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渡劫一万年 > 011章:御赐金瓜子
 
紫宸殿上,百官众说纷纭,马周能坐上尚书一职,自然有两把刷子,不然早就被一些不怀好意之人给害死了。

以魏义君和浦国曲为首,五六个官员纷纷声讨马周,马周却不动声色,淡淡说到:“启禀陛下,眼下这二人比我等更有发言权。”

“笑话,他们是余长空派来的人,岂有实话。”魏义君冷冷说到。

一时,皇帝也不好决断,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着实有些难办。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余长空乃是陛下臣子,魏侍郎这是何意?”马周瞪着眼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别人的话可以信,他们二人绝不可信,陛下自有圣断,不劳马尚书操心。”魏义君不与理睬,冷冷说到。

未由风自知朝堂之上,处处危险,没有强大的背景还是不要参合的好,这次来长安的目的是为了去墟云派,其它的事跟自己无关。

“益州之事,朕自有定夺,念你二人护送祥瑞有功,赏金瓜子一枚。”皇帝淡淡的说到。

喜公公走到燕十轮身前赏赐金瓜子,未由风什么也没有,不过他不在乎。

金瓜子并不值多少钱,但金瓜子是皇帝赏赐之物,并不是它能值多少钱,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能得到皇帝的赏赐,那是何等荣耀。

燕十轮脸上挂上莫名的笑意,冷眼看了一眼未由风,那眼神充满了鄙视。

“小子,看我回去怎么弄死你!“燕十轮心里暗暗想到。

但燕十轮不知道,未由风可没打算回去,当官,他上辈子可是王爷,还是寻仙问道更适合他。

“想弄死我,你还是回去弄死空气吧!“

“你二人回益州复命吧,朕会派碗仲候李蜀前往,若事情属实,朕定不轻饶。”皇帝派碗仲候李蜀前往办案。

一来李蜀不属于任何一派,二来李蜀为人正直,皇帝信得过他。

伏地魔蛛吃人这事,未由风没打算说,说出来也没人相信,等他们吃尽了苦头自然就知道了。

此时说出来,百官定认为他妖言惑众。

再被关进天牢可就划不来了。

离开紫宸殿后,天色已暗,未由风准备去苏府一趟,看一看苏定琛额头上的黑雾到底为何物,这也是去墟云派之前,未由风的一点小心思。

“我说小子,你命可真硬,皇帝陛下都不治你的罪,但也没赏赐你金瓜子,回到益州看我怎么收拾你,兄弟们,今晚去长春阁玩,明日再启程回益州。”燕十轮瞪着未由风说到。

语气十分僵硬,很不给面子的那种。

待一行人走远,未由风面不改色的转身离去,穿过几道小巷,来到苏府院子外,虽然未由风经脉不通,体内一点内力都没有,但是翻墙什么的难不倒他。

纵身翻墙入院,靠着墙壁行走。

苏府房间很多,不知道那间是苏定琛的卧室,未由风只好一间一间的找,走到一处亮灯的房间外,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未由风赶紧藏了起来。

“爹,你就帮我求求情呗,胡捕头是你的下属,他肯定会听你的。”说话的是苏定琛的儿子苏柳青。

这名字一听就是有梦想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侠士,后来苏定琛做官了,也就把这事忘了。

求人,苏定琛不会,所以儿子这个要求他是不会答应的。

胡朝峰说什么也不收苏柳青做弟子,原因嘛,只有胡朝峰自己才知道。

苏定琛直接将门关上,免得儿子跑到屋子里烦他,苏柳青求了半天没见父亲有任何反应。

“父亲,父亲……”

苏柳青又叫了几声,这才转身离去,走了两步,苏柳青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用手摆弄各种姿势,记熟了之后,将书放在一旁,专心研究起来。

未由风自然不把那本书放在眼里,当他看到书的名字时,还是多看了两眼。

“龟元息……原来是鹿圭那老小子的书,他怎么会有。”

龟元息被苏柳青翻开放在一旁,未由风藏匿的距离正好能看见,还有一些人形图画。

“这是……”

书中一条条经脉,不正是未由风没有打通的经脉穴位,天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玄玉真经无法修炼,正是体内经脉没有打通。

龟元息的功法虽然不算什么,可正好替未由风打通经脉,万地高楼平地起,基础没打好,修炼起来自然会走火入魔,或许这龟元息正好帮未由风解决眼下难题。

就在未由风想继续看时,苏柳青又拿起龟元息继续研究,片刻后又放下,继续揣摩书中的意思。

“看来没有师父指点,我是很难练成这门功法。”苏柳青眉头苦皱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但感觉对自己有用,先练会再说。“

未由风跟在后面,一直到了一间卧室,苏柳青将书放在枕头下面倒床就睡。

“现在进入肯定会被发现,不如等到半夜再去。”

接下来,未由风找了一处角落继续等待,直到夜空一轮玄月高挂,方才精神抖擞的活动了一下经骨。

“等我打通经脉,这趟没白来。”

未由风暗自欣喜,悄悄潜入房间,伏身来到床前,伸出手将那本书一扯,书被压的太死,未由风只好用足了力气猛的一扯。

功法到手。

未由风回到角落仔细研究起来,翻开龟元息就看到几行字。

以肺御气,以气御心,气随意转,形随气动,意动神行,神往气升。静则饱满,动则奔涌。伸可成曲,住也能行,曲如伏虎,动比腾龙。

原来龟元息是一门闭气功法。练到第一层就可以闭气假死,与江湖传说中的闭气功类似。

龟元息练到第二层,能延年益寿,活到八十岁是完全可以的,只要每天练习都能活到一百岁。

前两层已经是普通人的极限,资质优异者方能练到第二层。

而龟元息第三层,条件要求很高。

书中讲到,借风势,青云直上,能日行一千,夜走八百。

感觉跟千里马差不多,但人的速度远远低于马儿奔跑速度。

也就是说,只要练成第三层,便能飞檐走壁,踏水而行。

胡朝峰也就练到第二层,叶万川只练到第一层,这两人的师父鹿圭也才练到第三层。至于龟元息第四层,至今无人练成。

龟元息第四层的难度不亚于修炼玄玉真经,书中记载,第四层对体内运气要求十分高,高到什么层度,口中含水,运气将水悬空,也就是说,作用肺腑之气,将水珠吹到空中不散。

纯粹的用肺腑之气就能完成,而不是用真气将水珠悬空,未由风自认无法做到,不过前三层已经能将他体内经脉打通,至于第四层不练也吧。

任何事情都不能过于完美,一味的追求,最终只会走火入魔,自取灭亡。

未由风将书放在一边,闭目冥思。

虽然不知龟元息是什么级别的心法,只要有益倒也无所谓。

按照龟元息第一层心法口诀,未由风开始闭气练功,从闭气一盏茶的时间练到两盏茶时间,时间越久基础越牢固。

内功高手可以用内力打通经脉,未由风常年在山中修炼,认识的人也不多,可以说根本不认识什么内功高手。

就算碰到了内功高手,也不一定会帮他,毕竟无亲无故平白无故消耗内力谁也不愿意,人心难测。

欠钱可以还,但是欠人情很难还。

未由风封住口鼻眼耳,体内憋着一口气,用肺腑之气游走全身,一分一毫的扩展经脉,虽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总有完工的一天。

未由风感觉体内深处,有一丝麻痒的感觉,肺腑之气不停地扩展堵塞经脉,经脉被撕开,那种感觉很难受。

这点苦不算什么。

强行利用武力打通经脉才是最苦最痛的,未由风用肺腑之气打通经脉,如同温水煮青蛙,开始没什么感觉,直到体内越来越多的经脉被打通,通感就越来越强烈。

直到完全虚脱……

“不行,消耗太大了,今日就练到这里,先补充一下能量再说。”

练功消耗的能量不是一点半点,几个时辰下来,未由风感觉肚子饿的不得了,再不吃点东西,恐怕就得饿死了。

“这书,还是先还给他吧,反正都已经记下了,也不知他在哪里弄的。”未由风看着手中的书说到。

接着,未由风将书还回原处,苏柳青仍然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有人来过。

离开屋子,未由风找到了苏府后院,也就是厨房的位置。

“大户人家,吃的应该少不了!”未由风暗自想到。

结果让未由风惊讶的是,厨房里除了几个冰冷的馒头,其它的菜都没有,白菜到是有,不过是生的。

没办法,未由风只好拿起馒头一顿狂吃,片刻功夫,饥饿感就消失了。

“吃顿热菜就这么难吗?”未由风抱怨到。

吃饱了馒头,未由距继续回到角落练功。

三盏茶时间,四盏茶时间,五盏茶时间。

最后练到六盏茶时间再也坚持不住了,未由风常吐一口气,无力的躺在地上。

极限,这已经是极限了吗!

未由风不甘心,龟元息第一层就这么难吗,书上说,只有闭气超过十盏茶时间,才算勉强达到第一层。

未由风坚持到了六盏茶时间,就差点晕过去了。

一盏茶,也就是十五分钟。

六盏茶,也就是不到一个时辰。

只有坚持超过一个时辰,才算第一层练成,练了一晚上,还是差了四盏茶时间。。

欲速则不达……

未由风看着夜色,自言自语到:“今天就到这里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