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天衡之赋能记 > 第三章 轮回冰剑
 
  三十年后……

  圣原大陆北部,绵延雪山之中,冰族所在地......

  皑皑雪山群中的冰族,仿若被极寒的灵气所环绕,也许冰族天生就喜爱这寒冷的灵气。

  冰族主城东郊的明月湖畔,一群雪白衣衫的年轻男女,在湖边修炼,演武。此时湖面因为极其寒冷而冻结,一些胆大的少男少女从湖边飞跃而起,落到湖冰之上,竟相追逐、舞剑。

  就在此时,从远处的雪山中飞来一只硕大的洁白冰鸟,伴随着几声轻啸,冰鸟缓缓降落在明月湖边。

  冰鸟上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雪白衣衫轻轻飘动,身法轻盈,顷刻间便从冰鸟之上飞跃而下,落到了冰湖边上一群女子之中。

  只见这女子精美绝伦的脸庞宛若用寒冷的冰玉石精心雕琢而成,眼眸透出隐隐寒意,却不是那种摄人心魄的寒,而是冷艳绝美的容颜上清冷高贵的眼眸,见到众人,却是微微一笑。

  “辰汐师妹来了!”

  这时众人都围上前来。他们口中的师妹叫寒辰汐,虽然年纪最小,但却是冰族年轻一辈弟子当中天资最好,修为也最高之人,仅仅十六岁的年纪,就已突破寒冰诀第三层巅峰之境,到达玄冰诀第一层境界。

  寒辰汐也是十多年来,冰族几位老一辈的修炼者最为器重的弟子,被指定为冰族未来的继承人。所骑乘的那只雪羽冰鸟,乃冰族极为罕见的灵鸟,不仅极为通灵,实力强悍,还可以为主人修炼提供灵气辅助。

  寒辰汐一人一冰鸟结合,在年轻一辈当中,已有无人能敌之势。

  冰族所修习的寒冰诀,本就浑身散发出冰冷刺骨的冰属性灵气,再加上寒辰汐外表冷艳,平日里都得让人敬畏三尺。

  族中有不少对寒辰汐有所倾慕的男生,也大多不敢表露,只默默的跟随寒辰汐左右。

  与众人打过招呼,寒辰汐再次跃上雪羽冰鸟,伴随着冰鸟的轻啸之声,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的白光,飞身远去了。

  冰鸟之上,寒辰汐白衣若雪,容颜如玉,当真绝世而独立。

  片刻之后,雪羽冰鸟停留在冰族东南一座雪白冰山之巅,寒辰汐抬头望着遥远的东方木旦族所在的方向,若有所思,然后又看了看龙炎族所在的地方,眼神幽幽。

  寒辰汐从小生活在这些大雪山之中,虽然学得一身傲视同辈的修为,平日里不是羽族中众师姐演武,便是在雪山银湖边与凶兽雪蟾蜍之类的搏斗,但却从未下山去过。她隐隐感觉,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便可骑乘着雪羽冰鸟去探寻这圣元大陆其他的地方了。

  寒辰汐轻抚着手中短剑,此时短剑发出丝丝寒光,此剑是玉非玉,似铁非铁,每次拔剑,似乎都能集聚空气中的冰属性灵气,让天空下起阵阵银白色的冰雨。

  听族中长老说过,这把短剑名为“轮回”,似乎是四百多年前,浩瀚灵气降临圣元大陆上的时候,在寒冰族的北侧高山之巅出现的。

  从这把宝剑的品质来看,似乎不像这大陆上任何一族的铸炼堂能够铸造出来的,像是与天外陨铁一道从天而降,又像是早已藏匿在冰族雪山地底深处,神秘之极......

  寒辰汐回到族中,寒辰汐手持短剑,正走在通往冰族修炼堂的长长石阶之上,周围雪山洁白,隐隐泛着寒光。

  “辰汐师妹,秋月师叔唤你速去长老殿,说是有十分紧要之事!”

  突然一位同门女弟子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

  寒辰汐心中微微一惊:“心道这是出什么事了?秋月师傅如此急着召我前去。”想罢快步向北侧长老殿走去......

  没过多久,寒辰汐从长老殿出来时,已是脸上凝重,冥神向空中一招,随着一声轻啸,雪羽冰鸟从远处飞来。

  寒辰汐跃上飞鸟,化作一道白影,极速向南而去,她洁白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冰冷之意,双眉紧蹙。

  寒辰汐骑乘冰鸟,一直向南飞了一个多时辰,降落在一处山谷之中,冰鸟一跃而起,又是化作一道白影远去了。

  她手持短剑,在山谷中缓缓向前走去,没走多远,脸上的凝重之色便加重起来,方才去长老殿,收到族中长老的急讯,这几日以来似突然有外来势力在此无端杀戮灵兽,甚至有两位冰族的修炼者也被杀。

  更可怖的是,不论灵兽还是死去的冰族修炼者,均是身体被斩为数段,死状极惨,这是近十年来,从未发生过之事。

  寒辰汐环顾四周,眼神之中释放出一股冷冷的寒意,山谷之中,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新鲜的血腥之气。看着地上散落的一些灵兽尸体,寒辰汐眼神更冷,不自觉地握紧的手中的轮回冰剑。

  此时天空灰白,似乎要下起雪来,寒辰汐注视着地上遗留的一些杂乱的脚印,心中泛起一阵疑惑。

  就在此刻,忽听“嗖”的一声,一个物体似乎无中生有一般,从十余丈处极速向寒辰汐刺来,寒光闪闪。

  就在那一瞬间,也未见寒辰汐身体移动,却听“铮”的一声,手中短剑已将那飞来的物体打落在地。

  寒辰汐向那掉落在地上的物体看去,发现却是一把小小的飞剑暗器,虽然铸造有些粗糙,但十分锋利,以这样的速度突然发出,也当真威力不小,更可怕的是,以寒辰汐之修为,到此刻也未看到四周有人靠近,当真有些诡异。

  空气中寒冷之意愈来愈盛,又是“铮铮铮......”数声,三四件从不同方向飞来的小剑被寒辰汐打落地。

  她眉头紧皱,方圆百丈之内,并没有看见到什么人,但他却分明能够感觉到人的气息,以及隐隐的灵气波动,只是此时似乎空气异常浑浊,视界扭曲。

  突然间,寒辰汐感觉气息越来越近,似乎有人正朝他迅速接近,他虽然未看到,但以她的修为,已然感觉到凌厉的杀意袭来。

  只见寒辰汐迅速腾空而起,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之声在山谷中回荡,轮回冰剑已然出鞘,握在了她白皙的手中。

  寒辰汐双眼微闭,刷刷刷向四周挥出数剑,只见空留下一道道剑影,看似随意挥舞,但每一道剑影,都伴随着一声闷哼,空气中立刻飘落着片片雪花。

  寒辰汐静静地感受着空中的雪花飘动,突然间,又是猛地向一个方向飘出,手中短剑闪电般的在空中画出几道弧线。

  渐渐地,在空气中漂浮着一片血红,然后砰砰砰一声声人体栽倒之声,十余个人显出身形,只不过大多却已是没了生气。

  此时寒辰汐短剑已然回鞘,静静地握在她的手中,她仔细看着地上的尸体,脸上依旧有些震惊。

  “隐身族。”她脑中猛的闪出这个名字,一次偶然听秋月师傅说过,这隐身族是圣元大陆一个特殊的种族,天生善于与周围的事物融为一体,隐身刺杀,出手必将人斩为数段,不留活口,极为可怖。

  寒辰汐方才在空中斩出数剑,正是使出玄冰绝杀招“玄凌冰雨”,用自身冰属性灵气,凝结空气,飘落阵阵雪花,借着这雪花飘落感受到了周围的异样。

  虽然看不到敌人的身形,但是却能根据雪花落下的异样以及灵气波动,让修为已达到玄冰诀境界的她感受到了这些杀手的气息。

  就在此时,周围又有数道剑影破空向寒辰汐刺来,寒辰汐短剑再次出鞘,在手中发出一道寒光,身影晃动,竟然也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说是消失,其实是以极快的速度飞身而起,手中短剑已经刺出数十剑,只听一阵兵器交接之声,伴随着有人的惨呼,又有几人栽倒在地,眼看也是活不成了。

  通过刚才的交手,寒辰汐已经看出,这些隐身者,只是根据周围环境,再加上些许迷幻之术,暂时隐住身形,对普通修炼者而言,确实是很大的威胁。

  但此刻在寒辰汐眼中,他们能够隐住身形,却隐藏不了自身气息和灵气波动,再加上他们自身修为并不高,一次偷袭未成,就再也没了什么杀招,故寒辰汐在瞬息之间,便将他们击杀了大半。

  此刻寒辰汐看着地上依旧痛苦移动的一人,缓缓走上前去,想到先前被这些人击杀的同门,竟无一个全尸,当真是残忍无比。

  她目光冷冷,淡淡说道:“是谁派你们前来?你们无端杀害这诸多灵兽,还有我冰族之人,有何目的?”

  那地上挣扎的人看着寒辰汐,眼中似有痛苦,愤怒,听到她的问话,口中咿呀说了几句。

  寒辰汐虽然听不懂是什么话语,但看此人表情,也能猜出不是什么好话。寒辰汐眉头微皱,眼中寒光一闪,说道:“你若是不说,就别怪我剑下无情了!”说罢,手中短剑斜指向地上那人。

  哪知地上那人竟似乎丝毫没有惧意,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但见此人身材高大,相貌丑陋,不似普通人类种族。

  只听那人用有沙哑蹩脚的人类语言说道:“你...要杀便杀,我们隐族本就数量极少,今日却在我的带领下,死了十多人,我已再无颜面回去见族人了。唉,都怪我......”说罢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发出痛苦的一阵笑声。

  寒辰汐口中轻哼一声,神色冰冷处更带几分动人,冷冷说道:“你们隐身一族,向来善于隐身刺杀,出手必将人置于死地,不留全尸。你们动手杀人之时,可有想过有今日么?”

  那人哀叹一声,一时默然,顿了顿,说道:“这...圣元大陆,已经不是以前的圣原大陆了。你们...冰族...炎龙...木旦族...在不久的将来,便有灭顶之灾...”说罢,两眼微闭,似乎有就死之意。

  寒辰汐也是一怔,急忙问道:“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但无论寒辰汐如何逼迫,那人也不再说一个字,只是不时看着地上死去的同类,抬头看着远方,似乎面对着自己的族人。

  又过了许久,寒辰汐竟拿这人毫无办法,心想即便是把他抓回族中,严加拷问,也可能得不出什么信息,当下还是快些赶回族中,将方才这人所说的话向长老禀报,想来他们应当会有些主意的。

  寒辰汐看着地上的尸体,只对方才那人冷冷说了一句:“你走吧!”说罢白影一晃,向北而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