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70 chapter.70 “以后我只让你看,让你用,好不好?”
 
阳光从纱帘中穿透而出,在深蓝的地毯上描出了暗色的格子纹路。陆闲庭看着怀中睡的香甜的人,尽管不愿放开,还是轻轻抬起他的头,把酸麻的手臂抽回来。

叶雨潇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吟,蹭了蹭枕头继续睡。

陆闲庭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印下一吻,这才悄悄的起身,进了洗手间。

手机刚才响了好几次,为了不吵醒叶雨潇,他调到了静音,也没有立刻接起。现在一看,沈均和王浔都有打给他。

陆闲庭先回给沈均,问他怎么样了。

沈均正在开车,跟陆闲庭说已经堵到了潘雷拉。对方不肯说明这件事的原委,只是托他向陆闲庭道歉。

陆闲庭冷笑一声:“这不是早就该猜到的。潘雷拉以前跟我们也没什么交情,她不会偏帮我们的。”

沈均无奈的叹气:“这回真是白忙一场了。对了闲庭,雨潇不是和霍靖辰的关系很不错,你要不要让他去探探霍靖辰的口风?”

“没必要。姓霍的当初接近雨潇的目的本来就可疑,我不会让雨潇卷进这件事的。”

陆闲庭一口回绝,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沈均一愣,疑道:“你们这是和好了?”

陆闲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比起之前那副病恹恹的样子,确实精神了许多。他语气和缓了下来,道:“差不多了吧,至少把话都摊开来说了,他也答应了不会再躲着我。”

“这样就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雨潇的演出结束,我和他一起回去。”

“那《火力全开》我们就放弃了?”沈均拉起手刹,正要开门下车,忽然顿了一下:“哎,那不是林尔茶吗?”

“什么?”陆闲庭没反应过来,沈均隔着玻璃窗看着工作室楼下靠在电线杆前面的女孩,解释道:“林尔茶怎么会到我们这来了。你等等,我下车先问问。”

沈均走到林尔茶面前,笑着打了个招呼:“林小姐,怎么站在这里发呆?”

林尔茶立刻站直了:“我来找陆导,昨天我打他电话没人接,就冒昧来你们工作室了。”

沈均道:“你找他什么事?”

“听说你们之前谈的《火力全开》出了点问题,我这里有个新剧本,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兴趣。”林尔茶手里抱着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剧本了。

沈均惊讶的看着她:“谁的?你写的?”

林尔茶把鬓边的发别到耳后,不好意思道:“我这两年都没有写过电影剧本了,去年就花了点时间写了一部。题材和《火力全开》不太一样,但也是有大量动作戏。”

沈均把还在通话中的手机递给她:“你和闲庭说吧,我刚才就在跟他打电话。”

林尔茶接过手机,刚“喂”了一声就听到陆闲庭的笑声:“你这雪中送炭来得可真及时啊。”

林尔茶也笑了起来:“没办法,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潘雷拉那件事已经算是半公开了,想不知道也难。”

“那你就没想过把剧本给我会惹恼王松?”

“我和他一向没有交集,只是我这个剧本未必会合你心意。”林尔茶低头看着手里抱的牛皮纸袋,她这个故事发生在外国。是关于一个盗贼集团潜入国家艺术馆,通过高科技手法偷走了希波尼亚十六世纪王后桂冠,继而被国际刑警追击的故事。

套路有些俗,但这种题材讨好的地方并非剧情,而是拍摄手法。比起编剧的文字功底,更考验导演的能力。

陆闲庭知道林尔茶的才华,能出自她手的作品都不会差。当即便让林尔茶把剧本交给沈均,要沈均先发一份电子版给自己。

随后又打给了王浔。

王浔说王松这两天频频带着鹿灵和一些圈内人见面,也能看到赵邈的身影,看来《火力全开》定角的事应该没有悬念了,只差还没开新闻发布会。

比起电影被抢的事,陆闲庭更在意的是鹿灵以前伤害叶雨潇的事。

当时他没有给叶雨潇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一直愧疚着。眼下鹿灵抱了王松的大腿,王松又一直针对他,这两人始终是祸患。陆闲庭不想再忍,便问肖瑞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浔说这件事一旦捅出去就必须让对方没有脱身的机会,所以要尽量多收集以前的证据,还需要点时间,让他再耐心等等。

陆闲庭挂了电话,把脑袋伸到水龙头下面,拧开冷水阀门冲洗。不过刚冲了没两下水就被关上了,他抬头一看,叶雨潇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拿过墙上挂着的毛巾要给他擦。

陆闲庭把人抱到怀里,低头吻了下他的唇瓣:“怎么这么早醒了?”

他俩昨晚什么都没做,只是和衣而卧睡了一夜。尽管如此,叶雨潇的精神还是比以往都好,脸颊在洗手间的暖光下似玉般细嫩,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

他擦干陆闲庭头发上的水珠:“不要一起来就用冷水冲头,身体会受不了的。”

陆闲庭咧嘴一笑,鼻尖抵着他的鼻尖:“好,听老婆的,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叶雨潇还不习惯他这种态度,把脸转开了:“我刚才不是故意偷听你讲电话的,是洗手间的门隔音效果太差。”

陆闲庭不以为意:“没事,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叶雨潇担忧的看着他:“你在盘算什么?”

陆闲庭和他对视着,随后叹了口气:“之前拍《狂澜》的时候鹿灵伤害过你,那件事我欠你一个交代,必须得让他付出代价。”

叶雨潇垂下眼帘,看着陆闲庭领口的部位。锁骨上有两道指甲印,那是昨晚他们在接吻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抓的。看着这道暧昧的痕迹,他心里却生出一些不安来,总觉得现在的关系犹如在梦中一样不真实。

见他不说话了,陆闲庭以为他也在介意那件事,便捧起他的脸颊:“老婆,我知道以前欠你太多了,用说的没有意义。所以你等等我,我会让你感受到诚意的。”

叶雨潇抿着唇,视线和陆闲庭的交缠在了一起。那双曾经追逐了无数次也无法挽留的眼睛如今深情的凝望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心里的不安又加剧了些。他摇了摇头,靠在了陆闲庭的肩上:“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陆闲庭轻抚着他的后背:“什么?”

“当时我决定跟你离婚,有一部分原因是有人把你喝醉了的不雅照给了我,威胁我说不离婚就会公布出去。”

闻着陆闲庭颈间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叶雨潇有些醉了似的闭上了眼。当年那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如今他们和好了,这件事就必须让陆闲庭知道,否则背后的人可能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陆闲庭的手臂一紧,叶雨潇就觉得抱着自己的力道加重了许多。他抬起头来,果然看到陆闲庭生气的脸:“是什么照片?谁给你的?”

叶雨潇不满的看着他:“是你没穿衣服的照片。”

陆闲庭本来还想说什么,一看到那双含着怨念的眸子,心就疼了,赶紧哄他道:“我以后绝不会让你以外的人拍到那种照片。老婆,你要是气不过的话我现在让你拍,脱光裤子拍,你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拍完想嘲笑我多久都可以,好不好?”

叶雨潇没想到他张嘴就来这么下流的话,推开他道:“谁要拍那种照片。”

见他害羞了,陆闲庭又厚脸皮的凑上去:“那就不拍。以后我只让你看,让你用,好不好?”

这话比刚才的还不要脸,叶雨潇哪里能接得住,转身就要出去,被他一拉又撞回怀里。两人的腰跨抵在一起,叶雨潇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瞪着陆闲庭。

陆闲庭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别怕,我说过了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好了,言归正传,照片是谁给你的?鹿灵吗?”

“我也不知道是谁。当时我已经对你绝望了,也不想再去查是谁做的,只想快点结束这件事。”叶雨潇坦言道。

看着他如今已不会再激动的谈论当年的事,陆闲庭反而更不好受了:“对不起,我真的……”

他知道道歉没有用,但除了道歉,他也深深感觉到了无能为力。当年失去孩子的时候,叶雨潇最需要他陪在身边,偏偏他一错再错,还有人在背后动手脚催化事态,他真是恨极了过去的自己。

“不要再道歉了,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想让你愧疚,只是想你知道有人不希望我们在一起。所以……我们和好的事还是先不要跟任何人说吧。”

陆闲庭本来就没打算把这件事公布出去。毕竟他欠叶雨潇的太多了,如今叶雨潇就算原谅他了,他也能感觉得出来两人间想要没阻碍的在一起,还有一段路需要走。

就像昨晚,叶雨潇分明跟他吻的难舍难分了,但在他的手刚伸下去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看着那双眼中流露出的不安和害怕,陆闲庭的心像被揪着那么疼。只得抱着他聊天,直到他累的睡了过去。

“好,我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快告诉别人的。老婆,以后我都听你的。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心里在想什么都要告诉我,不准再瞒着了好吗?”

看着他殷切的目光,叶雨潇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唇边终于有了笑意:“好。”

两人在洗手间里又抱了一会,直到叶雨潇的手机闹钟响了才分开。上午要再去第二次彩排,陆闲庭换了衣服,把叶雨潇送回房间去,陪夏夏吃了早饭,又和他一起去了彩排会场。

上午的彩排比昨晚更顺利,开幕式就在今晚。彩排过后,叶雨潇就和等在外面的陆闲庭一起去吃午餐,下午又和总导演确认了演出的具体细节,然后回房间补觉,等待晚上的开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