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论漩涡一族与写轮眼的适配性 > 第58章 诡异的石碑
 
绯桃随着密道缓缓下行,越往下走越黑,她拿出手电筒照明,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才终于走到密道的尽头——一间密室。
密室大小约三十平,朝南的那侧有一块石碑,背后的墙上是宇智波一族的团扇标志,整个房间有些阴冷潮湿,墙壁上似乎还能看到壁虎和蜘蛛的身影。
毫无疑问,这里是他们的集会场所。
绯桃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既然有这样地方的存在,那么就代表这里也许曾经发生过什么,不然佐助也不会半夜跑这里来。
他们是在谋划什么吗?总不至于是家族联欢会,还是妇女茶话会?那么这里唯一能给出信息的就只有那块石碑了。
绯桃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却发现面前的石碑上写着很诡异的图案,这文字不像是现行的日语或者汉语,倒更像是六道封印术里的文字。
封印术式?
可是,她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却连一个字都读不出来,看上去熟悉却一点规律都没有。
奇怪,不应该啊。
六道仙人留下的封印之书的文字她见过不少,而且一般也能联系上下文猜个大概,而这些文字倒更像是把那些封印文字打碎了重合组合一般,逻辑不通,根本无法推敲。
这就是他们的秘密吗?
见鬼了。
那么佐助也是为了这些文字来的吧。
绯桃环顾四周,也没有更多的信息,那还是只能靠这个文字。
她拿出纸笔将整个石碑抄写下来,就连上面细碎的划痕也没有忽略,谁知道是不是故意留下来的,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段话关系重大。
绯桃从南贺神社出来后就直奔木叶病院,果然佐助还跟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在病床上躺着,绯桃假装什么也没发现推开门偷偷看了两眼,而床上的佐助也假装不知道绯桃在查房。
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
绯桃猜测,也许那东西需要特别的方法才能看懂,比如:写轮眼。
毕竟是他们一族的东西,用特殊的血继限界才能解读倒也正常,就是不知道在他们眼中这段话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意义。
她又不能把这东西拿去问佐助或者卡卡西,卡卡西先不说,佐助这个封闭的小鬼头没准会给绯桃一顿揍。
佐助非常珍惜宇智波一族的荣耀,所以绯桃不敢。
她需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解读,或许其中的内容就与当年的事情有关,不然佐助不会这么执着去看,这个方法,其实她自己也没什么头绪,想破了头应该也只能从封印之书下手。
第二天白天,绯桃去看佐助的时候小樱已经在了,两人依旧是一语不发,或者说是小樱竭力想找话说可是佐助还是沉默不语,气氛也变得很凝重,就连绯桃都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早上好两位,今天天气不错,昨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雨啊。”绯桃在路上给佐助买了一份小米粥,纲手说他才醒过来身体太脆弱,吃东西也要吃一些温润养胃的。
她把粥放到床头的桌子上,正准备说话就听佐助开口:“你不恨他吗?你恨他吧。”
“所以你想说什么?”绯桃伸腿从后面勾过来一只椅子,她反靠在椅背上,那双紫得深邃的眸子望向佐助,而佐助也看向她。
“你喜欢止水尼桑的对吧。”他知道的,绯桃从以前就一直借着各种机会接近止水,还总是在止水面前表现出一副淑女的模样,他不是小孩子不可能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所以,你能懂我的对吧,他杀了止水。”
为了那双万花筒写轮眼,为了那力量,不只是止水,还有那些族人,都只是他测量自己器量的工具罢了。
止水?小樱有些不明所以,这个人又是谁?这里说的那个他又是谁?那么,卡卡西老师一直不肯说出口也是因为这个止水吗?
还是先前的感觉,她总有些被排除在外的疏远感,想来也是,自己或许真的不够了解佐助,也不够了解鸣人。
也许在之前绯桃真的会这么认为,但是结合最近的事情,她有些不确定,“止水桑,不是他杀的。”
先前或许还有些犹豫,可在见过鼬之后,她便觉得不会是他做的,而这之后似乎有更大的阴谋,她早就不是孩子,做事也不可能随心而为。
不要以感情论事,她要的是真相,要的是证据。
第一,他没有动机,也可能是目前掌握的情报无法得出他的动机,他能从杀死止水身上获得什么吗?这个有待商榷。
第二,那天绯桃问他的时候,尽管掩饰得很好,可绯桃仍能看出一瞬的愤怒与悲伤,从感情上来说,不符合杀人者的表现。
第三,如果他是凶手,那么抛尸南贺川再留遗书这样的处理方式,太过愚蠢,以他和止水的关系,很容易就会被怀疑上。
想来,这件事本就很蹊跷,当年宇智波一族和木叶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止水的尸体,最后竟然以自杀定论,写轮眼的秘密当真能如此简单地放过?
或许宇智波一族早就找到了尸体,只是没有说出来,又或者有其他人找到了尸体,故意施压让他们匆匆结果。

“你凭什么相信他?你凭什么相信一个凶手?波风绯桃,那里只是我的家吗?我以为那里也曾是你的家。”
佐助记得每一次绯桃来的样子,美琴也常说她是好友的孩子,所以她会经常来,所以会把她当成亲女儿看,所以为什么不恨那个男人!
是忘记了吗?还是麻木了?
“我家不是那里,”绯桃站起身来,“我以前就说过,那里不是我家,我只能说我觉得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你现在最好冷静点,我知道你受了刺激,你好好养伤。”
“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佐助越说越激动,但是突然就像是所有的情感都闭塞了一般,他沉默着低下了头。
现在跟绯桃说这些有什么用?
似乎是察觉到什么,绯桃没有继续离开,“你受伤那天我遇到他了。”
听到这话,佐助连忙抬头看向绯桃,他知道的,绯桃的忍术很特别,能将封印术直接用于战斗,在这种情况下她跟那个男人之间谁会更强?
“即便只是很短暂的交手,但我猜测,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至少现在不是,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怎样报仇?好好休息,别多想了。”绯桃现在被佐助这样一说心里更乱了。
所以,她真的很想问出“你又是为什么要去南贺神社”“那石碑到底又写了什么内容”,可她还是忍住那样的冲动,只是转身离开。
绯桃离开后佐助并没有冷静,而是更加的烦躁。
连绯桃也不是他的对手吗?
弱,他们都太弱了,他们都没有这个能力杀死那个男人!
【是的,佐助君,能帮助你的人只有我。】
耳畔似乎传来了大蛇丸的声音,而这一次,佐助似乎被蛊惑了。
为了复仇,为了当年的家,他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
——
(/_\)下一次一定整个爽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