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63 chapter.63 醉酒
 
中午这顿叶雨潇没吃多少,一来肚子不太舒服,二来这是主办方为了迎接他而设的,席间的谈话时间比用餐还久。

饭后,兰洛问他还想不想再吃点别的,他让兰洛去买咖啡,自己顺着指示牌走到了音乐节的露天会场。

这个会场的占地约有足球场大小。地上铺着柔软的草坪,四周是阶梯式看台席,中间一座大型舞台现代感十足,一应音响灯光设备都铺设的差不多了。他到的时候,有不少人聚在舞台边上讨论着什么。

他不喜欢凑热闹,便在入口旁等兰洛。不时有工作人员从身边走过,都是匆忙的模样。他百无聊赖的站着,忽然听到有人叫他:“雨潇?”

叶雨潇转过头去,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视野中。

“师兄?!”他瞪大了眼,随即便在那人温柔的目光中笑出声来,伸出手臂与对方拥抱了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比他高大许多,却不像一般的alpha会给他造成不舒服的压迫感,更是与他轻轻一拥便立刻放开了:“来给你和声。”

他顿时明白了。

这次演出,主办方希望他不要自备和声的人选,说他们这边会准备适合的人,刚才用餐的时候还在谈这件事。

他笑道:“师兄这样屈才,我可是很过意不去啊。”

“为你和声算什么屈才。倒是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不像我,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已经变成糟老头子了。”那人指着眼角的细纹说道,叶雨潇被他逗得合不拢嘴,还未开口就听到他身后有人道:“李老师,您怎么到这里来了,摄影师在等您呢。”

叶雨潇歪着头,看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手里捧着一叠稿子,看到他的时候匆忙扶了下眼镜,礼貌道:“叶先生。”

叶雨潇不认得这人,便点了点头。李维京说知道了,问叶雨潇晚上有没有时间吃个饭,叶雨潇自然答应。李维京便先走了,临走之前还要了他现在的联系方式。

兰洛回来的时候,叶雨潇把刚才的事和他说了,兰洛也惊讶不已。

李维京是叶雨潇在大学时代的同门师兄,二人都拜在小提琴大师林钦的门下。不过比起小提琴,李维京更偏爱钢琴的音色,学了没多久就出国深造钢琴去了。

说起李维京在钢琴方面的造诣,虽不如叶雨潇在小提琴方面的成就高,也是闯出了一方天地。这次主办方请他来给叶雨潇和声,就是想借着他们曾经同门的情谊做宣传点,制造更高的话题度。

叶雨潇喝着咖啡,神情比之前放松了不少。兰洛陪他熟悉了一下场地和设备,顺便和导演接触了下。原定于晚上的彩排因为傍晚开始一直下雨而取消了,改到了明天上午。

五点左右,李维京给叶雨潇打了个电话,约他在双子星酒店的西餐厅吃饭。说位置已经订好了,让他直接来就好。

叶雨潇回到房间,换了套酒红色的便西,搭配黑衬衫和领结,领口与袖口都换上了瑟兰斯家的黑水晶花扣,刘海用发胶打理了下,喷了足量的隐性剂,又喷了清冽的冷香,这才打开门出去。

不过他刚出来就被一尊“门神”堵住了。

夏夏手里抱着包薯片,边吃边打量他,那审视的眼神跟小大人似的。

谢昀在给浴缸放水,准备给她洗澡。叶雨潇蹲在她面前,亲了下她的脸蛋:“怎么这么看着我?”

“叶叶你打扮的这么好看是要去约会吗?”夏夏嗅了嗅他耳后的冷香,噘着嘴道:“这个味道比你的信息素差远了,一点也不甜,陆叔叔未必会喜欢的。”

叶雨潇无奈的看她一眼:“谁告诉你我是跟他出去的。”

夏夏疑道:“那你是要跟谁出去呀?”

叶雨潇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了擦嘴,抱起她往浴室走去:“和以前的一个朋友吃顿饭。你要听小昀哥哥的话,等我回来就给你带好吃的,知道吗?”

夏夏亲了他一口,甜甜的说好。

叶雨潇把她交给谢昀就出去了,李维京约的餐厅在双子星大楼B楼的顶层,也就是陆闲庭住的那栋楼。叶雨潇想坐电梯下到16楼再过去,可是等了两趟电梯人都满了。他看了眼时间,只得从36楼的玻璃过道过去。

他不知道陆闲庭住在哪间房,路过的时候停下来看了一眼,走道两边的房门都是紧闭的,没有声音。上午到了酒店后陆闲庭就再没出现过了,也没有找他。虽然这样很好,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坐电梯上了43楼的观景餐厅。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便有穿着得体的侍应生向他鞠躬,询问他是否有定位。他报了李维京的名字,侍应生将他带进餐厅,沿着走廊拐了两个弯就到了。

这座观景餐厅为了最大限度的采光和赏景,几乎所有的墙面都是高硬度玻璃,不过为了照顾客人放心用餐的情绪,地面和墙角还是铺着大理石。

李维京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在想什么,在侍应生走近后才反应过来,起身给叶雨潇拉椅子。

叶雨潇看着他那身比下午还隆重的装扮,笑道:“师兄吃个饭也穿的这么正式,晚上佳人有约?”

李维京笑了笑,把面前的菜单递给他:“我记得你以前吃不了辣,但不知你现在的胃口如何。这家餐厅主打海鲜,口味不会很重,你看看想吃什么。”

叶雨潇翻开菜单,刚看了两页就看到有侍应生推车靠近,把一瓶刚开的红酒倒进了醒酒器皿里。

李维京继续道:“我开了一瓶曼菲的珍珠红,81年的。这酒口感不涩,有没有兴趣尝尝?”

叶雨潇平时不喝酒,主要是他的胃不好,喝了容易醉。不过今晚是和李维京久别重逢的日子,就答应了。

他点了几道菜,李维京又补了两道,侍应生便离开了。他回头看了眼餐厅,虽然是大厅,但餐桌的距离很宽,只要不大声喧哗是听不到隔壁桌的谈话声的。

这样的环境配上悠扬的旋律,确实能让人身心舒畅。李维京把红酒倒出来,示意他喝喝看。

叶雨潇尝了一口,这酒的口感确实醇厚甘甜,他捏着杯脚慢慢饮尽,听李维京说起过去的一些往事。

许是心情放松的缘故,在菜端上来之前他就喝了几杯,脸颊已有些红了。李维京问他要不要紧,他笑着摇头,说去一下洗手间再回来。

推开洗手间的门时,柔和的光线与花香便扑了满怀。他走到水池边,抽了张洗脸巾打湿来降温。刚才喝的有点快,胃是没痛,就是上头了。

他捂着脸站了一会,感觉好些了就想出去,只是刚把洗脸巾放下就看到眼前站着个人。

他吓了一跳,看清是陆闲庭的时候才放松下来,皱着眉道:“你进错洗手间了吧。”

即便是男厕,omega,beta和alpha的洗手间也是分开的。不过陆闲庭把门上的【正在清洁】牌子挂上了,所以一直没人进来。

“你喝酒了?”陆闲庭答非所问,担忧的看着他。

叶雨潇呼出来的气都带着酒味,身上清冽的冷香也被酒香熨暖了不少。他把洗脸巾丢进纸篓里,把手伸到水龙头下清洗:“我喝酒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你也要管?”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的胃不好酒量也差,我只是希望你少喝一点。”陆闲庭诚恳道。

叶雨潇透过镜子看了陆闲庭一眼。

这家伙居然没有质问他今晚跟谁一起吃饭,跟进洗手间就为了劝他少喝点?虽然陆闲庭没有动手动脚的,可他还是不乐意了。

他把手擦净,也不理陆闲庭就要出去,被陆闲庭拦住了。

他斜了陆闲庭一眼:“怎么,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陆闲庭怔了片刻,叶雨潇平时不会这么说话的,想来是真的喝了不少。他拉着叶雨潇的手,道:“雨潇,我可以忍受你跟其他男人吃饭,但你不能在别人面前喝醉了,这样是很危险的!”

他耐着性子劝,只是这番话听在叶雨潇耳中却变了质,叶雨潇冷笑起来。

陆闲庭还是这么莫名其妙,以前他做什么都不管,现在是做什么都要管,他就真的这么好控制?

他甩开陆闲庭的手,心里又冒出了火气,嘴上克制不住了:“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你是谁啊?你用什么身份来管我?陆闲庭,你能不能滚远点?我真的很讨厌看到你啊!”

他说完就抬起脚,一膝盖顶在了陆闲庭胯下。

陆闲庭没料到他会忽然失控动手,痛的脸都白了。

叶雨潇踢完也后悔了,可是看着陆闲庭疼的龇牙咧嘴的样子,又有种难以形容的畅快感,索性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他在走廊上做了个深呼吸,平静下来后才回到位置上。李维京问他怎么样了,他给自己倒了酒,端起来继续。

陆闲庭越是不让他就越要喝,凭什么他的人生总要听陆闲庭的?那家伙还好意思摆出一副关心他的姿态来,简直可笑至极!

李维京看出了叶雨潇的情绪似乎不对劲,但是问了叶雨潇也没说,还跟他又聊起了大学时代的往事。李维京只得陪着他,等饭吃完后,叶雨潇一个人就喝了两瓶半的葡萄酒了。

看着靠在椅背上,视线已经僵直的人,李维京叹了口气,叫来侍应生结账。正要扶起叶雨潇,旁边的走道过来了一个男人。

那人拦住了他,沉声道:“我来。”

李维京看了对方一眼,觉得这人挺眼熟的,便道:“你是?”

“李先生,我是雨潇的丈夫,他喝醉了就不麻烦你了,我会带他回去。”陆闲庭道。

李维京这才想起来,在叶雨潇结婚的时候他们见过一面的。不过他这些年一直待在国外,并不知道叶雨潇已经离婚的事,刚才叶雨潇也不曾提过。便点头道:“好的,他喝多了,你好好照顾他吧。”

陆闲庭道:“那告辞了。”

说完就要把叶雨潇抱起来,只是刚碰到就被推开了。见叶雨潇又要去拿桌上的红酒瓶,陆闲庭赶紧按住他的手,哄道:“雨潇,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去。”

叶雨潇不满的又推了他一下:“走开啊!我不想看到你。”

陆闲庭顺着他的话说:“好,我把你送回房间就走。你乖,别闹了啊。”

叶雨潇还是不乐意,奈何他确实喝多了,手软脚软的,推了两下就倒进陆闲庭怀中了。陆闲庭只得对李维京又说了句抱歉,抱起他离开了。

路上叶雨潇似乎很不舒服,在他怀中一直动,嘴里也不知喃喃着什么。

陆闲庭想到他的房间里还有夏夏,怕夏夏看到了会担心,就先把人抱回自己房里,等酒醒了再送回去。

他打开房门,把叶雨潇放到床上去,正想倒杯水来就发觉腰间一紧。他回头看去,叶雨潇拽住了他的皮带,睁着惺忪的眼睛看他。

陆闲庭不知他这是不是醒了,便弯下腰去:“怎么了?是不是想吐?”

叶雨潇没反应,那双秀气的眼眸中倒映着他的样子,被水雾笼的渐渐看不清了。陆闲庭与他对视了片刻,有些忍不住了,在他唇上印下了一吻。

这个吻一触即分,陆闲庭不敢深入,就怕他会生气。只是拉开距离后,叶雨潇还是像刚才那样看着他。

“雨潇?”陆闲庭不知他在想什么,叫他也没反应,想着还是去弄湿毛巾来让他清醒一下,就听他用鼻音发出了一声“嗯……”

那声尾调拖的长长的,像是在撒娇一样。陆闲庭咽了口唾沫,见他还是拉着自己的皮带不放,便把手伸到他脸颊边,把发丝别到耳后,道:“你想说什么?”

叶雨潇眨了眨眼,张嘴想说什么,结果打了个嗝。

陆闲庭从未见过他这么傻呆的样子,心中一暖,只觉得他喝醉以后真是可爱极了,忍不住又亲了一下:“让你别喝这么多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说完要起身。谁知叶雨潇拽住了他的领口,又发出了鼻音,只是这回是一声带着呢喃的鼻音。

他叫了陆闲庭的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