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55张:麻箐藤
 
  055章:麻箐藤

  孙伏伽指着未由风道:“可知他是谁?”

  刘山看着未由风,面无表情冷冷道:“回大人的话,小人是堂哥死后才来到刘府的,认识的人本就不多,此人,我不认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之人。

  未由风也是冷冷一笑,若刘山打死不认,孙伏伽又该如何,罪魁祸首是刘世尧,而他是刘山,无论到那里,结果都是一样的。

  有刘云骥在,刘山就有绝对的靠山,所以,刘山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要不认罪,一切都有反悔的余地。

  一旦认了罪,所有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没有任何意义。

  刘山心里有数,未由风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只能说明,他没有死。

  未由风道:“禀孙少卿,若刘山死不承认自己就是刘世尧,又当如何?”

  孙伏伽面色沉凝,思维陷入了死胡同。

  普通嫌疑人,一顿严刑拷打全部都招了,刘山有刘云骥坐后盾,只要闭口不认,孙伏伽就无计可施。

  未由风用手架着个脑袋,似乎在想些什么,突然他开口道:“我在一本医术上看过,据说有一种叫麻箐藤的入味药,能够将易容的脸恢复原来模样,若刘山确实是刘山,麻箐藤就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刘山面色突然紧张了起来,若真的有这味药,变回了刘世尧,他就真的完了。

  刘云骥道:“胡说,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此药,而且此药是否有毒,万一毒素对我侄儿有害又当如何,你们担待得起吗。”

  未由空调风道:“麻箐藤是没有毒的,只是对易容之人有作用。”

  刘云骥还是不信,倒不是因为麻箐藤有毒,万一真如未由风所说,能够让易容之人恢复原来容貌,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不行,总之不行,此时从安州回来再说。”刘云骥打算拖延时间,这样对他更加有利。

  只要抓住安州那个会使用幻术的邪祟,在皇帝面前就是大功一件,至于刘世尧的陈年往事,承认一下错误,受些惩罚就是了,免得有些人总抓住刘世尧不放手。

  刘云骥站了起来,边走边说道:“今天就到这里。”

  大同府,他的话就是圣旨,府兵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大堂,剩下大理寺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就连醉酒的刘山也被带着了。

  二日后……

  益州城口,一百多号人齐聚在一起。

  观看的老百姓犹如一条长龙,人数比府兵多了不知多少倍,那一双双凝望的眼神,似乎多了许多期望。

  一名身穿麻衣的老者道:“前两次都无功而返,这次不知道刘刺史又要折腾什么。”

  另一名身穿青色衣服的中年男子,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在衙门里有一个亲戚,听说此次行动是去安州抓一个邪祟。”

  老百姓相互议论,在前行的府兵耳朵里,渐行渐远,刘云骥孙伏伽杨金增三人并列在最前方,杨臣官级在七品以外,自然只能牵马执凳,谨小慎微的跟在后面任凭吩咐。

  杨凤琳一身男装,跟在杨臣身后,对于这次行动,她显的非常高兴,人口失踪案困扰衙门已久,已经快三年了,始终没有一点进展。

  杨凤琳小声道:“哥,你说这次,抓住那邪祟,刘刺史会不会也算我们一份功劳。”

  杨臣也小声道:“能破案已是万幸,至于功劳,我倒无所谓。”

  玉清门则被府兵围在中间,看的严严实实。

  江小夜看着未由风,生气道:“掌门,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凡代亦道:“别问,跟着走就是。”

  最难受的莫过于青菱,看着往日最亲近之人,对她爱理不理,那种滋味如同在油锅里备受煎熬。

  冷漠,无视,让她快要发狂。

  只要未由风一出现,她的心神全都乱了,呼吸急促,心神不宁,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索然无味。

  更可气的是,未由风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青菱咬着牙齿道:“你果真如此心狠吗?”

  未由风移动到一侧,小声道:“杨县令果真是好胸怀,不过有些人可就不这么想了。”

  杨凤琳冷冷道:“你知道有些人怎么想的?”

  看着杨凤琳的表情,未由风一副老脸深沉道:“他在赌安州的邪祟就是导致人口失踪案的元凶,只要抓住邪祟,刘云冀就是大功一件,刘山的事情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

  再次面对邪祟,未由风没有任何胜算,到目前为止,邪祟只用来一招就轻松击退所有敌人。

  一只拥有两百年道行的邪祟,真正的实力可想而知,真的到了生死关头,恐怕几百个人一起上也没什么用。

  接下来的遭遇,恐怕要比想象中要凶险很多。

  凡代亦道:“给大家说说那个邪祟。”

  “什么?”

  江小夜似乎在想什么,忽然听到掌门在叫他,抬头看了看,萧奇南一巴掌呼过来,骂道:“装什么深沉,赶紧讲讲你遇到的那个邪祟。”

  江小夜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喃喃道:“我只是报了玉清门的名号,那邪祟也就走了。”

  “开了灵智的邪祟,这下糟了,我缺了一条手臂,保住一半的道行,恐怕不是那邪祟的对手,待会看我眼神行事。”凡代亦小声道。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江小夜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些尴尬的说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奇南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江小夜道:“那个,我曾对那邪祟用过一次捆妖符,结果被那邪祟给挣脱了,估计……”

  “能挣脱捆妖符的邪祟,至少也有一百年道行,恐怕此行凶多吉少。”凡代亦淡淡说道。

  “一百年道行。”

  三界五行,人的寿命最为短暂,万物相生相克,能够形成邪祟已是不易,要想拥有百年道行,除了每日修炼之外,也要对天地进行感悟。

  能够拥有百年道行,再不济也能达到入微之境,玉清门最强的凡代亦,修为损失一半,根本不是邪祟的对手。

  至于其他弟子,道行只有几年,眼前这群弟子之中,最强的也只有萧奇南,方才十二年道行。

  碰上妖兽,还可以用佩剑抵抗,碰上邪祟可以用符箓驱邪。

  前提是,那些初步形成的邪祟,用驱火符就可以将其化为灰烬,一旦遇到拥有百年道行的邪祟,而且还开了灵智的邪祟,只能听天由命。

  江小夜道:“掌门,他们肯定让我们去对付那邪祟。”。

  凡代亦道:“见机行事。”

  府兵走在官道上,气势虽然比不上军队那般壮观,却也给普通人一种压抑感,人群纷纷退让,不敢上前叨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