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35章:临安王府
 
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如同被人施了咒法一般,刺目的阳光是青瞳的天敌,每次出府都会搅动风云,用来遮住太阳。

“很好,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动过怒,小辈,看来你挺喜欢管闲事的嘛,我就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

青瞳狂吸一口气,身体数倍增长,只是片刻功夫,就化作房顶那么高,手臂粗的吓人。

未由风只是感觉到附近物体平移开来,空旷的街道似乎多了一道巨大的影子,那影子快速朝江小夜而去。

江小夜一个腾空,快速后退。

“好险,好险……这是个什么东西!”

眼前是一具透明的能量体,非妖非鬼,江小夜可以感受到妖力的波动,却看不到对方的实体。

“这是灵鬼。”江小夜心里道。

灵鬼可不是天生地长的,而是妖族培养的邪祟,既拥有妖力,又具备阴鬼的形态。

就像现在一样,根本看不到实体,只能看到地面有一道影子在移动,一般的道士根本对付不了。

江小夜修行不过八年时间,要对付一个拥有两百年道行的灵鬼,如同鸡蛋碰石头,两个字找死。

危机关头,江小夜将灵力再次注入符箓,符箓化作一团火焰击中青瞳,那团火焰刚触碰到青瞳的身体就化作一团青烟消失了。

“这……”

江小夜再次注入一道灵力,一张符箓化为火球喷向青瞳,结果还是一样,火球刚触碰到青瞳的身体便化作一团青烟消失了。

他身上只有这一种符箓,也是对付阴鬼最厉害的符箓。

江小夜已经无能为力,眼前这个大家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剩下的只有各自跑路,或许还有生存下去的机会。

突然,那道影子快速袭来。

眼看就要砸向江小夜,未由风凝聚十息之力与黑影碰撞在一起,顿时,未由风的身体极速后退,青瞳只是后退了一小步。

“力气不小嘛,不过我只是用了五层力气,不知道这次,你能否接住。”

青瞳这次用了七层体力,再次朝二人打去,那道黑影再次袭来,江小夜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项链,一块小铁片在灵力的加持下悬浮在空中。

“玉清门的捆妖符。”青瞳道。

铁片闪烁着青色光芒,无数由符箓贴满的铁链将青瞳束缚,随着一段咒语念完,铁链已经将青瞳捆的严严实实。

江小夜道:“快走,捆妖符只能捆住它一会儿,我们还是逃命要紧。”

安州城里,普通人自然看不见青瞳的存在,只能看到无数道铁链悬在空中,铁链上的符箓闪着青色的光芒。

江小夜道:“只要逃脱乌云遮蔽的范围,我们就安全了。”

青瞳施展秘法是有时间限制,在那个时间限制内无法再施展第二次,只要未由风二人能够逃出乌云遮蔽的范围,也就能够逃脱青瞳的感知。

对于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他们能逃脱唯一的希望,就是捆妖符能够多困住青瞳一阵子。

如果捆妖符是凡代亦施展,的确能够困住青瞳,但是江小夜的道行不到十年,与青瞳实力相差二十倍。

二十倍的差距,能够困住青瞳多久。

答案可想而知,只听到密密麻麻清脆的断裂声,那一道道铁链一一断裂开来。

地面再次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江小夜再次凝聚灵力注入那块铁片中,青瞳略微后退一步。

青瞳道:“小子,有种别用捆妖符。”

江小夜咧着嘴道:“晚辈乃玉清门弟子,刚才多有冒犯,还望前辈赎罪。”

不是江小夜认怂,而是他已经没有灵力注入捆妖符,而且,捆妖符次数有限,一旦超过那个限制,那块铁片便会化为灰烬。

那时,他手里再也没有保命手段。

青瞳冷冷道:“玉清门,可是姓凡那小子?”

江小夜道:“原来前辈认识掌门,还望前辈高台贵手,放了晚辈,晚辈代掌门给前辈问好。”

要是凡代亦知道自己的弟子如此厚颜无耻,定要被气死。

未由风的脸上不太好,他的眼神已经看出了,江小夜这次要和他划清界限,心里暗骂道:“真是个不讲信义的家伙。”

青瞳将目光转向了未由风,冷冷道:“你也是玉清门的弟子?”

未由风愕然道:“晚辈……”

青瞳道:“小子,你果然是八极卫,那就废话少说,去死吧!”

只是一拳,未由风飞出十几米远,重重的落在地上,就在青瞳准备再次出手时,未由风的气息消失了,当青瞳再次感知时,愕然道:“死了,这就死了,八极卫也太不经打了。”

江小夜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未由风的下场历历在目,他将喉咙里的唾沫咽了下去,额头冒着虚汗道:“前辈好生厉害,晚辈佩服。”

青瞳道:“与你家掌门如何?”

“这……这……当然是前辈厉害。”

江小夜也被青瞳的手段吓住了,这要是拍错了马屁,岂不要死翘翘,虽然奉承话说多了要挨雷劈,总比死了要强。

青瞳道:“滚吧,给姓凡那小子,没事少来安州。”

江小夜趁青瞳还没反悔,屁颠屁颠的跑了。

地上的未由风被青瞳提着带回了安宁侯府,接着连人带着令牌送到了临安王府。

临安王府……

李弦阳看着桌子上的黑色令牌,门外跪着一人,此人正是八极卫的副统领杨金增,安宁候一直是他在派人调查,算上未由风,已经是第三次任务失败。

杨金增道:“王爷,属下愿立军令状,不杀安宁候,提头来见。”

李弦阳脸色苍白,冷冷道:“本王的脸面被他打了三次,你的头只不过是让本王被多打一次罢了!”

房间内,白玉看着桌子上的奏折道:“王爷,这已经是第五次驳回王爷的折子了,还要再上吗?”

李弦阳道:“我的这个兄长,一项满口仁义,其实就是舍不得那张椅子罢了,这恶名还是由我来替他背吧。”

白玉口中的那道折子,其实是皇帝李璟唆使李弦阳上奏,奈何百官反应激烈,李璟不得不换一种法子,让李弦阳上奏。

白玉道:“王爷,时辰到了。”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急忙跑了过来禀报道:“启禀王爷,那人突然活了过来。”

“谁?”李弦阳冷冷道。

“就是那个被送来的死人,又活了。”士兵如实禀报。。

“有意思,让他跟我一起上朝,我到要听听,这安宁候有何过人之处。”李弦阳道。

“是,王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