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80 chapter.80 “我一刀下去,你就别指望他和野种能平安了!”
 
“走快点!再慢吞吞的就把你推下去!”鹿灵一手揪着叶雨潇睡衣的领子,一手拿着水果刀威胁道。

这把水果刀是叶雨潇桌上的,他刚才趁着曹苑下楼的时候推门进去。叶雨潇刚吐完,精神恹恹的也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得手了。

鹿灵刚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贺延和曹苑站在电梯前面,曹苑手里抱着一束白百合,贺延手里拿着几袋礼品,两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贺延之前收购丽丰的事传的沸沸扬扬,鹿灵当时就在剧组,自然也听过贺延是为了叶雨潇才给陆闲庭小鞋穿的。此刻看到贺延出现在这,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错。

他戴着帽子和口罩,用买来的水果篮掩饰身份,竟然也没被人看出来,一路跟在后面发现了病房位置。

他本来是想着偷拍几张叶雨潇和陆闲庭亲密的照片就走,可是贺延刚进去就提到了他的名字。他顿时竖起耳朵来听,然而有护士往这边走来了,他只得先离开,到安全通道去等候时机。

他等了没多久就发现陆闲庭和贺延一起离开了,过了一会曹苑也出来了。他拉低帽檐,拿着水果篮走到病房边上打量了眼,果断的开门进去。

叶雨潇背对着门躺着,听到声音便转过来,还没看清鹿灵的脸就见他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指着自己。

鹿灵一看到叶雨潇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他狼狈的像过街老鼠,什么都没了,还被赵邈打了一顿要赶出国去。叶雨潇却高床软枕,有那么多人关心,还跟陆闲庭有了孩子??

这样悬殊的境遇让他想起了《狂澜进行曲》。

那是他接的第一部电影,却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也不知是他误入了侯悦的人生,还是说侯悦根本就是他。即便摆脱了垃圾一样的过去,也没办法踩着林忆恒走向辉煌。

侯悦最终失去了林忆恒赋予他的一切,就像黄粱一梦,醒来后还是在那个又臭又脏的世界里,仰望着永远都不可能再拥有的黎明。而他,如果不是遇到了陆闲庭和叶雨潇,也许会有更好的未来,也许现在早就大红大紫,坐拥金钱名利无数了。

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要遭受这么不公平的对待?!凭什么他费尽心机,都让那两人离婚了,最终却还是赢不过叶雨潇?!

这一刻,侯悦的影子像是依附在了他身上,将仇恨的种子浇灌的破土而生,终于令他失去了理智。

他狞笑起来:“出来,我有话问你。如果你敢惊动任何人,我立刻把当年给你看的裸照曝光给媒体,让陆闲庭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叶雨潇瞪着鹿灵,却没有做出任何求饶或反抗的举动。他掀开被子下床,穿上拖鞋,想要拿外套时被鹿灵喝止了。

病房外只有十度左右,他只穿着一件薄睡衣,刚出来就打了个颤。鹿灵没带他坐电梯,而是紧贴在身后用刀抵着腰,逼他往安全通道走去。

叶雨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鹿灵刚才的话里已经能猜到,当年给他发那条短信的人应该也是鹿灵。

这人处心积虑要分开他和陆闲庭,自然是想取代他。但陆闲庭没有让鹿灵如愿,现在还找人把鹿灵逼到了绝境。他不知道鹿灵是怎么找来医院的,可他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由着鹿灵摆布,否则这个孩子可能会和铃兰一样……

他的手护住了肚子,当年的失子之恨如海啸涌上心头。他很想现在就把鹿灵推下去,让这个人也尝尝看那种痛苦的滋味。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咬紧牙关,盘算着先脱身再说。

“快点!”见他脚步慢了下来,鹿灵不耐烦的又推了他一把。

叶雨潇脚下一踉跄,赶紧抓住扶手稳着,但不知是不是紧张的缘故,右小腿居然抽筋了。他疼的站不稳,只得道:“我走不动了。”

“哎哟,叶少爷是有多养尊处优?这才走了几层楼就不行了?要不要我把陆闲庭叫来背你啊?还是说你肚子里这块肉太重了,压得你两腿发软只想要人抱?”见鹿灵说着说着就拿刀对着自己的肚子拍过来,叶雨潇吓得立刻伸手去挡。

鹿灵这下没打算伤他的,可他这么一挡反而被划破了手背,滴了几滴血在地上。

见他横眉竖目,眼神像是要把自己吞了似的,鹿灵更不耐烦了,抓着头发把他摁在了墙上,拿刀比划着他的脸:“你这什么眼神?是不是想我在你脸上来几刀?哎这个主意不错,毁了你的脸,我看陆闲庭那**还怎么对你恋恋不忘。”

鹿灵狰狞着脸孔,生出的歹意将五官都扭曲了。叶雨潇知道不能跟他来硬的,只得想办法转移话题:“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你早就没有交集了!”

“我想干什么?不如问问你们想干什么!肖瑞那**是你们安排的吧?!”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面对鹿灵暴怒的神态,叶雨潇勉强镇定道。

“少给我来这套!我知道你跟陆闲庭在盘算什么。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既然你们敢这么害我,今天我就要让你们后悔!”鹿灵说完就拽着叶雨潇继续往上走。叶雨潇被他揪着头发拉扯,头皮火辣辣的疼,又忌惮他手里的刀不敢真的反抗,只得配合着上了天台。

鹿灵推门进去,四下扫了眼,天台上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他关上铁门,拉着叶雨潇往护栏边走去。

叶雨潇的小腿疼的伸不直,一拐一拐的,鹿灵嫌他碍手碍脚,干脆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了地上。

天台是坚硬的水泥地,叶雨潇摔下去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换姿势,只能用掌心和膝盖来缓冲力道。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小腹有些刺痛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见鹿灵蹲在了面前,那把刀又抵在了他肚子上。

“你俩都离婚了还搞出人命,这孩子就是野种吧。叶少爷,真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连没名没分的给陆闲庭生孩子这种事也干得出来。不过我倒是差点忘了,你是个omega,本来就有副下//贱的身体,就算你把姿态摆的再高也敌不过淫//荡的本性吧?怎么样,陆闲庭操//你的时候爽吗?”

鹿灵不可能真的拿刀扎他,只能在言语上极尽讽刺。叶雨潇脸皮薄,最受不得的就是羞辱,但这次他没有上钩,只是愤恨的瞪着鹿灵。

那双眼睛里像是藏着一座随时会喷发的火山,看得鹿灵心虚了,决定不再浪费时间。他拽着叶雨潇的手臂把人硬拖起来,往水塔的方向走去。

叶雨潇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被他推到墙边的铁梯前面。鹿灵拿刀指着他的腰,让他爬上去。

叶雨潇的体力已经耗尽了,抓着铁梯的手都在抖。他忍下胸口那阵想吐的感觉,不肯迈出腿。

鹿灵见他不动,便拿出手机飞快的按了几下,接着把屏幕伸到他面前晃了晃:“看到了吗?你不动可以,我现在一按发送,陆闲庭这辈子就别想再做人了。到时候你肚子里这个生下来,就该被嘲笑一辈子的野种,还有这种丢死人的父母了。”

=====

贺延和陆闲庭飞奔回病房,曹苑一看到他们就急道:“我刚问了值班台的护士,有人看到雨潇和一个人离开病房了,不过没看出异样就没有注意。还有,他的外套也在这里,应该没走远。”

陆闲庭看着那件雪白的外套,身体晃了晃,像是站不稳的退了一步。

叶雨潇不会没有交代就出去的。

他看向曹苑:“是谁看到他们的?和雨潇在一起的人长什么样?你马上带我去见那个护士!”

曹苑便带着二人赶去了值班台,见到了那个护士。陆闲庭让她详细回忆看到的过程,她大致描述了那人的身高和装扮,在陆闲庭问她有没有看清人去哪的时候她摇头,说当时有病人家属来处理点事,就没再注意。

陆闲庭又让她指出最后看到的位置,护士朝电梯那边一指,说当时走廊上也没其他人,所以不清楚他们是不是进了电梯。

陆闲庭立刻跑到电梯附近观察,电梯的位置在走廊尽头,旁边还有一扇虚掩着的安全通道门。

在听到护士形容那人的外形时,陆闲庭已经想到了鹿灵,毕竟那种身高不是alpha的。而且住院的事除了叶云声夫妇和他之外,也只有贺延跟曹苑知道了。

如果真的是鹿灵,那叶雨潇肯定不是自愿出去的,电梯里随时都会碰到人,鹿灵不可能拉着叶雨潇进电梯。

想到这,陆闲庭猛地推开安全通道的门,抓住扶手打量着上下的楼梯。

贺延和曹苑也进来了,不必陆闲庭解释,他俩也明白了问题所在。贺延道:“分头找吧。”

陆闲庭盯着楼上的方向,脑海中闪过了一件事。叶雨潇跟他说过,刚失去铃兰的时候,是在医院的天台上看到他那些不雅照的。

如果那件事也是鹿灵做的,那鹿灵会不会又一次……

想到这,陆闲庭连回答都顾不上了,迈开腿就朝楼上奔去。贺延见他忽然失控,只得拉起曹苑也往上追。跑了几层见他又停下了,蹲在地上不知在看什么。

曹苑体力不如他俩,靠在墙上直喘气,贺延弯腰一看,陆闲庭盯着的地方有几滴血。

“这不会是……”贺延的喉结滚了滚,接下来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

陆闲庭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更白了。等他终于推开天台的铁门时,却看到了肝胆俱裂的一幕。

叶雨潇站在通往水塔的铁梯上,已经爬到了十几米的高度。他只穿着睡衣,单薄的像是一张随时都会掉下来的纸片,而他身下就站着鹿灵。

听到动静的时候鹿灵转头看了眼,猛地举起水果刀抵在叶雨潇的膝窝上,吼道:“别过来!否则我一刀下去,你就别指望他和野种能平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