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席皖宸郁栀 > 第十六章:真相
 
席皖宸要我陪他上楼回曾经的公寓。

他想追思,可我丝毫没有兴趣,但仍旧没有拒绝他。

他想做的事要是不做,想说的话不说,他是不会放我回家的,索性早点解决了早点回家。

我突然有些急迫的想回家。

回家可能还有新鲜的、熬的正浓的排骨汤。

或许是其他的,反正回家会让我感到很轻松。

我跟随在席皖宸的身后,他走在我前面一步远的距离,可能嫌我太慢,他直接握住我的手进了电梯,我在他掌心里挣扎,他威胁我道:“你再乱动,信不信我把你扛着上去?我倒是不介意……”

我打断他,“在几楼?”

席皖宸呼吸一窒,“你忘了?”

“时间太久,印象不深。”

席皖宸沉默了。

我这才偏眼去看他按的几楼。

二十七层。

顶楼。

我记得一层楼都被他买下的。

电梯门打开,走廊里摆着很多花盆,上面还铺了地毯,这层楼都是他家的,平常也没人上来,他铺了也没人来踩,倒显得这儿干净安静不少。

席皖宸输入密码打开门。

我问:“还是以前那个密码?”

虽然我知道自己问的没意思。

“嗯,一直没改过。”

密码1227。

12月27日。

是我们相恋的日子。

席皖宸让开身子让我先进去,我深呼吸一口气才踏进这个地方。

说心里话其实是很排斥的。

我很排斥这里,想离开。

想回自己的家,

想躺在沙发上,

想让陵生炀帮我按摩额角。

里面什么都没变,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席皖宸喜欢冷色调,但我喜欢暖色的,所以无论是沙发还是窗帘更或者地毯都是糖果色的。

他虽然不喜,但依着我的心意。

我坐在沙发上,席皖宸打开窗帘。

微州挺繁华的,因为附近是大学城,窗外灯火通明。

“锦儿,自从你三年前去世之后我再也没有回过这里,心里在害怕,怕回来之后见不到你。”

站在窗边的席皖宸说着他不该说的话。

这些犹如毒药一般的甜言蜜语我在之前就听够了。

我不轻不重的问:“哦,还有呢?”

见我这般态度,席皖宸也没有懊恼,只是淡淡的提醒道:“陈铭还有半年时间,经不起你的折腾。”

我一咽,道:“你别拿这话威胁我。”

“跟陈铭配上型号的是我。”

我震惊,没想到偏偏是他。

席皖宸冷漠的看向我,沉呤道:“他对于我来说是陌生人,我有权利拒绝给他捐赠骨髓。”

他的言外之意是我。

除非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不然他不会去救陈铭。

无论何时何地,席皖宸都会顾及自己的利益。

而现在,我就是他想要的利益。

“你真以为我走到了绝路?”

只是暂时是绝路而已。

再说陵生炀昨晚答应了帮我。

按照他的能力找到一个合适的骨髓应该也是时间问题。

可现在陈铭最缺的就是时间。

半年,眨眼就没有了。

席皖宸没有再和我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衣兜里取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他略有些烦躁的抽了一口,道:“三年前的事你全怪在了我身上。”

“你有没有问过我这样做的理由……”

三年前的陈家受到各个家族的攻击,所有的合同纷纷跑掉不说还赔了极重的违约金,他们像是料到我爸妈不敢报警一般趁火打劫,还威胁他们答应他们额外的条件,陈家在一夕之间就濒临崩溃。

陈家能受到威胁其实也是自身不干净。

但在邬城存活发展壮大的家族又有几个是干净的?

陈家当时只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而抓住把柄的就是席皖宸。

爸妈在跳楼自杀之前写了一封信。

信是陈铭交给我的。

现在想来,陈铭当年应该看过信了。

陈铭那年六岁,但因为聪明所以认识绝大部分的字。

正因为看过所以他这三年一直没有打扰我。

因为他以为我在替陈家报仇。

我想,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

信里的内容很简单。

他们说是席皖宸抓住了陈家的把柄扩散了出去,邬城的所有家族一哄而起,席皖宸坐收渔翁之利,吞掉了大半的陈家。

当年的真相大致就是这样的,我也没过多的去了解过,但他做过的事跟铁证一样,怎么都抹不去,听他的意思是他把自己当成了受害者。

我闭上眼睛问:“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二叔是怎么疯的吗?”

我猛的睁开眼睛,听见席皖宸的嗓音没有一点温度,解释道:“我母亲嫁入席家前和我爸没有感情,甚至都没有见过几面,她心里爱着的一直都是我那个二叔,而我二叔爱着的也是我母亲,

他们两人两情相悦本该谈婚论嫁,

可你妈……

因为她当年喜欢我二叔,所以她就从中作梗,设计下套让我妈嫁给我现在的父亲――

你们都以为我二叔是因为出车祸残疾而疯的,其实是之前就落下了心理疾病,因为我的亲生母亲在生下我那年跳楼自杀走了个干干净净。

而罪魁祸首就是你的母亲!

我母亲嫁给我父亲之后,我二叔悲痛欲绝可仍没想过找其他的女人,你妈的嫉妒心让她丧失了理智,她开始不择手段让我二叔和我母亲生了隔阂,还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父亲……

即便是兄弟,我父亲也不愿头上顶着绿帽子,他开始调查母亲和二叔,发现他们真的藕断丝连……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被妻子背叛。

所以在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我父亲经常打她。

她得了产前抑郁症,生下我之后就自杀了。”

席皖宸讲的跟我曾经演的电视剧是一个戏码。

两个相爱的人始终少不了要横插一脚的白莲花。

而我妈就是那个白莲花。

而且还是恶毒的白莲花。

难怪二叔疯的时候会在嘴里念叨,我残疾了你是不是更看不上我之类的话……

还因为我打个电话就误会我找其他的男人。

他把我认成了席皖宸的母亲。

他心中有爱但也有恨。

我想否认,而此刻席皖宸实在没有骗我的必要。

他勾唇,嘲讽似的笑说:“我母亲自杀之后我二叔的精神有了问题,你妈见状马上嫁给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就是你现在的亲生父亲,她曾经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凭什么能幸福?”

我忍住心里的烦躁问:“所以你报复陈家?”

“我是二叔的亲生儿子,我亲生父母变成这样都是你妈一手造成的,我怎么会忍得下去?”

我突然明白,笑的恍惚道:“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报着这样的目的接近我……想让我爱上你,然后再作践我的爱情?席皖宸,我倒宁愿你对我赶尽杀绝,也不愿意你委屈自己假装爱我几年……”

“对你的爱又怎么会是假装?”席皖宸说完这句话自己都有一丝彷徨,道:“我之前以为自己爱的不是你,但当你消失三年,当那股极致的思念入骨时我才明白自己对你的情意已经很难解开了。”

“所以,现在又希望我回到你身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