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43章:低阶灵阵图
 
  悬崖上……

  他静静的躺在哪里,拼命有时候真的很累。

  朱琦身受重伤,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足以让他命陨当场。

  两人都毫不留守,不惜一战,要不是他赌上这条性命,恐怕今日无法走出这洞穴。

  悬崖上的夕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要是没有那几根青藤,恐怕再没的夕阳,他也无福享受。

  “今夜恐怕只能在这山洞里住一晚。”他看着天边的夕阳自言自语道。

  他吃力的爬了起来,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不由的后退两步。

  洞穴里四处都是通道,他伤的很重,只想找一块干净的地方休息,悬崖露水太重,对他的伤没什么好处,所以他决定在洞穴里找一处休息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走了大概有半刻钟,太阳已经落下了山崖,他伏着墙,突然见一群密密麻麻的蜘蛛朝他冲了过来。

  不过他并没有逃跑,因为至始至终他没有看到那个怪物,一群小蜘蛛还不足以把他吓的逃跑。

  “那地方似乎不太一样。”

  他试着靠近那个地方,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只见洞口的蛛丝有些古怪。

  扔过去的石头直接穿过蛛丝,却不见蛛丝破裂,他试着用手去触碰蛛丝,却感觉到空无一物,而眼前的洞口明明被蛛丝布满了。

  “原来如此。”

  他试着沟通识海里的黑色珠子,只见眼前的蛛丝如夏日里的冰雪,在烈日的照耀下快速融化。

  “原来是幻像。”

  他想起了王劲江的话,那个出现在洞口的道观,也是一个幻像,看来两者之间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里还不错,今晚就住这里了。”他自言自语道。

  走进那个洞口,洞壁上有几盏灯,将整个空间照亮,映入眼球的分明是一个房间,一张低矮的床,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石凳。

  “不错,前辈,你在天之灵可不要怪我。”

  他双手合并,对着洞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四处看了看角落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

  他拿起角落里的盒子,打开之后,发现了一张残破的皮革,上面记载着许多符号和一些奇怪的突然。

  “这是……”他有点兴奋,想不到他手里的皮革尽然是一张低阶灵阵图。

  那张低阶灵阵图,可是朱琦九死一生在一处**中得到的,时隔今日,朱琦已然熟悉掌握其中的布置手法,却也不愿意这张图落入其他人手里。

  朱琦万万没想到,有人会冒险闯他老巢。

  他撕下衣服的一角,将手臂的伤口包裹住,血液将布巾染了一团红色,忍着痛,也要研究一二。

  低阶灵阵图可是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

  修士达到入微之境后,方能感悟天地灵气,从而借助灵气淬炼身体,借助灵气淬炼身体,从而加速感悟天地奥妙。

  入微之境可分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大境界,一旦借助灵气淬体达到圆满境界,便可以筑基。

  不过筑基的几率很低,一旦失败也就意味着生命开始走向倒计时。

  从灵力淬体,到灵力流失,生命力也会跟着一起流失,那时候的衰老速度是常人的十倍。

  没有一刻坚定的心,是不适合有修仙这条路,修仙并非长生不老,而是逆天而行,死后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

  他见角落里有几张符箓,上面的图案似乎与皮革上的图案有些相似,看着那些奇怪的文字和手势,他将符箓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嘴里念念有词。

  “子午生阳一阳生二阳生三阳极……”

  只见符箓化为一团火焰将那符箓化为灰烬。

  片刻后……

  一切如故,一点变化也没有。

  “哪里出错了……”

  他仔细的研究后,一拍后脑门道:“现在是大晚上的,这咒语只能在中午才管用。”

  他见手里有一张图案不一样的符箓,仔细观察后发现,这张符箓与其它符箓的图案是相反的,打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开始念动咒语:“子夜生阴一阴生二阴生三阴极……”

  突然,那张符箓离开他的手指悬在空中,紧接着,符箓分离成三张一模一样的符箓,落在地面上,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图案。

  “这就是灵阵图……”

  他闭上眼睛去感应周围的灵力,虽然很稀薄,却开始朝他这边流动而来,他兴奋的合不拢嘴。

  修士要通过对天地的感悟达到入微之境,方能感受到灵气,而灵阵图则不需要对天地的感悟,就能凝聚灵气,借助灵气淬炼恢复伤势。

  一张符箓能够聚集灵气的时间有限,最多也就能持续一个时辰,一个晚上,他用了足足二张符箓,剩下二张阳符,阴符一张也没有。

  “看来得参透灵阵图,自己制作才行。”

  收好两张符箓,再将那些做符箓的材料一并卷走。

  天色刚亮,他就离开了洞穴,走着小路一路回到了益州城。

  大理寺办案人员,在没有其它安排,所有人员一律住在驿站,他此时并不想回驿站,而是来到一家药铺。

  药铺上写着“福安药铺”四个大字。

  李大夫道:“这位公子,你气色不太好,我给你把把脉。”

  他伸出去,让李大夫把脉,片刻后……

  李大夫在白纸上写了一味药方,然后将药方递给药徒道:“给这位公子照方抓药,每日二味即可,”

  突然,两道倩影急忙走进药铺道:“李大夫,掌门他又出血了。”

  李大夫赶紧拿上备好的药,未由风抬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其中一道身影上。

  那道倩影的目光也看向了他。

  “郎溪哥……”

  那道倩影不是别人,正是青菱,自从未由风写下那封休书以后,两人便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人。

  青菱一时想不通,在这个时代,女人的名节高于一切,所以,青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普通人的观念,一名女子,一辈子只能有一个丈夫,不然则视为不忠不孝,要么卑微的活着,要么忠贞的死掉。

  青菱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被抛弃的女子,除了死,她不会去考虑别的什么,就在青菱上吊的时候,凡代亦出现了。

  那个寡言少语的男子,一脸冰冷。

  那个救过她一命的男子,此时却受了伤,一旦失血过多,恐有性命之忧。

  萧奇南道:“他是哥,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青菱没有将他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凡代亦,萧奇南自然也认为她俩是亲兄妹,也就没太在意,拉着青菱道:“掌门流血太多,青菱我们走,我们就住在前面客栈。”

  既然是自家人,萧奇南也就不客气,直接拉着青菱离开了。

  未由风提着药回到家驿站,大理寺的人一个也没有,估计是办案去了。

  他一个人回到房间,将门关闭,然后放了一张桌子抵住,这才来到床前打坐。

  在他看来,人口失踪案,定与洞穴里的道士脱不了干系。

  只是,朱琦已死这件案子的罪魁祸首已经伏法,益州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实力还是太弱了,这次趁人之危,下一次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未由风心里道。

  他从怀里掏出那张灵阵图,仔细的研究其中的图案和文字,随意找了几个物件照着阵法图摆放起来。

  “还差最后两个。”

  他试着将最后两个物件按照阵法图的位置摆放,然后满怀欣喜的坐在阵法中央,试着去感受灵气的聚集。

  片刻后……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布置的阵法图,咧着嘴道:“看来还是悟性不够。”

  他看着手里的灵阵图,陷入了无限沉思,直到一阵敲门声,让他回到了现实。

  “何兄,怎样,在山上有收获吗?”

  说话的是苏柳青,此时正用手敲门道。。

  他将灵阵图放入怀中,然后移开桌子,将苏柳青请进了屋子,倒上一辈茶问道:“一看苏兄就知道案子有了眉目,恭喜恭喜。”

  苏柳青的姐姐是苏妃,碍于百官刁难,不然苏眉早就把弟弟升到了少卿位置,皇帝也许下承诺,只要苏柳青在大理寺能力出众,少卿的位置可以考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