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12章:欺君罔上
 
未由风正准备起身,全身传来一阵酸痛感,喘息片刻后,这才起身。

原来经常不运动的人,突然剧烈运动,肌肉会拉伤。何郎溪本就是一介凡人,不会修炼内功心法,体内经脉堵塞。

大部分凡人皆是如此,这也是凡人无法修炼的根本原因。

经脉的数量决定修炼的速度。

未由风至今还未打通一根经脉,舍本伤身,强行打通经脉,必定对经脉有所损伤。

用药草恢复效果更好,只可惜,现在的未由风穷的叮当响,没有门派做后盾,修炼资源就成了最头疼的事。

凡间珍贵药材贵的离谱,还是找个门派比较划算。

思来想去,未由风决定寻找墟云山。

说到墟云山,未由风不免有些尴尬,上一世,未由风还是王爷的时候,曾前往墟云山拜师,寻了三年都没有寻到。

只是听闻,墟云山隐于穹山之顶,是一处极佳的修炼之地,后来,未由风派手下四处打听,仍没有找到墟云山所在之地。

未由风不甘心,许是老天怜悯,在一次寻宝中意外得到了玄玉真经这门功法。

没有师父指点,未由风凭借个人理解练到玄玉真经第五层。

未由风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境界,也没有人告诉他,更无从得知境界划分。

直到未由风生命枯竭之时,他决定冒险突破下一层,也就是玄玉真经第六层。

那一层,卡了他三十年时间。

三十年对于未由风来说,很长很长,长的能看到死亡的尽头。

大限将至,他别无选择,要么寻求突破方法,要么就此烟消云散。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未由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也就是借天雷之势,寻求突破第六层的方法。

结果未由风失败了。

要不是有玄灵盾替他当了致命一击,他早已投胎从新为人,现在估计还是个婴儿。

趁现在没人,未由风距打算先离开苏府,就在他刚抬腿离开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臭流氓,可算抓住你了。”

“快来人,抓流氓啊,抓流氓。”小玉大声的叫到。

未由风欲哭无泪,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阴魂不散,刁钻的女子。

好男不和女斗,未由风不和小玉一般见识,可小玉就没打算放过他。

小玉的声音引来了家仆,只见四五个家仆将未由风团团围住,天罗地网,加上他现在经脉酸痛,根本跑不了。

“看来今天要栽在这里了,哎!”

未由风一声叹气后,直接被两个家仆抓住,送到小玉面前。

苏府内……

苏定琛一身朝服正要准备上朝,苏眉每日都将父亲送到门口,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苏眉人长得漂亮,父亲又十分宠爱。

小家碧玉,暖心暖肺。

“父亲,女儿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苏眉说了两句就不再往下说。

只因那个梦很怪,很恐怖。

小玉急忙跑到老爷面前,急急忙忙的说到:“老爷,不好了,那个臭流氓又来了!”

“小玉,大早上的,谁又惹你了。”

小玉的性子,苏眉很理解,准是那个不开眼的下人又惹到她了,不然,不会一大早的就来告状。

一丁点小事,做家主的有时候真的两处为难。

小玉是苏眉的贴身丫鬟,所谓爱屋及乌,苏定琛对小玉也是格外关照,见小玉急急忙忙的样子,苏定琛板着脸问道。

“是那个臭小子惹你生气了。”

小玉用手指着未由风说到:“老爷,不是,是那个臭流氓又来了。”

顺着小玉手指的方向,两人对视一眼,未由风发现苏定琛额头上的黑雾越来越浓,比往日更胜。

虽然不是到那是什么,却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从灵魂深处就厌恶这种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未由风不得而知,总是感觉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未由风没学过算命,预知未来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的,未由风只能看见那团黑雾,却不了解那团黑雾。

未由风直直的看着苏定琛,殊不知苏定琛有些尴尬,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盯着,会让人笑话的。

“老夫脸上有何不妥?”苏定琛淡淡的问到。

未由风只是轻叹冷笑,嘴里蹦出了几个字。

“说不好,不好说!”

未由风自然不知道,只是好奇而已,总不能明说,我对你额头上的黑雾感兴趣,这样会被众人当成疯子而已。

所以,未由风打了一句哑语。

若事情应验了,苏定琛会把他当活菩萨供着,若是不应验,他也没说什么。

大街上随便找一个算命先生,对方都会说你有什么坎坷,不久将有什么什么血光之灾来吓唬对手。

未由风不屑于用那一套,蒙的准就是神算,蒙的不准就是大街上的老鼠,人人喊打。

苏定琛还要上朝,哪里有功夫与一个陌生人瞎掰,看了一眼女儿,接着上朝去了。

待苏定琛离开后,苏眉看都不看未由风一眼,直接命令道:“小玉,将他赶出去。”

“小姐,要不教训教训他再赶出去可好?”

苏眉没有回答,小玉只好照办,命令家仆将未由风赶出了苏府。

“臭流氓,今日算你识相,小姐心善不与你计较,下次若再偷偷溜进苏府,小心本姑娘让你好看。”小玉指着对方鼻子说到。

未由风心里很是平静,一个弱女子而已,没必要和她一般计较,只是那团黑雾十分诡异,得想办法弄点过来研究研究,奈何未由风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真气,根本奈何不了那团黑雾。

“算了,还是去寻找墟云山要紧,还是不要留恋俗世的好。”

七情六欲皆是执念,执念太深,就会陷入无限循环,到时候想逃都逃不了。

一世一痴,生生世世永止不息。

此时,苏定琛立于大殿之外,像他这样的官位,能有一席之地已算不错了。

能进入大殿之内的,那位不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越靠前官位越大,第一排则是亲王宰相级别的官员,动一个手指,说一句话就能置他死罪。

苏定琛和往日一样,听不到大殿里的情况,只是静静的站着,本分的上朝而已,突然听到有人念到自己的名字。

“宣雍州府门苏定琛觐见。”

苏定琛醒了醒脑袋,没听错吧,只是片刻的木讷,喜公公已经来到苏定琛面前,冷冷的说到。“苏府门,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还让皇帝陛下来见你不成!”

喜公公居然怒了,苏定琛大感不妙,回了礼跟着喜公公来到大殿内,第一次进大殿,苏定琛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臣,雍州府门苏定琛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定琛扣头行君臣礼。

皇帝脸色有些不好,也没让他起来,然后冷言冷语的说到。

“苏府门,好眼力,居然说余刺史献上的祥瑞是一块废铁,如此就是说朕有眼无珠了!”

苏定琛吓的将身体伏在地上,胆战心惊的解释到:“皇上,那日臣酒后失言,臣再也不敢了。”

那日,苏定琛与左卫率韦挺喝酒时,是说过这么一句,当时也就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韦挺竟然将此事偷偷上报给了浦国曲。

这事要从一年前说起,浦国曲当时为皇帝选秀女,苏定琛家中有女儿,自然要上报等待后宫决定。

浦国曲见到苏眉时,就认定此女是他未来的儿媳妇,就在浦国曲开口为小儿提亲时,苏眉开口反对。

众人都知道苏定琛爱女极深。

也没考虑对方比他官位高,权利大,直接开口回绝了,后来苏眉拌丑选秀女,自然是没有被录取。

这事一直被浦国曲记在心里。

祥瑞之事,只是浦国曲找的一个油头,借机公报私仇而已。

苏定琛也算是一个老滑头,只是在女儿这件事上有欠考虑,一时糊涂得罪了浦国曲,才酿成今日之祸。

“陛下,苏府门不仅对祥瑞指手画脚,就连当初选秀一事也有欺君罔上。”浦国曲上前禀报到。

欺君罔上……

这罪可是要抄家的,此言一出,大殿之上顿时沸腾了起来,众人不知唱的哪一出,也有明白人看出来了,苏府门得罪了灵台扶正,这是在报复。

赤裸裸的报复。

对祥瑞指手画脚,苏定琛已经招架不住,现在又加上欺君罔上,这个罪,苏定琛彻底崩溃了,两眼望着浦国曲悲愤说到。

“扶正大人,下官怎敢欺君,这又是从何说起啊,扶正大人!”

马周也看不下去了,这浦国曲分明是公报私仇,苏定琛虽然不是自己的人,但是做事仅仅有条,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苏定琛倒下了,多少本份做官的人会彻夜心寒啦。

马周不是在帮他,而是在暖更多人的心。

“陛下,苏府门虽然谨小慎微,难免酒后失言,但看在苏府门将雍州府门管理的仅仅有条,还望陛下从轻发落。”马周求情到。

整个大殿除了马周一人,尽然无人敢吱声,这也是马周没有料到的结果。

皇帝习惯高高在上,从来没有想过跪在台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如同跪在刀刃之上,恐惧,害怕,害怕高高在上的皇帝突然雷霆大发。

苏定琛经不起这样的怒火,只见浦国曲胜券在握,苏定琛在他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只要皇帝一句话,对方将人头落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