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24章:富贵第一楼
 
刘世尧一案已成定局,未由风也感觉无能为力,心里正盘算着,如何与刘刺史交代。

“何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未由风抬头一看,是一张熟悉的脸,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刘云南。

“刘管事,你有事?”未由风用试探的语气说道。

刘云南面部表情微笑,满脸春风的看着未由风,十分客气道:“你瞧,何公子来府上也有一个月了吧,可否赏脸到富贵楼一聚。”

富贵楼,那益州数一数二的大酒楼,据说是王氏借着刘云骥的名义开的酒楼,生意红火的不得了。

未由风表情呆滞,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刘云南会巴结他,实在猜不透,刘云南有什么可巴结他的。

初次见面,他实在不好意思拒绝,而且刘世尧的事,他已失败而告终,说实话实在没有脸面去吃这顿饭。

刘云南万般热情,他被软磨硬泡带到了富贵楼,一间优雅的屋子,各种装饰都属于上品,可见能在这间屋子里吃饭的人,身份极其尊贵。

“何公子,可还满意?”刘云南道。

未由风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几乎是有史以来最丰盛的一顿,他心里不踏实,含蓄的问道:“刘管事可是有事?”

未由风对刘云南多少有一些了解,听闻此人心狠手辣,是一个十足的狠人,与现在的刘云南完全是两种人,所以他断定刘云南有事相求。

刘云南举起酒杯道:“何公子,喝一杯。”

未由风不肯举杯,事情还没弄明白,他绝不会白吃这顿饭。

刘云南将手中的酒一饮而下,拍了拍未由风的肩膀道:“二公子这事,估计我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所以想和你通通气,以后咱两有事相互照应一下。”

未由风的眼神有点不淡定了,刘云南是刘云骥的大哥,关上门是一家人,未由风才是外人,不管怎么说,都是未由风求刘云南照应。

未由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顿饭吃的不踏实。

刘云南看出了未由风的眼神,接着又说到:“虽说我是刺史大人的大哥,但他那个人可不认我这个大哥,你可不知道,我在这个位置是如履薄冰,十分的艰难。”

说罢,刘云南又对着未由风敬酒,未由风还是没有举杯。

“既然何公子不喜欢喝酒,那就以茶代酒。”

刘云南盛了一杯茶递给了未由风,说实话,虽然觉得这件事有古怪,未由风没有想到茶杯里被下了药。

已经拒绝了一次,未由风没有再次拒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道:“刘管事有话直说,需要我做什么?”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性格,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刘云南将语速放的很慢,两只眼睛一直关注着未由风的状态。

未由风只觉得脑袋开始犯晕,接着眼前瞬间一黑,整个人一软倒在了桌子上。

未由风倒下了,周围立刻出来几人将其装入麻袋里,扔进一辆马车。

刘府的马车在益州,是绝对的权威,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上前拦车。

那辆马车,行驶到一处大牢忽然停了下来,将麻袋从大牢后门抬了进入,只见一名妇人来回走动,看上去十分着急的样子。

那名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刘世尧的母亲王氏。

“怎么样了?”王氏上前问道。

“一切顺利。”

刘云南吩咐手下赶紧将麻袋抬到大牢里去,王氏还是不放心道:“要是他醒了乱叫怎么办,我们的计划不就被发现了。”

刘云南道:“夫人放心,我的药下的足,实在不行我再给他灌一壶。”

刘世尧很配合的与未由风掉包,将身上的囚服相互更换,刘云南拿着酒壶往未由风嘴里灌酒,直到一壶酒所剩无几这才离去。

刘云南带着刘世尧和王氏一路出了城,并没有回刘府,他们要去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生怕被人发现。

刘世尧道:“母亲,你要带我去哪里?”

“快了,一会儿就到,放心吧,过了今天就没事了。”王氏对着儿子安慰道。

马车来到一处荒凉的道观,四处长满了杂草,连一个使唤的道童都看不到,刘云南与王氏的动作十分谨慎。

王氏小声道:“世尧,切记不可说话,不要到处乱看,跟在娘的身后就是。”

“娘,这是哪里?”刘世尧好奇的问道。

“不要说话,跟着娘走就是了。”

王氏领着儿子,从荒凉的大门而入,屋外杂草丛生,道观内却十分的干净,清一色的青砖铺设,乍一看完全是两个世界。

刘世尧差点惊出了声,突然想起娘的话,又将声音咽了下去。

青石路的尽头是一处房屋,此时房门是打开的,王氏用手摸了一下扑通扑通心跳的胸口,一路小心谨慎的来到屋子前,跪伏在地。

“求道长救救我儿。”

刘世尧被王氏拉着,也跪伏在地。

三人就这样一直的跪着,屋子里并没有人,刘世尧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微微抬起头准备一看究竟,却被王氏猛的按了下去。

就这样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只听到屋子里传出了一名男子的声音。

“进来吧。”

王氏起身准备进屋,屋子里又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你们二人不能进来,让你儿子进来。”

刘世尧指了指自己,有点不敢相信道:“我?”

“对,进来吧。”

刘世尧抬脚刚进屋,就见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王氏担心儿子安危,伸手欲要敲门,却被刘云南一把抓住。

刘云南的眼神,接着摇头示意王氏不要敲门。

“夫人,要不我们在那里等一会儿。”刘云南指着不远处的石桌道。

两人在石桌前坐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忽然听到房门打开了。

一名陌生的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陌生男子道:“娘,我怎么感觉我的脸怪怪的。”

王氏这才回神来,眼前这名陌生的男子,正是他的儿子刘世尧,紧紧一炷香的功夫,就可以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记住你的承诺,不然你儿子也在其中。”屋子里又传出来一道声音,王氏急忙跪伏在地。

片刻后,道观又恢复了平静,屋子里依然空荡荡的。

三人不做逗留,出了道观便上了马车往山下而去。

王氏道:“世尧,这次那老不死不救你,娘拼了命也要救你,恐怕你再也不能用刘世尧这个名字,以后你就叫刘山,对外说你就是我的侄儿。”

“刘山。”

刘世尧大概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母亲为了救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条件请那道长出手,为他改变了容貌,以刘山的名字重新出现在刘府,若不是亲眼所见,他难以自信,世上还有能让人改变容貌的人。

王氏道:“世尧,这次不知道是谁要害我们刘家,我一定要查清楚,回到家里,无论谁问你是谁,一定咬死自己就是刘山,是刘云志的儿子。”

“我三叔,他不是死了好几年了吗?”刘世尧疑惑道。。

“你三叔有个儿子叫刘山,一年前得了种怪病死的,叔侄俩先后而去,不过知道刘山的人很少,除了本家辈分较高的人知道外,外人根本不知道,也是最安全的。”王氏解释道。

无论是王氏还是刘云骥,都能感受到有一个人躲在暗处对刘府不利,刘世尧一案已成定局,既然无力挽回,不如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刘世尧还是刘世尧,只不过换了一张脸,一张极为陌生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