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23章:游街示众
 
“快看,那不是刘家公子吗?”青衣男子道。

“杀了他,杀了他,”

愤怒的人群中,不时的传来这样的声音,可见刘世尧平时在益州有多么可恶。

只见益州主官道,一辆囚车拉着刘世尧招摇过市,满天飞舞的烂菜叶和鸡蛋打在他的脸上,一张又一张来自地狱的嘴脸,放佛就要生吞活剥了他。

他从小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所有人都围着他在转,他想要什么都会有人送到他手里来,而现在,他被所有人唾弃。

害怕,这种感觉以前从未尝试过,此时,害怕的感觉让他全身发麻,因为他正在压往刑场的路上,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会被砍头。

刘云南端着一碗水来到囚车前,用祈求的语气说到:“官爷,让我给他送送行吧,这孩子也怪可怜的。”

士兵一听刘云南的话怒由心生,大声道:“他可怜,天下就没有可怜的人了。”

另外一名士兵道:“别生气,都要被砍头了,只要把他送到刑场,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何必给他计较。”

那名士兵没好气道:“赶紧去,快点。”

刘云南端着水来到囚车时,刘世尧祈求道:“叔,南叔救我,我不想死,他们把失踪的人也算我头上,我不想死,南叔救我。”

刘世尧抓着刘云南的手臂,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心里的寄托全都给了刘云南。

刘云南的手段比刘云骥狠辣得多,就算天大的案子,刘世尧也决对相信刘云南。

刘云南表情很淡定,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小声道:“侄儿放心,你爹不救你,南叔一定救你,就算拼上这条老命,南叔也要救你。”

“来,喝口水。”

刘云南故意将声音拉大,好让所有人知道他只是来送水的。

“赶紧的,别耽误我们的正事。”士兵对着刘云南吼道。

“是是是。”

刘云南不做逗留,直接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此时,刘府内……

王氏哭着闹着,一旁的刘云骥沉闷不言,这一次他也无能为力,对方是钦差大臣,官位又比自己高,身边有贴身高手保护,刘云骥能用的关系都动用了,碗仲候李蜀就是一块臭石头,说什么也不肯妥协。

王氏道:“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你堂堂益州刺史,有什么可怕的,这里你说了算,大不了,直接把他杀了一了百了。”

“住口。”

刘云骥本来就火大,这话要是传到京城,他这辈子就算彻底结束了,谋害钦差可是死罪,皇帝一怒满门抄斩。

“妇人之见。”

说罢,刘云骥一甩衣袖气愤的离开了,王氏收起她那张哭丧的脸对丫鬟巧儿道:“去,告诉刘云南,按照原来计划行事。”

“是,夫人。”

王氏端起茶杯,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看着押往刑场的囚车,杨凤琳皱了皱眉头,没想到碗仲候居然提前了二个时辰审案了,打了刘云骥一个措手不及。

“我很想帮你,只可惜晚了。”杨凤琳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惋惜。

未由风也看到了囚车之上的刘世尧,之后便一路跟着囚车一路来到了刑场。

“杀了刘世尧,杀了刘世尧,杀了刘世尧。”

周围围观的群众声音高亢,发泄出一身的怨恨,和仇富的心态。

刘世尧被士兵压上刑场,刽子手竖着大刀现在刑场的角落处,眼神里那种冷漠足以寒彻九霄。

他不知道砍了多少颗头颅,凝聚了一身的煞气,就算站在太阳底下都能感觉到有无数双冰冷的手拉着他下地狱。

每到夜里,总是在睡梦中惊醒。

因为一旦睡着了就会出现在地狱,只有醒来才能感觉还在人间。

“又是一颗新鲜的人头,他这是在害怕!“

看着颤抖的刘世尧,他就觉得可悲,死有什么好怕的,待会我会让你死的不那么痛。

烈日高阳……

刘世尧起初还能听到周围的骂声,只是那些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能看到他们张大了嘴,满脸愤怒仇恨的表情,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四周似乎静的可怕。

“那是什么,似乎有东西扔了过来。“刘世尧只看到一个像极了令牌的东西落在地上,接着一个壮汉走了过来,取下他身上的牌子。

接着迎面而来的似乎是酒香。

刽子手一口酒噴在大刀上,烈酒溅在刘世尧的脸上,下一刻,刘世尧只听到周围的人愤怒的喊着。

“杀了刘世尧,杀了刘世尧,杀了刘世尧。”

仿佛他又被拉入的这个世界,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人群里,十几个便衣打手从角落里缓缓抽出兵器时,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吓的人群急忙躲闪,未由风被人群挤到一边。

“碗仲候李蜀接旨。”马背上的士兵高高举起圣旨道。

瞬间,以李蜀引领的官员以及百姓,全部跪伏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先后叫到。

士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天有好生之德,朕不忍杀害自己的子民,但国法无情,刘世尧罪行累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证国法。朕常念先皇仁慈,不能效仿其一,如今北方蛮夷仇视,国家正是用人之际,逐将刘世尧押往九公山,往死如灰,钦此。”

士兵念完圣旨,无一人敢出声。

九公山这个名字太恐怖了,没有人听到九公山不害怕的,刘世尧被押往九公山比杀头还痛苦。

“不……”

“南叔救我。”

刘世尧再次被押往囚车,脸上的惊恐,十里开外都能感受到他的绝望。

便衣打手聚集到一处角落里,刘云南早已在此等候。

“人呢,我让你们救的人呢?”刘云骥朝打手吼道。

其中一名打手道:“刘爷,二公子他被押往九公山。”

刘云南脸色立刻吓的铁青,双手有些发抖,沉思许久,一名打手对着刘云南的耳朵说了些什么,刘云南点头答应了,然后十几名打手先后离开。。

半响后,刘云南自言自语道:“何郎溪。”

暗黑的小巷子里散发出来一丝冷冷的杀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