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47 chapter.47 “那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叶雨潇回到房间里,还来不及松口气就听到手机响了。

他抹去眼角的痕迹,拿出来一看,来电的人是贺延。

他的这个号码设定成只能接联系人电话,非联系人外的打来都无法接通。他想着陆闲庭会找来估计和贺延有关,便接了起来。

“你是不是把我的行踪告诉陆闲庭了?”

电话一通,贺延就听到了他的质问,坦诚道:“是我说的,我现在就在纳西索斯,你要过来吗?”

“你也来了?不对,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叶雨潇恼道。

“潇潇,他说已经知道一直错怪你了,很想跟你当面道歉。”贺延叹了口气:“本来我不想理他的,可他求了我很多次,他也确实欠你一句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征求我的同意就这么做?你知道我不想看到他的!”叶雨潇失控的喊了起来,也不等贺延继续解释就挂了电话。

听筒中传来了嘟嘟声,贺延正要再拨过去,手机被人拿走了。

曹苑勾住他的脖子,只穿着一件衬衫的身体压在他身上。他被撞到了后面的落地窗前,曹苑眯着眼睛道:“后悔了?”

贺延无奈道:“是挺后悔的,陆闲庭这个废物就会连累我。”

“你自己也说了,觉得雨潇并不是真的放下了,怕他的抑郁症状会加重。”曹苑正对着窗外,朝阳照在他紫色的虹膜上,像蕴藏着宝石的湖泊,散发着迷人的光。

“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贺延躲开了曹苑凑上来的嘴,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曹苑“哎呀”一声。

他回头一看,曹苑捂着肚子坐在地上,衬衫下的风光几乎遮不住。正满脸委屈的看着他。

贺延赶紧上前去:“怎么摔了?肚子疼吗?”

他紧张的抚着曹苑的小腹,曹苑靠进他怀里,娇嗔道:“你儿子踢我,我站不住。”

贺延嘴角一抽,孩子才三个多月,哪来的手脚能踢?但看曹苑眼睫湿润的样子又不忍心,只得把人抱回床上去躺着:“你当心点,我真的要去看看。潇潇现在的情绪不对,我怕陆闲庭老毛病犯了,把事情闹得更严重就完了。”

曹苑拉住他的手不放:“用人不疑,你不也是觉得陆闲庭的态度确实变了才答应他的?何况你不说,他自己早晚也会查到。他之前一直在误会你和雨潇的关系,你现在去插一脚,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又要变更复杂了。”

这番话戳到了重点,贺延犹豫了。他趁贺延分神的功夫抬腿一勾,把人拉到怀中又吻了上去。

贺延忙撑在他身侧,就怕不小心压到他。曹苑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眉眼间浮起了一点落寞:“我刚才是真的有点疼。”

贺延感受着掌心下温热柔软的肌肤,紧张道:“让你留在家里,你偏要跟来。我先给你穿条裤子,你躺好了,我去隔壁叫老洪。”

曹苑躺在床上看他忙碌着,眼底的笑意像带走了乌云的风,吹出了一片晴朗的天。

=====

叶雨潇靠在门上冷静了一会,情绪总算平复了下来。他不知道陆闲庭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说服贺延帮忙,但他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被瞒着的感觉。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快20分钟了,刚才ISSAC替他拦住了陆闲庭,也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和神父乱说什么。他还是放心不下,就回到大门那边查看。

孩子们已经吃完饭,到隔壁楼去上早课了。而大门紧闭着,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疑惑的皱起眉。

陆闲庭花了那么大的功夫来找他,会这么干脆就走了?

他走到门边上,打开一道缝朝外看去。院子里没人,只有不远处的树下正在啃青草的两头绵阳。

他关上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种习惯性的失落。但他立刻就把这种情绪压下去了,想去找神父问问。

ISSAC做完祷告都会先回房沐浴,再去吃早饭。叶雨潇去了食堂,刚才陆闲庭来的突然,他也没来得及吃,结果一进去就愣住了。

陆闲庭坐在中间的桌子旁,ISSAC和SUMMER坐在他两边,三人面前都放着丰盛的早餐。

不知陆闲庭说了什么,SUMMER爽朗的拍着陆闲庭的肩膀,笑的前俯后仰。

ISSAC的位置正对着门这边,一眼看到了叶雨潇,便起身道:“雨潇,快过来吃饭。”

叶雨潇怔在原地,脚步重的抬不起来。陆闲庭也看着他:“雨潇。”

SUMMER阿姨神经最大条,见他站着不动,索性过来拉人:“哎哟孩子,陆先生是你丈夫,怎么来了你也不说一声?也不给阿姨我介绍介绍。来,阿姨刚才又做了奶油蘑菇汤,这是你爱吃的,快过来坐。”

叶雨潇被SUMMER一路拉到了陆闲庭旁边,他尴尬极了,怎么都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样。只是他和陆闲庭之间的问题太复杂,他不想告诉别人,便狠狠瞪了陆闲庭一眼,先坐下再说。

趁着SUMMER去给他舀汤的功夫,他小声问ISSAC这怎么回事?

ISSAC怪责的看了他一眼:“陆先生明明是你丈夫,你这孩子,怎么能说是朋友呢?”

叶雨潇听完更尴尬了,他们现在还没有正式离婚,陆闲庭坚持要说是丈夫,他也确实不能反驳。就又瞪了陆闲庭一眼。

陆闲庭喝着碗里的奶油汤,像是察觉不到他的恼意,还帮忙解围:“神父,是我先做了一些让雨潇很生气的事,他不肯理我也是正常的。”

这番话说的得体又有分寸,叶雨潇想反驳都找不到话来。只得先忍了,把饭吃完再说。

席间SUMMER阿姨问了不少问题,比如他们认识多久啦,平时去哪里玩啊,吵架的时候谁哄谁之类的。反正就是一些叶雨潇根本回答不了的问题,陆闲庭倒是面不改色,基本都忽悠过去了。

这顿饭吃的叶雨潇根本不消化,胃又开始抽痛了。他想回房间去拿胃药,被ISSAC叫住:“雨潇,你带陆先生回房去休息吧,他长途跋涉很累了,等等我会再拿一套新的生活用品过去。”

叶雨潇好不容易维持住的神色终于崩了,他惊诧的看着陆闲庭:“你要住下?!”

陆闲庭点头:“嗯,我刚才和神父商量好了,会给蓝花楹拍一部纪录片。”

叶雨潇想都不想就呵斥:“不行!你马上走!这些孩子不是你用来成名的工具!”

他气的语调都有些失控了,陆闲庭见他又误会了,有心想解释,又怕越说他越生气,便看向ISSAC求助。

ISSAC也从未见他这么激动过,忙安抚道:“雨潇,陆先生说这部纪录片不是用来盈利的。他只是想尽一点力,让大众了解孤儿这一弱势群体所面临的困境,希望有更多的人像你这样伸出援手。他说资金和前后期的筹备他会一力承担,我们只要配合拍一些日常画面就可以了。”

没想到陆闲庭用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叶雨潇张了张口,憋得满脸通红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ISSAC继续劝道:“我不知道你和陆先生之间发生过什么,我看这样吧,先回房去谈一谈。你们都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你现在整日郁郁寡欢的,要是把身体折腾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ISSAC说的真切,就连SUMMER阿姨也来劝他。叶雨潇心里憋屈,嘴上越发说不出来了,只得负气带路。陆闲庭跟在他身后,回到房间里才敢开口:“我不是想让你生气,我是真的想做点事帮帮这些孩子们的。”

陆闲庭知道他气得不轻,想起郑思域再三叮嘱过不能给他压力,便温言哄着。叶雨潇没说话,走到柜子前拿了胃药先吃下去。

他吃完就坐在床上,陆闲庭试探着问:“你胃又不舒服了?”

“不关你的事。”叶雨潇冷冷道。

“雨潇,过去的事是我做的太过了,你生气是对的。我也知道你心里有很多委屈,我来除了跟你道歉,也是真的想弥补。”陆闲庭在他面前蹲下,仰头看着他。

拒绝的话又想冲出口,叶雨潇瞪着陆闲庭,心里却闪过了异样的感觉。

陆闲庭从未在他面前蹲下过,更不曾这样温柔的仰视着他。

他真的不知道陆闲庭到底想怎样,就算揭开了曾经的误会又如何?陆闲庭根本不爱他,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基于罪恶感,那他根本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叶雨潇抿紧唇,把心里的酸楚压了回去,道:“你也道过歉了,回去就把协议书签了吧,以后你想怎么过都可以。至于弥补,只要你别再来伤害我,别再出现在我眼前就是最好的弥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激动,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陆闲庭心里一沉,缓缓道:“你是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我了?”

叶雨潇毫不犹豫的点头:“是。”

“那你还恨我吗?”陆闲庭继续问道。

叶雨潇闭上眼,他不想回答这种没意义的问题了。他们之间,又岂止是爱或恨这么简单的?

陆闲庭看着他红红的鼻尖,犹豫了片刻,终于把最想问的说出了口:“那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