祥的面孔看着他,神情耐人寻味,鹤苧十分着急道:“师傅,青菱姐姐怎么样了。”

  “无妨,无妨,只是伤口处淤血所致,倒也没有性命之忧。”梅九龄双手背着说道。

  鹤苧直接进了屋,火急火燎的去探望青菱。

  梅九龄道:“小兄弟可是经人指点,来到此处的?”

  未由风能找到此处,肯定是有高人指点。

  “回前辈,晚辈确实经过高人指点,才找到这里来,还望前辈出手救救青菱,晚辈感激不尽。”未由风拱手道。

  若是有一张聚灵符,未由风也能救青菱,奈何聚灵符制作难度太大,按照他如今的实力,恐怕一年之内很难制作出聚灵符来。

  梅九龄成了救活青菱唯一的选择。

  想了想,未由风接着说道:“无论前辈有什么要求,只要晚辈能做到,定当义不容辞,就算晚辈做不到,晚辈也到拼命去完成。”

  他虽然不是什么老油条,却也深知,如果梅九龄治不好青菱,开门的那一刻早就交代了一切,现在,梅九龄什么也不提,直接问他是否有高人指点,一来是打探底细,二来是提医治条件,只是,按照梅九龄的为人,很难做到开口直言。

  梅九龄沉思片刻,淡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老夫在找两味药材,至今尚未找到,那位姑娘的病只需静养即可,小兄弟尽管放心。”

  “只要前辈肯出手搭救青菱,晚辈一定竭尽全力寻找这两位药材,不知前辈可否说的再详细一些。”未由风十分感激的说道。

  青菱为他挡下一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要试一试。

  梅九龄将未由风引到一间书房,翻出一本没有名字的书,其中就记载了许多药材。

  其中就有梅九龄所要寻找的两味药材,红狼花和紫夜藤。

  红狼花,叶呈红色,花似狼头,开花时弥漫着恶臭。

  紫夜藤,攀附在悬崖峭壁之上,百年才长一尺,吸入天地日月精华。

  两种药材都极为难得,得其一已是不易。

  “紫夜藤生长在悬崖峭壁上,没有飞檐走壁的轻功,就算亲眼看见,也无法蹬上悬崖峭壁。”未由风心里想道。

  看着厚厚的书籍,他日有所思,低头苦笑道:“前辈,晚辈定当为前辈寻找两味药材,只是,紫夜藤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晚辈恐怕也只能看着,不能为前辈采取。”

  他的龟元息只是用来逃命,面对悬崖峭壁却束手无策,没有攀爬悬崖峭壁的功夫,紫夜藤采摘的难度很大。

  梅九龄作为一派掌门,手上没点功法传承,怎么说的过去。

  梅九龄沉默片刻后,淡淡说道:“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名为踏空步。”

  说着,梅九龄来到屋外,手起脚落,嘴里念念有词。

  “力乏九山,气压悬钟。门阔天伏,主伤阴风,

  楼兰玉柱,天水仁中。萤火驱风,守心囚灯。”

  只见梅九龄脚尖一起,整个人如落叶一般立于木柱之上,就像如履平地,毫无身体晃动的迹象,片刻功夫,梅九龄沿着屋檐走到了屋顶。

  “这……

天下竟然有这般功法!”

  未由风看的目瞪口呆,这功法太帅了,简直就是大小山川如履平地的感觉,哪里还有上不了的悬崖。

  接下来,未由风按照梅九龄的方法踏上了木柱,只听到扑通一声,整个人就砸在了地面,一团灰尘浮在了他的头顶。

  梅九龄差点没气晕过去,遇到如此笨拙之人,哪里还有什么好心情,只见,梅九龄摇头再重复了一次。

  “小兄弟,看好了,老夫再走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仔细。”

  梅九龄双手背在身后,脚尖抬起落于木柱之上,然后开始讲解道:“运气于后脚跟:解溪大脚趾:大敦。然后再是伏兔,承扶,血海,风市,悬钟,承山,足三里等七处经络和穴位。”

  如此耐心的讲解,未由风再学不会,恐怕梅九龄会气的吐血三升不可。

  未由风试着将内力运行于解溪和大敦两处穴位,只感觉有一股力量托着他的脚缓缓上升,然后,那种悬空的感觉让他兴奋。

  “成功了……,我居然成功了。”

  未由风刚刚将一只脚放在木柱上,再次抬起另一只脚时,突然,身体重心后移,“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梅九龄邹了邹眉头,苦涩道:“或许是你内力薄弱的缘故,只要勤加练习就行。”

  就在未由风勤加练习时,梅九龄再也看不下去,随口说了两句便离开了,只听到,每隔两个呼吸便能听到“扑通”一声。

  最后,未由风吃力的看着木柱,吃力道:“他奶奶的,我就不行,今天上不去,再来!”

  梅九龄则找了一块安静的地方,双腿弯曲,双手放于双腿之上开始打坐修炼,只见四周的空间出现一丝灵气,缓缓被梅九龄吸入体内。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久而久之,梅九龄的身上多了一层流动的光彩,在阳光下十分明显。

  突然,梅九龄一口鲜血吐在石板上,一副苦涩到了极点表情,仿佛被人拒之门外一样。

  “看来,得尽快找到那两味药材。”梅九龄自言自语道。

  这一幕,正好被未由风看见了,急的他快步上前一把将其扶住道:“梅老前辈,你没事吧?”

  梅九龄摇手道:“没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他将梅九龄扶到一处石亭休息,略微休息片刻后,未由风开口道:“前辈身体要紧,晚辈这就去寻找那两味药材,不过离开之间,晚辈可否见一见青菱。”

  梅九龄楞了一下,还以为这小子又要学什么功法,听清对方的要求时,立刻回应道:“这……当然可以。”

  于是,两人来到青菱所在的房间。

  此时,青菱躺在一张竹床上,下面由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材堆积而成,一丝丝热气余烟袅袅,缓缓盘旋在青菱四周,如同躺在一朵云彩之上。

  鹤苧见师傅来了,立马起身行礼道:“弟子拜见师傅。”

  未由风仔细查看了青菱的伤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要经过药物的熏陶,将伤口处的淤血化去,便能苏醒过来。

  “咳咳……”

  梅九龄咳嗽两声,示意鹤苧该回避回避,可鹤苧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一个劲儿的看着,仿佛越看越来劲似的。

  实在没招,梅九龄开口道:“徒儿,为师让你练的功法怎么样了。”

  鹤苧立马低头道:“已经练到第二层了!”

  “才练到第二层,还不快去练。”梅九龄已经提示的很明显了,就差直接骂人了。

  待两人离去后,未由风蹲在了青菱的身旁,细言细语道:“以后别再那么傻了,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如果有些事忘不掉,那你就想着吧,说不定,想着想着就厌倦了。”。

  未由风与青菱说了很多话,直到最后,他站起身来,用手推开门,就要离去之时,回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就在未由风离开后,青菱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紧闭的双眼流露出一滴泪水,只是那挣扎的内心,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