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顾瑾沈青松 > 第1783章 拖延
 
刘希冉将顾瑾送出门去,面上已经没了之前的慌张焦急,带着笑容感激顾瑾。

还让拉着顾瑾的手说,“阿姨,今天的事情真是多亏了有你在,要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自己能信得过谁,现在好了,只要我爸能健健康康的,我就能放心了。”

刘夫人立刻上前,问说,“顾医生,我老公是什么病啊?”

顾瑾说,“是陈年旧疾引发的风寒,来的猛烈了些,所以才会昏迷,我已经给他检查过了,针灸之后再吃几天药,就没有大碍了。”

刘夫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面上却立刻高兴地笑说,“那真是太好了,我就说他一定没事。”

“那我就先不打扰了,明天再来给刘老板诊治。”顾瑾告辞。

沈念也说,“既然没事,我也回家去了,外婆还担心呢。”

“告诉外婆已经没事了,过两天我爸病好了我就去看她老人家。”刘希冉笑道。

“好。”

刘希冉嘱咐刘凤亲自把沈念送出家门去。

几人一走,刘夫人立刻上前,“我去看看你爸爸。”

“等等。”刘希冉拦在房门前,面色冷淡,“刚刚顾医生已经交代了,我爸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不让外人打扰,你还是先回去吧。”

说完,看也不看刘夫人,抬步往屋里去了。

“刘希冉,你别这样嚣张,这里是刘家,你爸爸是我老公,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凭什么不让我见他?”刘夫人立刻怒声叫喝。

回应她的是刘希冉将房门关上“砰”的一声重响。

刘夫人气的脸色铁青,见房门外守着两个脸色铁青的保镖上,又不敢硬闯,愤愤转身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刘若楚回到刘家。

刘夫人见她一个人回来的,不快的说,“王宏利呢?”

“今天家里有几个人过来给王宏利道喜,他喝多了醉酒,到现在还没醒呢。”刘若楚语气埋怨,眼睛里却带着几分得意。

“刚才刘希冉把顾瑾送走了,看他们那样子,你爸又没事了似的,刘希冉还笑呢。”刘夫人道。

刘若楚惊说,“不会吧,前几个医生不都说活不过两天吗?都说沈念这个妈妈很厉害是个神医,难道她还能能起死回生?”

“不可能。”刘夫人肯定的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不定是故弄玄虚,你爸已经病成那样了,死定了。”刘夫人目光阴狠。

“那她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刘希冉不让我进屋里看你爸,这里面定是有鬼。”刘夫人眼珠转动,“只要进去看看,就能知道了。”

……

沈念回家里,让外婆别担心,之后顾瑾在沈念耳边念叨了几句,她便和顾瑾一起背着背篓进了山。

回来后又从唐省老家带过来的一颗年久的前年灵芝拿了出来,带着从山谷里采来的灵草回屋。

一直到天黑才出来,看了看沈侯易今天写的字,又帮外婆做饭。

吃了饭,照旧进屋子忙去了。

阎安然一家过来乘凉串门,还以为沈念不在家。

“念念啊,从下午回来就一直在屋里忙,让她忙吧,咱们不去打扰她。”江颐笑道。

院子里几家人说笑到夜深了才散,江颐见沈念还闷在屋里,过去敲了敲门,“念念,天不早了,先睡觉吧,明天早起再忙。”

沈念开门走出来,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精油味道,她伸了个懒腰,笑说,“饿了,外婆,有吃的吗?”

“有,厨房里有晚上蒸的玉米蒸饺,还有凉粉,我去给你盛一碗来。”江颐慈爱道。

“我和外婆一起去。”沈念挽着江颐的手臂往外走。

“刘希冉她爸怎么样了?”江颐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很快就会好的。”沈念轻笑。

“刘希冉一个人在家,你多去刘家陪陪她。”

“嗯,明天一早我就过去。”

沈念吃了一碗凉粉,洗澡后回房,一直又忙到晚上两点多才关灯休息。

第二天一早,沈念让卫潜开车送自己去刘家。

到了刘家,刘凤出来接沈念进去,告诉她,刘希冉一直守着刘老板,一晚上没离开。

沈念过去,见刘家外多了很多佣人,刘凤悄悄告诉她,是王宏利从王家带来的人。

沈念眸色一冷,“王宏利来了?”

“没来,只是派了人过来。”刘凤低声道。

两人说着话进了屋子,刘希冉立刻从卧室里面出来,勉强一笑,“念念。”

“你爸爸怎么样?”

“还在昏迷,不过昨晚没咳血。”刘希冉一晚上没怎么睡,脸上看着很憔悴。

沈念让刘凤去端些补品和吃的东西来,担忧的说,“让佣人守着吧,你这样下去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我爸都这样了,我哪里还能顾得上别的。”刘希冉低沉道。

沈念不知道怎么劝她,“等下你吃点东西休息,我替你守着。”

“嗯。”刘希冉点头。

刘凤端了鸡汤和一些清淡的菜来,由沈念看着她,多少吃了些。

“你看到外面那些人了吗?”刘希冉扫了一眼窗外。

“看到了,不必理会。”沈念淡声道。

刘希冉冷笑,“我爸还没死,那母女两人已经开始惦记分家产的事了,还把王家人找来,这样肆无忌惮,是笃定了我爸一定会死吗?”

“看好了伯父,然后别让他们别接近这里就好。”

“是,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他们进这屋子。”刘希冉眼睛里都是血丝,眼底发青,“可是顾阿姨说我爸只能拖延十天八天,万一他真的……”

“不会的。我妈妈会有办法的,而且昨天我们已经想出来办法了。”沈念抚了一下她肩膀。

刘希冉知道沈念是安慰她,含泪点了点头。

吃完了饭,沈念让刘希冉去睡觉,自己在屋子里守着,刘希冉的确累了,又不肯离开,便在沙发上蜷缩着身体闭目休息。

沈念找来扩散香味的东西,从身上拿出昨晚做好的精油,倒了一点出来。

香味袅袅升起,在寂静的屋里氤氲飘散,不过片刻,刘希冉便陷入深眠中。

沈念查看了一下刘老板,之后便坐在沙发的另一头,随后拿了本书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