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盖世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竖起反旗
 
虞渊微笑道:“你就不怕事后被你家宗主问责?”

“浩漭天下的格局,都快被你给颠覆了,我还需要顾忌那么多干嘛?”

周苍旻目光如炬,盯着虞渊看了又看,忽叹了一口气,说道:“上次见你的时候,也没这般恐怖。你在灰域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你变得如此的强大?”

虞渊才欲讲话时,突然看到了清冷的月亮之上,那道熟悉的红衣身影,不由惊讶地询问:“她怎会也在天外?”

“宗主担心浩漭的内战,有可能会波及到她,所以就提前唤她出来了。”周苍旻解释了一句,“也是怕她犯傻,害怕她知道你出事以后,会不顾一切地去就你。唤她来天外,也是一种对她的保护。”

“没想到你们的秦宗主,倒是还不错。”虞渊愕然。

秦珞深得魔主檀笑天的器重,他的一席神位,也是檀笑天给他极力争取而来的。

对秦珞这个人,虞渊没什么特别的好感或者恶感,可他听周苍旻这样说,知道秦珞对辕莲瑶如此照顾,暗暗点了点头。

只要秦珞不作死,不拼命要和韩邈远共进退,他倒是可以网开一面。

“现在不是你我叙旧的时候,你帮忙照看好她,别让她出事。”虞渊轻声道。

“你多虑了。”

周苍旻摇了摇头,凑近界壁再看了一眼浩漭,说道:“他老人家呢,还没卑劣到要擒拿辕莲瑶,去威胁你和神魂宗的地步。这么跌份的事情,自诩名门正派的家伙,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做得出来的那些人,现在恐怕也没有这个胆量了,所以你尽管放心。”

“唔!”

一看辕莲瑶裹着“红魔钟”,从月亮之上飞出,急匆匆地要来,周苍旻微一皱眉,道:“我去让她别到处瞎跑。即使韩邈远落败了,还有剑宗的林道可,千鸟界的战斗结果没出来前,可不能冒失。”

周苍旻飘然而去。

没多久,虞渊就看到他将飞出月亮的辕莲瑶,又给劝了回去,不让辕莲瑶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在天外相见。

周苍旻的确是为辕莲瑶好。

“韩先生!”

没了后顾之忧的虞渊,冲着界壁高喝,他震耳欲聋的声音,如天神敲打的擂鼓,透过了界壁和厚厚的云层,送达到了天源大陆的玄天宗。

破开的窟窿口,那炸雷般的喝声,令玄天宗所有人为之色变。

沉吟许久的韩邈远,在身躯微震后,突然就醒了过来。

他低头看向曹嘉泽,还有如林煜,广鸿、任云般的自在境大修,望着悬空宫殿岩壁的裂痕,目光最后停留在了秦珞的脸上。

“你怎么说?”韩邈远问道。

秦珞干笑一声,道:“我还是听您老的。”

“很好!”

韩邈远点了点头,又斜了一眼依然停留雷宗的祖安,眸中的厉色一闪而逝,“等林道可和檀笑天任何一个归来,你祖安便要碎裂神位。”

雷宗上空云层中,祖安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后,不怀好意地说道:“你要是仙逝在了天外,林道可和檀笑天两人回来,也未必会对我动手了。”

“放心,我死不了的。”

韩邈远冷笑。

呼!

他那庞大的神之影像一收,落入了“玄黄道旗”,如趁着龙卷风扶摇上天。

浩漭天地间的灵气,从八方滚涌而来,如条条江河溪河,纷纷流入到了“玄黄道旗”,让龙卷风般的“玄黄道旗”疯狂鼓胀了起来,且变得越来越大。

“浩漭灵气非你一人的。”祖安冷哼。

“我只是暂时借用。”韩邈远回应。

龙卷风般的“玄黄道旗”渐渐升天,裹挟着偌大一个浩漭,近乎四分之一的灵气,要在外域星河同虞渊真刀真枪一战。

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天源大陆和寂灭大陆,这两块大陆的灵气最为浓郁。

韩邈远对天地灵气的抽取,使得这两块大陆的修行宗派,还有他们的宗派阵列,都受到了牵连。

“他也太霸道了点。”

“是啊,他挪移浩漭的天地灵气,为他玄天宗的阵列服务也就罢了。此刻,他玄天宗的阵列已毁,他竟然还要带上浩漭辛苦转化的灵气。”

“可这些年,他不是一直如此吗?”

不满玄天宗的那些宗门势力,如通天商会和器宗,血神教、星月宗般的修行者,感受着灵气的变化,都在轻声指责。

……

“灵气的分布和聚拢,和本源神位的归属,凭什么由他韩邈远来定夺?”

通天商会的君宸,满脸怒容地瞪着登天的韩邈远,手中的竹笛扬起,胸襟处群星闪烁,似要蓄力拦截。

哗!

一圈星辰形成的光环,在君宸脑后浮现,如一方璀璨星河。

“你先冷静冷静,他的对手可不是你,至少现在还不是。”器宗的胡繁笑着劝说。

“不错,我们都不用急切,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殷铁花知道点内幕,她也让大家安静,好好地看下去,轻笑着说:“浩漭,千鸟界,还有灰域,然后是深黯星域。甚至在更多星空禁域,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动\乱,我们真不必急切。”

此言一出,众人都露出思索的表情,想她这话的深意。

石景儿张口想说话时,神色一震,突看向临近的恐绝之地和彩云瘴海。

恐绝之地和彩云瘴海乃浩漭的禁地,这两个奇怪的区域,地心如突生吸力。

朝着虚空中流逸的天地灵气,不仅诡异地止住了,还将一部分被韩邈远“玄黄道旗”聚拢走的灵气,给猛地拉了回来。

商会和器宗的两拨人,眯眼去看,如看见两道浓郁的灵气长河,从高空的“玄黄道旗”灌泄下来。

“韩邈远的权威遭受挑战了。”

一脸猥琐的冯钟,轻抚着山羊胡眉开眼笑,显得颇为高兴。

……

“它这是何意?”

鬼巫宗的深谷中,玄漓漂浮在半空,先看看紧挨的彩云瘴海,又望了一眼恐绝之地方向,道:“它拒绝韩邈远牵扯那两方世界的灵气,是准备向神魂宗靠拢吗?”

袁青玺和潋婧满脸的茫然,同样感到惊奇。

恐绝之地阴气浓郁,可也蕴含着天地间的灵气,而彩云瘴海除了污浊的剧毒和瘴气外,灵气更是丰沛。

这两方小世界,暗

中和阴脉源头息息相关,也是它所能掌控的地界。

在韩邈远急需力量,从整个浩漭聚拢灵气的时候,阴脉源头竟然唱反调,不允许韩邈远从它掌控的两个地界挪移力量,这意味着什么?

玄漓等人看向了幽瑀。

“那本就是我们的灵气,要是给韩邈远敛取了,才说明我们和他是同路人。”

幽瑀心中雪亮,和它悄然沟通了一下,为那三人解惑:“属于我们的灵气,不让韩邈远带出去,正是它保持中立的一种态度。”

“中立么?也好也好。”袁青玺忙点头。

玄漓默不作声。

一声高昂的兽吼,从乾玄大陆的荒神大泽传出,一簇簇云团般飞天的灵气,刚刚脱离了大泽,又重重地沉落下来。

蓬!

灵气云团爆开,重新散逸在大泽各方,也未被韩邈远抽离。

“荒神的子嗣!”

能听到这声兽吼的,都知道荒神虽在外域协助妖族征战深黯星域,可他的血脉后裔一直在大泽深处。

他的那个后裔,早就到了九级巅峰的血脉,离晋升为妖神仅差一步。

荒神的寿龄本有极限,他本来就打算在他寿终正寝时,将属于他的本源和神位,传承给他的那个孩子。

这件事,浩漭的至高妖凤始终没点头,两者在此事上也有分歧。

荒神后来和神魂宗交好,和太始暗地里接触,是神魂宗那边答应了下来,并承诺会帮助实现两位妖神的更替。

他子嗣的一声低吼,让那些冲天的灵气,也是急转直落。

韩邈远“玄黄道旗”聚拢的天地灵气,又因此少了一分。

“还有我!”

祖安哼了一声,从雷宗瞬间回归临天峰之巅,冷冷看着高空中,慢吞吞向界壁而去的巨型“龙卷风”,喝道:“韩前辈,我能够做的不多,但扯一扯你的后腿,让你不痛快,我还是能做到的。”

哗!

一道道灵气柱,从那巨型“龙卷风”内垂落,被祖安拉回临天山脉。

恐绝之地,彩云瘴海,荒神大泽,临天山脉,浩漭这四方疆域辽阔,灵气充沛的大地,都竖起了反抗大旗,拒绝被“玄黄道旗”和韩邈远夺取灵气。

唯有封神的祖安,那位血脉和荒神全然一致的妖王,还有阴脉源头般的存在,还要在自己的辖境领地,才能阻止天地灵气的流失。

其余的宗派势力,禁地和圣地,便是不满韩邈远的剥夺,也没能力做到这一步。

“好!很好!你们很好!”

虚空深处,连番遭受灵气流失的韩邈远,在巨型的“龙卷风”深处,看着下面四块大地,沉着脸冷哼了几句。

嗖!

“玄黄道旗”终于越过界壁,从浩漭大世界冲入到星空,韩邈远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斩龙台,手握擎天之剑的虞渊。

大日明耀,圆月清冷,分处浩漭左右两侧。

烈日中没秦珞,可那一轮月亮上方,却站着各大宗派的阳神、自在境修行者,还都在紧张地看着他。

那些望来的眼神,和往昔相比,似乎少了几分敬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