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54章:刘山
 
  未由风回到驿站,如往常一样打发了苏柳青和孙伏伽之后,便一个人躺在床上,待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突然翻身而起。

  “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先试一试再说。”

  他从怀里掏出那张灵阵图,仔细研究了半个钟头,接着打出同样的手印,将那三张驱火符引入阵眼,只见三张聚灵符微微颤抖了一下,就化作一团火焰照亮整间屋子。

  幸好他早已做了准备,将洗脚水留下,在火焰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用洗脚水把火给扑灭了。

  “好险,差一点就把驿站给烧了。”

  他用手察了察额头豆大的汗珠,口水在喉咙里打转,为了安全起见,他将所有的驱火符都放入怀里,跃身跳出了窗外。

  城里的一个破落的小巷子里。

  他再次打出那熟悉的手印,驱火符依然还是发出轻微的颤抖,接着化作一团火焰化为了灰烬。

  火光一刹那,惊醒夜里的猫,吓的小巷子里的老鼠四处躲藏。

  黑夜总是惧怕燃烧的火焰,尤其是生活在子夜的生灵,对火的畏惧不亚于天敌。

  他用泥土将火焰扑灭,然后跳上房顶,看着满天的星斗,寻找最亮的一颗,就这样,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睁开双眼。

  眼前是一座很大的别院,别院的大门依稀写着“云中王府”四个大字,虽然他的记忆里模糊不清,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似乎在那里见过,怎么想不起来。”

  他试着推开王府大门,却看见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朝他迎面走了过来,白衣女子那如花朵一样的笑容,让他全身感觉到有一股热流,在体内狂奔。

  他试着去抓住白衣女子,却见白衣女子穿透他的身躯,朝门外而去;他顺着白衣女子奔跑的方向看去,一名男子站在大门中央。

  “为何眼前的一切都似曾相识,往如昨日。”

  白衣女子与男子抱在一起,最后一起牵着手走过他的身躯,紧接着,一名身穿锦衣少年跑了出来,对着白衣女子和男子炫耀道:“父亲,你看。”

  锦衣少年结了三个手印,一团火焰凭空捏造而出,看着火焰,锦衣少年道:“父亲,那名道士虽然骗了我,但是我从他那里得到这本书却是真的。”

  锦衣少年浸泡在成功的喜悦之中,正要施展下一个法术是,突然那本秘籍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拉扯,飘向了大门外。

  大概过了五个呼吸,大门被一道剑气划破,一名身穿刻有祥云的白衣男子,脚踏一柄青色的剑锋,手里轻拿着那本秘籍。

  锦衣少年道:“什么人,把书还给我,不然小王杀了你。”

  白衣男子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身做了一个手势,接着出现数不清的黑衣人,见人就杀。

  锦衣少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无数把杀人的剑,无论他怎么吼叫都无法改变父母被杀害的下场。

  一道剑光朝他袭来,他下意识的用手去地方,整个身体坠落而下,重重的摔在地面。

  “原来是一场梦!”

  他吓的满头大汗,全身都湿透了,看着寂静的夜,还有那失败了无数次的驱火符,突然觉得有些心痛。

  第二天,清晨。

  苏柳青一如既往的敲门道:“何兄,起来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驿站,只是觉得太困了,躺下就睡

着了。

  他用手推开了门,张嘴打了一个哈欠,无精打采道:“什么事?”

  苏柳青突然有些发怒,大声道:“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今天要升堂的吗?”

  “升堂。”他完全没有印象。

  然后,他假装知道,出了驿站跟着苏柳青来到大同府,只见大同府外,人群涌动,似乎有什么大事宣布。

  一名男子道:“原来那刘山就是刘世尧,莫非用了什么妖术。”

  苏柳青道:“刘云骥将赌注押在了玉清门,而孙少卿只要抓住刘山不放手,等于抓住了刘云骥的命脉,你说他会不会故技重施?”

  他摇头道:“难说。”

  刘山就是刘世尧,这个消息如同炸了锅一般,立刻溃散开来。

  人群中,一名身穿蓝色大褂的中年男子道:“原来那个恶霸没有死,朝廷不管,今后我们那有什么好日子过。”

  刘世尧在益州城,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与他名气不相上下的还有白水府的白水少甫,这二人在益州城可谓如日中天,普通老百姓没有不怕的。

  自从刘世尧出了事,白水少甫就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人,说不定哪天就被杨臣按在地上摩擦。

  白水家无法与刘家相提并论。

  在益州城,刘家就是天王老子,只要刘云骥想要谁死,谁就得死,就像人口失踪案一样,刘云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远在长安的皇帝都坐不住了,刘云骥再不行动恐怕无法全身而退,孙伏伽虽然没有证据,却选择了和碗仲候一样的办案手段。

  打蛇打七寸,看一看刘云骥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在没有皇帝的圣旨到来之前,孙伏伽没有任何权利抓捕刘云骥。

  刘山便成了刘云骥最大的薄弱点。

  苏柳青带着未由风进了大同府,站在门外大声道:“禀孙少卿,人证已带到。”

  他突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就被带到大堂之上,看着周围的府兵,和大堂中央的孙伏伽,还有一旁侧听的刘云骥。

  刘云骥看到未由风的那一刻,脸上的肉都在抖动,数月不见,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何郎溪居然成为八极卫,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更要命的是,他成了最重要的人证,杀又杀不得,贿赂更是行不通,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咬死不松口,只要刘山不承认自己就是刘世尧,孙伏伽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啪……”案堂一声响。

  孙伏伽道:“把他弄醒。”

  为了防止刘云骥使坏,孙伏伽早就将刘山灌醉,并且在里面下了药,没有解药,刘山根本没有办法醒过来。

  苏柳青小声道:“这就是我的师父黄东陵,厉害吧。”

  黄东陵将水里下了解药,随手将一团含有解药的水打入刘山口中,接着就是一盆冷水泼在刘山的脸上。

  “谁,谁……谁,给我站出来。”

  刘山还以为自己在那个赌场,那个可以肆无忌惮的赌场,看着眼前的府兵,刘山有些懵。

  刘云骥道:“不可撒野。”。

  听到刘云骥的声音,刘山变得镇定了不少,放佛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欺男霸女的混蛋气势,而是淡淡的说道:“小人刘山见过孙少卿,见过刘刺史。”

  彬彬有礼,此时的刘山如同一个儒家弟子,温文尔雅,书香气饱满的秀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