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71章:逐出师门
 
  就在秦麟仔细打量对方的同时,一旁的周副将小声道:“临安王交代完清剿玉清门,还请校尉三思。”

  周副将本是为秦麟着想,有些事不得不提醒一二,临安王心眼小,万一得罪了,后悔可就来不及。

  秦麟权衡利弊,因为在临安王的命令下达之时,皇帝陛下的圣旨也一同下达了,虽说没有要清剿玉清门的意思,却要他带一个人回长安,那个人就是凡代亦。

  一份是圣旨,一份王命。

  作为臣子,自然是要听从圣旨,可如今,临安王势大,已经威胁到了皇帝的权利,只要临安王想反,皇位只不过是一个唾手可得的椅子罢了。

  片刻后……

  秦麟冷冷道:“你身为掌门,自然是整个门派跟着你一起受罚,我很想不为难你,可是南唐律法绝不允许!”

  秦麟言语恳切,意思已经很明显,凡代亦身为玉清门掌门,株连之罪涉及所有弟子。

  凡代亦只是一阵冷笑,他一步一步走向了玉清门最高的地方,哪里有两根柱子,又名执法柱。

  所有弟子就这样看着。

  萧碧萱一脸暗沉,对着凡代亦冷冷道:“当初,你害死了憶雪师妹,害死了疏离师兄,就连师傅也被你活活气死,可师傅偏偏将掌门之位传给你,如今你一个人的过错,凭什么要我们所有人来承担。”

  所有玉清门弟子一下子就沉默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要不是風慎元将掌门之位点名传给了凡代亦,无论如何,这个位置也轮不到他。

  萧碧萱接着道:“陆檀师兄也死了,玉清门如今一落千丈,这下你满意了……”

  落子旭现在一旁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想说话,却又无力反驳。

  事实不允许反驳……

  突然一名弟子跪伏在地,冷冷求道:“掌门,你所做的一切还能做我们的掌门吗,还请落长老和萧长老主持公道,将凡掌门逐出玉清门。”

  那名弟子语气高昂,声音环绕山峰久久不肯消散。

  接下来,所有弟子皆跪伏在地,齐声道:“请落长老,萧长老主持公道。”

  凡代亦没有停留一刻,直直的来到执法柱,然后看着跪着的弟子,说道:“萧长老,执行吧,今日,我凡代亦被逐出玉清门,甘愿领受责罚。”

  执法弟子不敢执行,萧碧萱冷冷道:“都愣着干什么,执法。”

  萧碧萱一声令下,执法弟子将凡代亦用绳子捆在了执法柱上,然后双手托起一根皮鞭,由萧碧萱带头,扬起皮鞭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身上。

  疼痛瞬间让他失声尖叫,而他却绷着脚趾,握紧拳头强忍了下来。

  下一个……

  在场的每一个弟子都要在凡代亦身上狠狠的抽上一皮鞭。

  周副将道:“只是将此人押回长安,校尉,我们如何向临安王交代?”

  “我已经调查过,此事完全由凡代亦一人所为,连累无辜,可不是我的做事风格。”秦麟淡淡的说道。

  “校尉,糊涂,这些人与我们何干,临安王哪里恐怕不好交代。”周副将再次提醒道。

  秦麟楞了周副将一眼,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好了,此事就此打住,莫要再提,我是校尉,一切后果由我一人承担就是了。”

  执法柱上,凡代亦遍体鳞伤。

  落子旭手持皮鞭,狠狠

的抽打在他的身上,然后埋头离去,待所有人执法完成后。

  “今日,凡代亦除去掌门职位,驱逐出玉清门,他的一切再与本门没有任何关系。”萧碧萱当着所有人的面冷肯的说道。

  周副将道:“给我抓起来。”

  凡代亦被士兵押上了囚车,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仿佛身体感受不到一丝痛,或者说,他已经忘记了痛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随着秦麟一声命令,百余人的队伍押着囚车离开了玉清门,宛如一条长龙蜿蜒曲折盘旋在山峰之间。

  此时……

  一条林静的林间小路,依稀能听到落叶声,一阵风吹过,瞬间卷起像蝴蝶飞舞的树叶。

  飘了二三米便转悠悠的落在了地上。

  一辆那车正行驶在林间,一路走来,不曾有过片刻的休息。

  只见一名青衣男子坐在车头,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偶尔掀起车帘看了看马车里的女子。

  这青衣男子正是未由风,脸色十分的着急,心里直盼望那个地方早点到。

  按照凡代亦说的方向,梅山派,位于阜阳郡内石林峰之上。

  阜阳郡人口分布稀疏,石林水潭比较多。

  未由风驾着马车一路尘扑而来,见一麻衣男子扛着铁锹迎面而来,于是,他上前拦住问道:“这位公子,不知梅山派该往何处走?”

  梅九龄虽然住在石林峰,却无人知道他就是梅山派的掌门,所以附近的人极少有人知道。

  他思索再三,又问道:“此地可有一位姓梅,白发苍苍的老者?”

  麻衣男子扣了扣脑门,恍惚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兴奋的语气说道:“倒是有这么一位老头,不过,那老头很少出门,似乎带着一个孙女,就住在那石林峰上面。”

  “多谢小哥。”

  未由风打探到了梅九龄的住处,正要离去,麻衣男子好心道:“小兄弟,忘了告诉你,那石林峰可不好上去,只有从一处悬崖峭壁才能攀爬而上,看你这身板可别摔下来,丢了性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未由风连忙道谢,他一个人可以攀爬上去,可如何带着青菱一同上去,想来想去,只有自己先上去,然后用绳子将青菱拉上去。

  半个时辰后……

  未由风出现在了石林峰那出悬崖峭壁下,只见四周的山峰更加陡壁,唯独眼前这处悬崖峭壁稍微缓和一些。

  “如此陡峭,我该如何上去?”未由风心里嘀咕道。

  虽说他体内也有一丝内力,但要是徒手攀爬悬崖峭壁,估计有些困难,除非他内力浑厚,靠借力打力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有了。”

  未由风用足了内力,使劲朝石林峰喊道:“鹤苧师姐,鹤苧师姐……”

  他足足喊了几十声,喊的嗓子都哑了。

  “到底能不能听见,实在不行,还是想想其他办法才是。”他喊了几十声也没见有什么回应,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一道弱小的身影徐徐落了下来。

  一旁路过的村民立刻跪拜道:“拜见彩月仙子。”

  彩月仙子……。

  看着眼前跪拜的村民,未由风有些纳闷,暂且止住了胡思乱想,上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了鹤苧。

  鹤苧掀开车帘,带着青菱上了悬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