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席皖宸郁栀 > 第7章 :他救了我
 
耳边很吵,我挣扎着要睁开眼睛,但眼皮像是被什么压住一般,似有千斤重,迷迷糊糊之间,我听见一抹磁性的嗓音道:“救活她,不然你死。”

这个人很霸道,但他想救的人是谁?

“是,席先生。”

紧接着,周围一下寂静了。

我感觉有人在碰我的身体,痒痒的很难受。

但一点儿都不觉得痛。

大概又是过了很久,我听见有人说:“韩国那边的整容医生都到了,再过两天郁小姐的脸就会恢复成以前的模样。”

随后有人问:“可她怎么还没醒?”

半晌,有人肯定道:“她会醒的。”

“苏医生为什么这么肯定?”

“她很矛盾,想死但是求生欲又很强,像是有什么事没做完一样,那件事撑着她活了下来,或许那事对她来说很重要吧。”

我醒来时在自己的公寓里,只有经纪人在身旁。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支离破碎的,都与他有关。

恨吗?

经历这么多哪有不恨的?

可斗的过他吗?

斗不过。

如今死过,他又知晓我是陈锦,想要继续的活着,不动声色的活着,就要假装自己失忆了。

忘了自己曾经是陈锦。

如今的我,只是郁栀。

经纪人见我醒了,下意识的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惊喜道:“你昏迷时还是盛夏,现在晚秋,整整三个月,可担心死我了。”

我困惑问:“我怎么在家里?”

为何我会在自己公寓里?!

“席先生的助理说你不小心从二楼摔到一楼,好在那天下过雨土壤松弛你没受太重的伤,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我记得那天我身上全都是被打的伤痕,脸也毁了......

我赶紧起身去梳妆台,一张高级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疤痕,连一点淤青也没有,跟以前一模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完美,眼角开的细长,眼眸似有灵魂一般,一颦一笑真是勾人心魄呐。

这是郁栀的脸,完美高级。

我扯了扯嘴角,就是笑不出来。

我失望的闭上眼,听见经纪人叮嘱说:“三个月前的绯闻席先生已经帮你压下了,以后你……谨言慎行,栀儿你记住,你是艺人,其次才是自己,做事要懂得分寸,不然公司也顾不住你的。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你先休息几天,等身体好点再开始工作。”

经纪人代表的是公司,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公司需要的是洁身自好并且听话的艺人。

“嗯,我最近有什么戏吗?”

闻言,经纪人犹豫了一会儿道:“最近三个月没人找我约戏,但之前签了一部大型古装剧。是谋权的题材,我稍后把剧本发给你,你研究研究,下个月要进剧组,好好珍惜,这是你翻盘的机会。”

“嗯,谢谢刘姐。”

经纪人点点头说:“你没事就好,我这段时间也很担心你,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公司说下你的情况,帮你多找几部戏。”

经纪人离开之后我起身下楼去附近的营业厅买了新手机,又补回以前的手机号,补回之后我便后悔,把卡折断重新办了一张新卡。

卡里就存了我弟弟陈铭的电话。

我登录上微-信发消息给经纪人说以后有什么事就微-信联系。

心里下意识的,开始排斥所有人。

退出微-信我登录上微博,细细的翻阅着三个月前所有人辱骂我的话语,什么婊.子,什么白莲花,什么故作清纯等等,他们把所有难听的话都扔给了我,可在此之前他们喜欢我又喜欢的不得了。

更忘了我自己本身就是个受害者。

顿了顿,我在没有通知经纪人的情况下,编-辑了一条微博,“我有点惶恐,不解你们对我的辱骂因何而起……就因为我和他人发生了那事吗?我是一个正常人,满打满算的话我今年二十七岁,早就符合国家结婚的年龄,更何况我只是同他人谈个恋爱,做一件普通情侣基本都会做的事呢,这有错吗?我被人偷-拍发到网上受你们无数双眼睛凌迟,像一把尖刀似的一刀一刀的刻在我心上让我痛不欲生,你们在义愤填膺的辱骂我时,可曾想过这件事本身我就是受害者?”

这事因席皖宸而起,我终归不过是受害者。

不过这照片是自己送到他面前的。

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把这照片曝光。

所以这也是我该得的报应。

发完这条微博没到一分钟,经纪人就给我发消息了。

她没说什么,只道:“你觉得舒心便可。”

我没觉得舒心,只想挽回点什么。

我不想让我的粉丝觉得我在逃避。

毕竟,我还要在娱乐圈里活着。

我没有回经纪人的消息,而是找到席皖宸的微-信。

犹豫许久给他发消息道:“皖宸,对不起。”

我握着手机等着,半晌他回复:“嗯?”

席皖宸想问,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

陈锦不用给他道歉。

郁栀也不需要。

但我想假装所有的事都没有发生过……

我编-辑内容道:“经纪人说我昏迷了三个月,醒来之后就看见了网上这些辱骂我的话语以及照片,既然牵扯到了你我自然该给你说一句道歉。”

照片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他。

这次席皖宸没有再回我的消息,许久之后他给我发了微-信语音,我接通听见他喊着,“锦儿。”

锦儿……

这两个字听着真让人莫名的难过。

我困惑的笑问:“皖宸,锦儿是谁?”

“你……”

我打断他,先发制人道:“皖宸,虽然我是你的情人,但我想了想,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有未婚妻的,而我不想做小三了。”

席皖宸呼吸一窒,问:“你忘了之后的事?”

“什么事?”我问。

我看了眼窗外的雨色,笑说:“那夜我们做了之后我就昏迷直到现在才醒呢。你不信的话可以问我经纪人,她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席皖宸忽而挂了微-信语音,想着算打过招呼,我和他也算说过分手的话,所以把他拉入了黑名单。

现在不能和他硬碰硬。

但又不想再以情人的身份存在。

既然这样,回归以前的状态吧。

当务之急,便是要和二叔离婚。

他打我,我不怪他。

因为他是精神病,他发病了。

他把我错认成别人,他控制不了自己。

要怪就怪席皖宸那男人。

是他把我送到二叔身边的。

所有的仇,我记得很清楚,一笔一笔的划在心里,等着未来某一天,他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