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88 番外三 标记(上)
 
陆闲庭最近很颓丧。

他和叶雨潇出门逛一趟街,结果孩子就被折腾出来了。虽然过程有惊无险,但孩子还是在保温箱里躺了两个月。这期间叶雨潇也一直躺在床上休养,他作为唯一能跑能跳的人,自然接受了陆家和叶家长辈们的轮番指责。

曹苑抱着刚从保温箱里放出来的小眷眷,逗了一会儿后就递回给床上的叶雨潇,道:“你要不要想个办法再开解下闲庭?你看他那颓丧的样子,阿延都说看不下去了。”

叶雨潇把小眷眷换到右手来抱着,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宝贝,忍不住在那白净的额上亲了一口:“我劝过了,但是没用。他一直都很自责,总认为是他又害了我和孩子。”他无奈的看向曹苑:“不如你帮我想个办法吧。”

今天是他和女儿出院的日子,一会儿两家的长辈就该来接人了。曹苑和贺延提前来祝贺,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陆闲庭又站在窗边走神,叶雨潇则是换好了外出的常服,正坐在床上逗孩子。

这幅景象在这两个月来已经发生很多次了,贺延给曹苑递了个眼神,曹苑便走到叶雨潇身边去打招呼。

贺延走过去,不知和陆闲庭说了什么,陆闲庭便跟他离开病房了。

“这是心病吧,还是要让他开心起来才行。他平时有什么娱乐爱好?”曹苑问道。

叶雨潇轻轻摇着胳膊:“他以前喜欢出去喝酒的,后来跟我和好后就都待在家里了,应酬也减少了很多。”

“这样,既然你和孩子都恢复健康了,不如我们搞个野营吧,在外面住一晚那种?”

“要带着孩子去?”叶雨潇担忧道。

虽说小眷眷已经恢复健康了,还是得小心养着的,医生的建议是暂时不要带到公众场所或者野外去。

“不带,把孩子留在家里,你和他过二人世界。不过你舍得孩子么?”曹苑也是过来人,很明白刚做父母的心情。

叶雨潇看了孩子一眼,心里很纠结。小眷眷一出生就躺进了保温箱里,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他都只能隔着玻璃遥望。这种心情不但折磨着陆闲庭也折磨着他,如今好不容易熬过去了,要他和孩子分开一天一夜他肯定不舍。

只是想起陆闲庭那个样子,他又放不下心。

这两个月来陆闲庭在他面前总是强打笑脸。一开始他精力不济,大部分时间都昏沉沉的睡着。后来等他恢复了,发现陆闲庭还是小心翼翼的。就好像他是一个瓷娃娃,稍微热一点的汤水都怕他烫到,更别说他想下床去走走这种要求了。

叶雨潇说过很多次让他别这样,说那次不过是个意外,谁也没想到好好的孩子就出来了。不过陆闲庭似乎被吓怕了,经常做噩梦。不是梦到上次鹿灵把他逼到高塔上,就是梦到他在车里流产。

叶雨潇看着心疼,却没办法说服他,只能盼望着孩子赶紧恢复健康,这样陆闲庭也能放宽心。

他犹豫了一会,对曹苑道:“我想想吧。”

=====

半个月后

曹苑正在家里陪儿子搭乐高,忽然接到叶雨潇的电话:“你和贺延最近什么时间有空?”

“那我要问问他,怎么了?”曹苑把手里的积木放下,听叶雨潇道:“你上次提的野营我想去了,想问问你们最快什么时候可以。”

曹苑让他等等,打开门往三楼的书房走去。贺延就在书房里办公,曹苑进去后问他时间,他看了下工作机,道:“就后天吧,刚好是周末。”

曹苑把时间跟叶雨潇定下,又问他陆闲庭是不是还是老样子。叶雨潇的声音很疲倦:“是啊,一直没有好转。”

“怎么会持续这么久?”曹苑惊讶道。他一直以为陆闲庭不过是出于愧疚的心理,毕竟叶雨潇怀了两次孩子都波折不断,不过正常来说这种心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除的。

“他也不肯去看心理医生,我只能把他的情况和医生说。医生分析他这是心病,建议多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叶雨潇叹着气。

曹苑想了想,道:“雨潇,我问个私人点的问题你别介意。”

“嗯。”

“孩子生下来后,你们有没有……做过?”曹苑委婉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十几秒,叶雨潇的声音才传了过来:“没……”

曹苑继续问:“那离你下一个发情期还有多久?”

又是好几秒的安静,叶雨潇尴尬道:“我也不确定。之前很久都没来过了,不过郑思域说快了。”

曹苑明白了,他让叶雨潇别担心,野营的事自己来安排,又约好了明天出门的时间后就挂了电话。

他回到书房里,担忧的看着贺延:“你说陆闲庭是不是萎了?”

贺延正在喝咖啡,听完差点喷在了文件上。他不满的瞪着曹苑:“他萎不萎关你什么事?”

曹苑一看他这样心情就好了,绕过桌子腿一伸就跨坐在他腿上,勾着他的脖子道:“我关心雨潇的幸福啊,你想到哪去了?”说完还故意往前坐了点,压住了贺延那里。

贺延被他挑逗的无心工作了,索性开始啃他的脖子:“所以呢?你想到怎么帮忙了?”

曹苑抓着贺延的头发,把他往自己胸口压去,戏谑道:“没想到,你给我点灵感吧。”

贺延顺着他的动作咬了上去,虽然隔着T恤的布料,还是让曹苑如过电般抖了下。贺延托着他的屁股站起来,他将腿盘在贺延的腰上,身体随着走动而轻轻颠着。

书房有张很大的沙发床,以前是给贺延办公累了休息的,自从曹苑搬进来后,这张床就的使用方式就变了。

贺延把他放在床上,正要压下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太具特色了,两人同时僵住。贺延叹着气:“你进来的时候锁门没?”

曹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果断的把身上的人推开了:“锁不锁有区别?”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那混世小魔王猛地打开书房门,一冲进来就哭丧着脸喊道:“妈!我的乐高机器人塌了!”

=====

第二天早上,叶雨潇给眷眷喂完奶后就把她交给了奶妈照顾,回房换好衣服后就和陆闲庭一起上了车,开到城郊的西里营地。

这座营地是日亚最好的野营场所,因为收费昂贵,所以不像一般的营地人多拥挤。提供的房车也是目前同类型里最宽敞的型号,每座房车之间的间隔也远,在私密性上有很好的口碑。

曹苑租了相邻的两辆,在叶雨潇和陆闲庭抵达之前就把手续都办好了。也在前天晚上和贺延一起去了超市,买了不少食物和必需品来。

这里有专门的烧烤区,等他们把行李都放好后,曹苑便在前面带路,先去烧烤区解决午餐。

陆闲庭的兴致不高,视线总是粘在叶雨潇身上。不管是给叶雨潇烤吃的,还是监督他不能喝冷饮碰生冷的东西,可谓是无微不至的同时又过分小心翼翼了。

贺延也在给曹苑烤鸡翅,曹苑百无聊赖的喝着冰啤酒,看那俩人相敬如宾的处着,没一会就觉得累了。

他一个外人看着都累,何况身处其中的叶雨潇。

“阿延。”曹苑凑到贺延耳畔:“等等给他们制造点单独相处的机会吧。”

贺延正认真的给鸡翅膀涂着蜂蜜,做最后的加工,闻言便道:“你想干嘛?”

曹苑冲他挤眼睛:“这里有座很出名的绿龙潭,风景很美的。等等吃完了我们和他们一起过去,然后分开来逛?”

贺延打量了那两人一眼,低声道:“你这样安排就能让陆闲庭放下心结?”

“那就要看雨潇怎么做了。”曹苑伸了个懒腰,抬起手臂的动作拉动了衣服,把腰露出来了。贺延拉下他的衣摆,等他笑眯眯的靠过来后就把鸡翅递到他嘴边:“吹吹再吃,很烫。”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饭后的散步自然是往曹苑安排好的路线去。

绿龙潭的风景很美,在一片幽谷的深处,往返都是同一条路。它属于西丽营地的景区,但因为山路陡峭,所以游客不多。曹苑给每个人都备了登山杖,雨衣和防滑鞋套,拿着GPS就进山了。

叶雨潇生了眷眷后调养了两个多月,身体比以前好了不少,这种登山的运动也没觉得吃力。反而是曹苑体力不如他了,走了半个多小时就靠在树干上累的不行了。

叶雨潇知道这是曹苑在制造机会,就提议让他和贺延在这里休息,自己和陆闲庭先走一步。

陆闲庭担心他再走下去也会累到不行,但拗不过他兴致勃勃的,只得边走边看着脚下,不时的提醒他注意。

又走了半小时左右,叶雨潇看了眼GPS,指着前方一个山坡上的弯道:“拐过去就是了。”

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是条湖边栈道,沿着一侧垂直的山壁而建,已经能听到远处的瀑布声了。

叶雨潇兴奋的看着陆闲庭,眼中凝聚的光显得粲然而生动。

自从怀了眷眷后他就没有再出门玩过了,今天好不容易回到大自然的怀抱,这份喜悦的心情真的难以控制。陆闲庭站在他身边,欣赏着四周绿意盎然的山景,也露出了久违的笑:“这里真的很美。”

叶雨潇让陆闲庭给他拍照。

他靠在栈道边上,下面就是绿宝石一样澄净的湖面。他穿着一身白,犹如一片云倒映在陆闲庭眼里。看着镜头中那张清秀而明俊的容颜,陆闲庭忍不住弯起嘴角,按了十几下快门。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拍,陆闲庭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多了起来。叶雨潇稍微放下心来,想来曹苑的办法还是有效的,就是要带陆闲庭出来放松,否则再这么待在家里真的会闷出毛病。

不过爬了一段栈道后,叶雨潇脚步开始慢了下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终于累了,他喘的有点厉害,手脚也发软。陆闲庭拉着他坐在台阶上休息,把保温杯里的枸杞红枣茶倒出来给他喝。但他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开始脱外套。

“穿着,你出了那么多汗,吹了山风会着凉的。”陆闲庭不让他脱。

叶雨潇手腕上绑的运动毛巾已经很湿了,他让陆闲庭拿条干净的给自己擦,话刚说完就觉得心跳也变快了,有种律动失常的错觉。

随即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摇晃了,某处隐秘的地方更是传来了麻痒感。这种久违的熟悉让他猛地想起了一件事,他惊惶的揪住了陆闲庭的手,额上的汗滚落到眼角,把睫毛都洇湿了。

陆闲庭不知他怎么了,急忙把他抱到怀里来。见他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正有气无力的看着自己,动了好几次唇才艰难道:“抑……制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