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14章:擒贼先擒王
 
鹤苧与青菱一见如故,心中早已将对方当作姐妹看待,如今姐姐被人欺负,鹤苧自然要管上一管。

“负心汉,我可告诉你,要是青菱姐姐想不开,有个什么三场两短,我就把你抓去喂怪物。”鹤苧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说到。

一提起那个怪物,未由风就想起了吊在洞顶的人,当时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

起初,未由风也觉得伏地魔蛛只是一个山精野怪,不足为惧,可是未由风用灵魂与伏地魔蛛打斗时,却看到了伏地魔蛛的灵魂上有一道金色刻印。

上面的图案从未见过。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却隐隐感觉,背后没那么简单,精怪作乱,为何皇帝不闻不问,就连朝廷都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有人故意隐瞒了这个消息,而且所有相关的消息通通镇压,能有如此手段,而且还要位高权重,就不难猜出幕后策划者是谁。

当鹤苧二人回到客栈时,却发现青菱不见了,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店小二也没有注意。

青菱消失了。

鹤苧瞪大了眼睛看着未由风,小手用力一拍,只见桌子的一只角立马断裂。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未由风也没有想到,青菱的性子这么烈,希望她不要自寻短见的好,只要过了这一关,男欢女爱就会看开。

未由风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有时候遇到喜欢的人,天地都拦不住,入魔那是迟早的事情。

“负心汉,青菱姐姐要是出了事,我就送你去见她。”

鹤苧将手中的木块用力一捏,木块化作碎屑断断续续掉落在地,看的未由风一顿心惊胆战,恨不得马上找到青菱交到对方手里。

被威胁的感觉真心难受,看来要尽快提升实力,不然连一个小妮子都斗不过,以后那里还有颜面在江湖混下去。

接下来,未由风一脸求死的脸色,被鹤苧死拖硬拽的寻找青菱,不找到人,绝不还他自由。

打不过还能怎样,只能任人摆布。

两人找了好几个时辰,也没找到青菱的踪影,鹤苧飞身上树,打探周围的情况,未由风靠着树休息片刻。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马车的后面有无数追兵,只见士兵个个气势凌人,硬是要讲追赶之人生吞活剥不可。

其中一名银甲士兵,将手中长枪凌空一掷,长枪穿过车轮插入地面,整辆马车翻滚倒地,拉车的马儿,一声长啸后,踏着灰尘扬长而去。

只留下一串马蹄印,和从马车滚落的三人。

“是他们!”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定琛一家人,另外两人是苏眉和小玉。

“他们怎么会被士兵追杀?”

未由风明明记得苏定琛是朝廷命官,何人如此大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截杀朝廷命官。

换做以前,未由风肯定出面管一管,现在嘛,自身难保,就不去凑热闹了。

被殃及池鱼可大大的不妙。

“韦挺,你身为左卫率,怎么做起了浦国曲的走狗,算我苏某瞎了眼,怎么会结交你这种人。”苏定琛恶狠狠的说到。

韦挺缓缓拿起地上的长枪,好久没有这么愉快的活动经骨,要不是皇帝下令送苏眉进宫,要不然玩点刺激的也好。

苏眉进了宫,说不定以后还是后宫主子,又要替皇帝分忧,又怕苏眉将来得势对他不利,还真是有点难为情。

“苏兄,我们都是替皇帝办事,你女儿进了宫,你就是国丈了,我以后见了你都要行礼,有什么不好的。”韦挺摸着长枪说到。

“进宫,后宫是什么,后宫是地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坟墓,我绝不会把女儿送到宫里去。”苏定琛用身体保护女儿,绝不让这群人将女儿抢走。

就在士兵缓缓靠近时,凭空出现无数片树叶快速划来,前排的士兵直接被树叶划伤倒在地上。

紧接着,一道黑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韦挺一见一个小姑娘,放下了警惕心,若无其事的说到:“哪家的姑娘,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速速离开,免得遭来横祸。”

鹤苧来到苏眉跟前,拍了拍对方的肩问道:“你当真不愿进宫?”

苏定琛自然认为,眼前的姑娘是闹着玩,为此丢了性命,岂不可惜!

“姑娘,还是赶紧离开,他们手里的刀你难道不怕吗?”苏定琛这样问道。

“刀。”

鹤苧回头看了一眼士兵手里的刀,嘴角露出些许冷笑,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那一丝冷笑藏的很深,鹤苧看似柔弱的外表,其实包裹一颗邪恶的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有时候还爱管一点闲事。

见不得好人受欺负,坏人四处嚣张。

未由风靠着树干,老实的做起了看客,对方人多势众,若非鹤苧有些武功,她也不敢如此嚣张。

要是被对方擒住,岂不老天保佑。

“兄弟们,苏定琛抗旨,给我拿下,其余人皆为同伙。”

韦挺早就与手下心腹商量好了,两人对了眼神,直接开始下手。

苏眉是皇帝要的人,韦挺不敢动手,苏定琛公然违抗圣旨,那是要诛九族的,死他一个已是皇帝陛下格外开恩。

苏眉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心生怨恨。

鹤苧弱小的身躯,直接将冲上来的士兵点了穴,但是士兵人数有点多,接二连三的冲了上来。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是一名瘦弱女子。

“韦挺,不要为难这位姑娘,我跟你走!”苏定琛眼看跑不掉,又搭上一位无辜女子性命,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有时候死扛到底,也无法改变结局。

只是苦了苏眉,一辈子只能呆在那金丝笼里,但愿她能平安度过此生。

苏定琛的妥协让韦挺的计划落空,有些意外,却并不吃惊,对方已然成了瓮中之鳖,暂时妥协,有可能是权宜之计。

韦挺正要命令士兵停手。

突然,鹤苧突破士兵的围攻,直接朝韦挺而去。

擒贼先擒王。

鹤苧从一开始就在打对方头领的主意,只是对方防御意识很强,成功几率较低。

苏定琛突然改变主意,让韦挺的计划落空,一时想不出新的针对办法,犹豫是需要时间的,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也就是鹤苧下手的最佳时机。

鹤苧突然改变方向,直接朝韦挺而去,也是彻底惹怒了对方。

“找死。”

韦挺从军多年,今日被一个黄毛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底线,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对方找死,韦挺说什么也要成全对方。

两军交战,实力的斩杀,是对对方绝对的尊重,也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苏定琛看着鹤苧冲入士兵中央,一脸的惋惜,苏眉也是一脸紧张。

唯独未由风一脸嫌弃。

杀人诛心,只有莽夫才会动手,如此,这个小妮子也只是一个头脑简单有点武功的蠢材。

若换做未由风,会在韦挺认为已经成功的时候动手,有时候借刀杀人也是杀人,只是不用自己动手。

动手的目的是打倒对方或杀死对方,目的达到了就行,至于过程可以肮脏也可以光明。

决定胜负只需一招。

韦挺握紧拳头,朝迎头而来的鹤苧而去。

就在韦挺认为自己的力量足以解决对方时,下一秒,韦挺的脸上满满的惊讶。

“怎么回事?”

只见,鹤苧借那一拳的力量来到对方头顶,韦挺立刻抽刀砍去。

结果还是落空,下一秒,韦挺感觉身体僵住了,怎么使劲也动不了。

鹤苧再躲过对方迎头一刀时,顺手点了对方的穴,大功告成。鹤苧将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用最大的力气说到:“全部给我后退,再动我就宰了他。”

未由还在一旁专心看热闹,没想鹤苧横眉瞪眼的说到:“你,还不快去把马车弄好。”

性命攸关,未由风自然不好顶嘴,强行征用军马,带着韦挺一路飞驰而去,留下一群士兵傻傻的相互对望。

几个时辰后……

天色逐渐变暗,四处没有歇脚的地方,恰好眼前有一座破庙,未由风一见破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上一次就是在破庙里出了事。

“苏定琛,抗旨可是要灭九族的,如今你们劫持朝廷要员,陛下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韦挺闷着气说到。

鹤苧找了一块木头直接将他的嘴黑堵上了。

此时此刻,苏定琛的脸暗沉无光,家族的命运与他息息相关,跑,又能跑去哪里。

苏定琛能带着女儿跑,可家族之人又该怎么办,或许此时已经被皇帝抓捕,或许已经关入大牢。

“爹,都是女儿不好,害你受苦了!”

苏眉自然知道抗旨的后果是什么,只是鹤苧强行劫走韦挺,说实话,让她很被动。

本来已是死罪,如今非死不可。

律法森严,皇威浩浩。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进入皇宫已是莫大的恩典,牺牲她一人便能让整个家族获益。

她的一次任性,让整个家族背上抗旨的罪名。

夜很深,苏眉无法安然入睡,苏定琛也是焦虑不安,反而是韦挺睡的最扎实。。

韦挺之所以睡的踏实,是因为苏定琛不会让鹤苧杀了他,一旦韦挺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挽回。

只要让苏眉入宫,抗旨的罪名皇帝可以从轻发落,但是谋害朝廷命官,不比抗旨轻松多少,所以苏定琛不敢,他不敢拿家族几百条人命来换韦挺的一条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