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57 chapter.57 “他的情况再恶化下去会怎么样?”
 
坐上车没多久,叶雨潇就开始难受了。

他不肯坐在副驾驶座,陆闲庭也没勉强。只是开到一半的时候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立刻靠边停了下来。

他捂着上腹部,整个人缩在椅子上,歪着头抵着玻璃窗,努力压抑着喘气声。

察觉到车停下了,他睁开眼,看到陆闲庭打开了车门,紧张的看着他:“怎么了?是不是胃很痛?你的药没有随身带吗?”

叶雨潇吃力的摇了摇头,呼出来的热气都滚烫了不少:“药在家里……我没事,你继续开吧。”

他推开陆闲庭要伸来的手,陆闲庭皱起眉,还是把掌心贴上了他的额头,除了摸到一把冷汗外,便是高于常人的体温了。

“你发烧了,是不是被霍靖辰传染了?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陆闲庭扶着他平躺下来,他不想跟陆闲庭有肢体接触,又一次要推开:“说了不用……你不开就让我自己走。”

他撑着坐起来,陆闲庭拗不过他,只得退一步道:“那我让郑思域过来?”

这次叶雨潇没有再拒绝了,他闭上眼,催促着陆闲庭快开车。陆闲庭只得回到驾驶座去,边开边观察他的反应。路上打了好几个电话郑思域都没接,快到家楼下的时候,陆闲庭又看了他一眼,打转方向盘往最近的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时,叶雨潇已经难受的吐了出来。

他不想在陆闲庭面前丢人,可是胃真的许久都没有这么痉挛过了,身上也是一阵冷一阵热的。陆闲庭被他吐了一身,眉都没皱一下,把西装外套脱掉,抱着他进了急诊大楼。

这家医院在叶雨潇家附近,是公立医院,没有私立的服务那么好。陆闲庭抱着他直奔前台,在护士的指引下放到了墙边的移动病床上。

有值班医生立刻过来做检查,发现叶雨潇唇边有呕吐物,喘的厉害,体表温度较高,怕他被呕吐物堵塞气管,便让护士先推进急救室去。

陆闲庭想要跟上,被一个护士拦住了:“先生,请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丈夫!”陆闲庭忙道。

“那病人是否有药物过敏史,有没有凝血功能障碍?”

“以前没有,但他曾长期用抑制剂,这两年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而且他有慢性胃炎。还有,你跟医生说,我们刚才陪护过一位患病毒性感冒的人,后来他就开始发烧呕吐了。”

护士了然了,让他在外面等着。陆闲庭又拿出手机来联系郑思域,这次一打就通了。

郑思域刚洗完澡,听完便说马上赶来。挂了电话后,陆闲庭靠在了墙上,茫然的目光落在了急救室的绿色隔离帘上。

公立医院的环境嘈杂,何况这里是急诊大楼,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医护人员和病患家属,每张脸上都是紧绷的情绪。他一个人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居然生出了一种矛盾又不合时宜的庆幸来。

如果他今天没来找叶雨潇,没有坚持要陪着,那叶雨潇一个人面对这种事该怎么办?

陆闲庭用力抹了把脸,吐出了一口浊气。

刚离婚的那阵子,他逼着自己去忙工作,不想叶雨潇,也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以为可以做到让叶雨潇解脱,也让自己解脱的。

可是在电影的失败和离婚危机爆发后,他才有了真正沉寂下来的时间,去思考过去的种种,搞清楚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其实从决定找鹿灵做男主角开始,鹿灵就不止一次的明示暗示过他。他不是看不懂,只是那时满脑子都是把电影拍好这个念头。他也知道叶雨潇指责的对,虽然不想承认,可他在第一次看到鹿灵的时候,真的是被鼻尖上那颗小红痣吸引了。

在叶雨潇说他忘不了黄夜阑的时候,他更是没办法否认。除了靠发脾气来扳回局面,他根本维持不住作为丈夫的尊严。

因为叶雨潇说的都对,是他看不懂,也不愿去看懂。

“先生,先生?”有人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他抬起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站在面前,正皱着眉打量他:“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也很难看。”

陆闲庭认出了他是刚才接收叶雨潇的医生,忙问他怎么样了。

医生安抚他道:“放心,他确实是患了病毒性感冒,症状看着严重,现在已经缓解多了。你是他丈夫?”

陆闲庭用力点头,在看到医生疑惑的眼神时,才想起来补充了一句:“我们分开很久了。”

医生了然道:“怪不得。”

“有什么问题?”陆闲庭忙问。

“是这样的,我们对他的血液和信息素做了基本的检测。他体内的信息素浓度高于正常值,已经接近饱和状态了,这个应该不是短期内生成的。我怀疑病人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发情期了,你对此是否有印象?”

医生刚说完陆闲庭就愣住了,他想起了两年前叶雨潇接受的那次治疗。当时叶雨潇不让他帮忙,所有人都对他三缄其口,他也没办法得知详情。

后来叶雨潇看着像恢复了,气色也好了起来。他把当时的事告知了医生,医生听后道:“他的后颈是有一块咬痕印,那是特殊颜料绘制的,没有临时标记的痕迹。”

陆闲庭的身体晃了晃,有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猛地抓住了医生的双臂:“你是说他、他一直……”

“先生你先冷静一点。”见陆闲庭忽然就魔怔了,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先镇定下来:“我找你是了解下初步的情况,因为病人自身的免疫力低下,所以病症发作的也比普通人厉害些。你现在先给他办住院手续,我去医疗中心调档案,看看能否查到他过往的住院史。”

“不必,我已经通知他的私人医生了,等人来了你问就好。”陆闲庭忙道。

医生说好,见他还在激动,便示意他先坐下来休息。同时安排护士给他抽血做检测,避免他也感染了而不自知。

抽完血后,陆闲庭立刻去办了住院手续,回到急救室的时候郑思域已经到了,正在里面和主治医师交谈。

陆闲庭想进去,被一个护士拦在了外面,说急救室不能进那么多人,让他先在外面等着。

他担心叶雨潇的情况,在外面来回踱着步,直到那两人同时走出来,他赶紧迎上去:“现在是什么情况?”

“问题不大,叶先生休息几天就好。不过他免疫力差,以后最好避免接触有传染性的病人。”郑思域解释道。

陆闲庭这才放下心来。

护士把叶雨潇推到了指定的病房。公立医院没有单人病房,陆闲庭本想包下两人间的,不过病房紧张,叶雨潇的身体情况也不适宜马上转院,只能先在两人间的病房住下。

等安顿好了以后,护士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不要影响病人休息。他趁机把郑思域拉到了洗手间,门一锁就逼问起来。

郑思域在来的路上就知道瞒不住陆闲庭了。

叶雨潇在离婚后一直没有找过新的伴侣,连之前的临时标记治疗都拒绝了,还是靠着抑制剂来压制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他作为医生,最注重的就是病人的健康,像叶雨潇这样持续自虐的生活方式,他真的很头疼也很费解。

所以陆闲庭一开口,他便把刚才告诉主治医生的话都说了。反正主治医生都知道了,陆闲庭这边也瞒不住的。

陆闲庭越听脸色越难看,特别是在听到叶雨潇真的近一年时间都没有过发情期后,脑子里像是塞了把石子,硌的太阳穴生疼。

“他的身体这样,叶家的人都不知道?”陆闲庭忍不住想发火,看着郑思域的眼睛,他又想起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那股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堵得心脏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郑思域叹道:“叶先生和以前一样,习惯了报喜不报忧的。”

“是啊,他和以前一样,他真的还和以前一样。他怎么就不懂得对自己好一点?!”陆闲庭一拳砸在了墙上,郑思域听着那一道闷声都觉得肉痛,安慰道:“如果叶先生自己想不通,旁人再着急也是没用的。陆先生,既然你阴差阳错的知道了这事,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不如请你劝劝他,也许会有用。”

陆闲庭沉默了片刻,又道:“他的情况再恶化下去会怎么样?”

郑思域看他一眼,吐出了一个在他意料之内,却胆战心惊的词。

见他不再说话,郑思域便出去照看叶雨潇了。陆闲庭蹲在地上,眼前都是叶雨潇刚才发病的模样。他看着自己的掌心,那双手刚才就抱着叶雨潇。那具柔软的身体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即便不想看到他,也还是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衣襟。

他以为两年过去了,叶雨潇真的像表面看到的那样活的好好的。他猜过这两年叶雨潇会怎么度过发情期,也知道霍靖辰一直在。尽管不愿意,他也明白自己没权利再去阻止什么。

可是看着叶雨潇不咸不淡的和霍靖辰相处着,他的心里还是抱着侥幸的,希望叶雨潇没有真的选择他以外的人。但是在他知道真相后,又前所未有的憎恶自己。

他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懵然不知。还以为花了这么久的时间,用一部《蓝花楹》来向叶雨潇证明自己是真的改变了,是想为叶雨潇做点事的,殊不知他根本就用错了方法和方向。

所以他只是在浪费时间吗?

陆闲庭拽着头发,一下下拉扯着头皮,想用疼痛感来逼着自己冷静。他现在不能再随意的发脾气了,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沉淀自己,不能再走回以前那条路,让叶雨潇继续厌倦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