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席皖宸郁栀 > 第二十五章:压根没结婚
 
这座别墅是我的噩梦。

在这座别墅里发生了很多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难以承受的事,也是在这里我被一群人……

这个事在心底是磨灭不了的。

会一辈子刻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没有上楼,我不确定二叔精神是不是正常的,所以我没有冒险,而是站在楼下喊着二叔。

喊他一声二叔别无他意。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上面许久都没有动静,直到别墅门打开,我看见佣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二叔从里面出来。

邬城的阳光正好,明媚不刺眼。

我笑着喊道:“二叔。”

心里存在恐惧,但我强迫自己没后退。

二叔的精神很疲惫,他愧疚的望着我道:“管家说你一直站在楼下的,抱歉,那天的事……我没法控制我自己。”

我摇摇头说:“过去了。”

二叔犹豫道:“你找我……”

“我想要离婚证。”

闻言,他温和笑道:“结婚证假的,皖宸他那么在乎你怎么会让你和我一个糟老头子结婚?”

我震惊,“可是……”

那天我和他一起去办的结婚证。

难道那个真可以作假?

“放宽心,你还是单身。”

既然没有结婚,那我留在这儿没有其他的意义。

我向他告辞道:“谢谢,我待会要离开邬城。”

他神色严肃问:“离开邬城要去哪儿?”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想换个环境,毕竟这儿有我太多不好的回忆,那天还被一群人……现在回忆起来都很痛苦。”

“一群人?”

二叔瞬间明白我的意思,坦诚相告道:“锦儿,皖宸没有那么坏,他不会对你做那么残忍的事,那天他只是找人催眠了你而已。”

我坐在房间里望着面前的行李箱,心里一阵涩然。

如今我终于决定要离开邬城重新生活了。

起码要离开那个偏执的男人。

我和他的事真已经是过去。

我看了眼时间,还有三个小时的飞机。

在家里无聊,抽根烟就下了楼。

在楼下,一抹挺拔的身影背对着我。

我怔了怔,问:“你怎么在这儿?”

他转过身,眸子深邃的望着我,嗓音含着嘶哑道:“二叔刚打电话说你要离开邬城,还劝我放过你,其实你跟他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的仇恨与矛盾太深,强求在一起只会让你不开心,曾经总是让你难过,现在我想通了,与其抓住你还不如放你离开。”

席皖宸之前还一副不会放过我的样子。

怎么现在变的这么通情达理?

我诧异,问:“你……真能放下曾经?”

他讽刺笑说:“放不下又如何?曾经我伤你最深,要不是我的问题,我现在应该有两个孩子,一个三岁,一个在你肚子里七八个月,可我之前没有确定你是不是锦儿,在我的心里,除了锦儿,谁的孩子我都不要,也怪偏执的自己害了自己,要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心里真的很难过呐。”

席皖宸的眼角湿润眼眶泛红。

我抿唇,听见他道:“我丢了我的全世界。”

我坐在车上偏头望着窗外,此刻的席皖宸很……

怎么说呢,情绪低落,我见不得这样的他。

快到的时候他问:“你要去找他?”

席皖宸问的是陵生炀……

“没有,我去北京看陈铭。”

他追问:“你会去找他吗?”

我犹豫答:“应该会吧。”

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我消息。

但我坚信,他不是刻意冷落我的。

“你真那么……爱他”

我坦诚道:“他让我再次心动。”

车停下了,外面就是机场。

我打开车门想下车,席皖宸伸手拉住我的胳膊,我不解的望着他,他吐气,神色艰难的问:“锦儿,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我凝眉问:“什么?”

“吻我。”

这种事怎么能轻易答应……

我想拒绝,但抵不过他的目光。

我偏过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了一吻。

席皖宸凝住,我推开车门下车拖着行李箱进了机场。

身后,是我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