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49 chapter.49 “陆叔叔,这是霍霍,他是叶叶的好朋友,不是坏人哦。”
 
曹苑睡下后,贺延打了个电话给叶雨潇,无人接听,他又打给陆闲庭也是一样。

他担心陆闲庭脑子真犯抽了,只得叮嘱洪医生照顾好曹苑,赶去了蓝花楹教堂。

SUMMER正带着两个阿姨一起晒衣服,五颜六色的挂满了半边院子。听说贺延是叶雨潇的朋友,SUMMER阿姨笑咪咪的把他迎了进去:“今天是什么日子,来找雨潇的人这么多。”

贺延跟着她去了厨房:“之前来的那位,没弄出什么事吗?”

SUMMER阿姨不解道:“你说雨潇的丈夫?没有没有,他们在厨房,雨潇在做蛋糕给他们吃。”

贺延听了更疑惑了,陆闲庭做了什么?怎么会这么顺利?

不过等他进了厨房,才发现SUMMER阿姨言过其实了。

叶雨潇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坐在桌子前,面前放着一只精巧的蛋糕。陆闲庭站在旁边,看叶雨潇挖着蛋糕喂小女孩,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贺延冷哼一声,他就知道不可能那么顺利。

“潇潇。”谢过SUMMER阿姨后,贺延走了过去。

叶雨潇抬起头,人生第一次给了他一个白眼,又继续喂夏夏了。

贺延心知他气得不轻,只得好言道:“别生气,我可以解释的。”

叶雨潇揣着一肚子火,碍于夏夏在这,他不好发作,就让陆闲庭陪着夏夏吃,自己跟贺延到外面去说话。

陆闲庭很想跟出来,被他瞪了一眼,抬出去的脚又收回来了。

夏夏拉了拉陆闲庭的袖子:“陆叔叔快坐下吃吧。”

看她笑的眼睛弯弯的,陆闲庭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你真的好乖。”

得了他的夸奖,夏夏笑的更甜了,挖了一勺奶油递到陆闲庭嘴边:“叔叔吃。”

陆闲庭张开嘴,以为会很腻的,没想到这奶油甜丝丝的,还有股橘子的淡雅香气,和叶雨潇的信息素味道有一点像。陆闲庭忍不住又吃了一口,心里漫起了奇妙的感觉。

贺延跟着叶雨潇走到外面,窗外的阳光照在叶雨潇苍白的脸上,也将他眼底的怒意照的分外鲜明。

贺延与他一起长大,从未见他这么生气过。想着今天如果不把话说清楚,只怕他会气很久。便先开了口:“潇潇,我这么做不是在帮陆闲庭,真的是在帮你。”

叶雨潇冷笑一声:“你所谓的帮就是把我在哪告诉他?你不知道我最不想看到他?!”

“不是这样的,你先冷静一点先听我说完好吗?”贺延叹道。

他的样子很诚恳,其实叶雨潇也知道他不是一个做事不动脑子的人,会告诉陆闲庭肯定是有原因的。但不知为什么,叶雨潇就是很难冷静下来,心里有股气怎么都压不住。

“陆闲庭找来的时候我是不想理他的,可是他说见了郑思域,还把你过去七年的身体情况和我说了下。开始我不相信,因为老洪在你住院的时候做的检查并没有那么严重。但他言之凿凿,我就跟他一起去见了郑思域。”

贺延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下,打量着叶雨潇的神色。

叶雨潇靠在窗框上,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他只得继续:“郑思域一直不知道你有过孩子的事,我把你的住院报告给他看了。你孕期的信息素浓度激增,身体刚刚适应了就……他说你的身体本来就很不好,短时间内这样大的落差极可能造成腺体病变。我也问了老洪,他的看法一样。潇潇,你要马上回去接受治疗,把信息素值稳定下来。否则一旦病变了,最坏的可能是要摘除腺体的。”

贺延不想吓他,只是这事也拖延不得,与其拐弯抹角的,不如直接说了。

叶雨潇盯着贺延看了一会,郑思域一直有提醒过他信息素波动太厉害的问题,所以他是知道继续下去可能造成的后果。只是没想到本该几年以后才会发生的情况忽然提前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可能已经病了但不自知。

他仰起头,无力的吐出一口气:“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告诉陆闲庭?你不能自己告诉我?”

“这件事本来就瞒不了陆闲庭。何况郑思域和老洪都认为,你的情况由alpha的信息素辅助治疗效果会更好。”

“难道这世上只剩陆闲庭一个alpha了吗?!”叶雨潇的声音又尖锐了起来。

贺延知道他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自己又何尝愿意真的去帮陆闲庭?只是有些事发展到今天这地步,真的已经没什么选择了。

“你还记得婚前的匹配报告吗?以当初真实的匹配值,你是不可能怀上他的孩子的。潇潇,郑思域估计了你们现在的匹配至少在70以上,甚至更高。只要临时标记一次,陆闲庭的信息素就可以缓解你的不适,在治疗期间也能大幅度的提高疗效性。”

贺延说到这里,叶雨潇已经完全明白了。

除非他愿意随便找一个匹配值能上70%的alpha临时标记自己,并陪着自己治疗,否则陆闲庭是唯一的选择。

叶雨潇沉默了。他扯了扯嘴角,想嘲讽一下这莫名其妙的命运,结果连个假笑都扯不出来。

他就像被刺破的气球,一下就褪去了凌厉的气势。浮动的微尘在他与贺延之间翻滚着,有几颗飘到了他低垂的眼睫上,贺延想伸手抹去,刚靠近他就被惊到了,慌忙退了一大步。

“潇潇……?”贺延僵在原地,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忽然被一种难以忍受的心痛控制了理智。

眼前的光幕被一具高大的身体遮挡了,这一次他还没做出反应就被贺延搂在了怀中。

叶雨潇立刻想推开,但贺延抱的很紧,紧到彼此的胸膛贴合在了一起。贺延的心跳声一下下传来,像是山涧晨曦中鸣起的钟鼓,蓬勃而富有生机。这种久违的拥抱让他恍惚间想到了以前,想到了他们读书的时候。

那时候他每每被欺负了,不开心了,贺延就会抱一抱他。像抱一头受伤的小鹿,轻抚着他的后脑。

那时候他还没遇到陆闲庭,他像依偎亲人一样依偎着贺延,贺延也会像照顾亲人一样陪伴着他。

叶雨潇闭上了眼,慌乱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

他不该对贺延大吼大叫的。毕竟贺延的出发点是为了他好,他不该放任自己的情绪失控的。

陆闲庭站在几步之外,沉默的看着这一幕。

刚才叶雨潇失控的声音传来时,他担心的过来看。在见到叶雨潇那么痛苦的模样后,他的脚步却沉重的迈不开了。

他很想抱一抱叶雨潇,可他知道,眼下能安抚到叶雨潇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贺延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着,直到他转身离开才松开叶雨潇。

“好些了吗?”贺延担忧的问道。

这个带着儿时记忆的拥抱让叶雨潇冷静了下来,他点了点头,愧疚道:“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不怪你,我这次也没考虑周全。潇潇,我知道你恨陆闲庭,但是这次你就让他帮忙吧。不管是赎罪也好怎么都好,你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好吗?”贺延苦口婆心的劝道。

本以为经过刚才那一阵情绪发泄,叶雨潇该理智的思考了,没想到他还是坚定的拒绝:“我不会让他帮忙的。”

贺延愣了,还没开口就听到陆闲庭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你来做什么?!”

叶雨潇也听到了这声呵斥,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眉一皱,赶紧走了过去。

贺延跟在他后面,刚出走廊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霍靖辰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食盒,正蹲在夏夏面前。夏夏靠在他怀中,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陆闲庭:“陆叔叔,这是霍霍,他是叶叶的朋友,不是坏人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