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46 chapter.46 “我的身体很好,我怎么样也与你无关。”
 
叶雨潇的第一反应是陆闲庭。

他没有姓陆的朋友,在蓝花楹住了两周也没把行踪告知过外人,那么能找来也不会有别人了。

想到上次见陆闲庭的结果,他就不想出去。见他面有难色,ISSAC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ISSAC没见过陆闲庭,叶雨潇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又担心不出去陆闲庭会强行闯进来。只得硬着头皮去看看。

大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陆闲庭。

叶雨潇扶着门框,几步开外就是逆光的人影。他看不清陆闲庭的脸,心中百转千回,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陆闲庭也没有莽撞的走过来,依然站在原地和他对视,直到叶雨潇的眼睛适应了屋外明亮的光。

只是两周没见,陆闲庭看去憔悴了不少,原本英俊的容貌都像是蒙上了灰的画布。

过去不管拍片连轴转有多忙多累,他也不会把自己折腾出这么狼狈的样子来。叶雨潇有些惊讶,但没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他俩就这样默默的站着,中间那几步距离像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平行线。直到有个孩子从叶雨潇的身后钻出来,好奇的打量着陆闲庭:“叶叶,他是谁呀?”

陆闲庭打量了一眼那孩子。

那是个两岁多的女孩。扎着丸子头,齐刘海细细软软的贴在额上,大眼睛像两颗剔透的黑宝石。她穿着湖蓝色的T恤和白裙子,抱着叶雨潇的腿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叶雨潇一看到她,脸上就露出了温柔的神情,弯腰把她抱在怀里,刮了刮小鼻子:“是我的朋友,夏夏怎么跑出来了?不怕饭饭被哥哥吃掉吗?”

那个叫夏夏的女孩咯咯一笑,莲藕般的手臂揽住叶雨潇的脖子,撒娇道:“夏夏不怕,叶叶来了哥哥就不敢欺负夏夏了。”

夏夏的童音软软的,说话的时候白嫩的小脸蛋蹭着叶雨潇的脖子,把叶雨潇逗得也笑了起来:“那叶叶陪你进去吃饭好不好?”

“好呀,那个叔叔怎么办?”夏夏伸手指了指陆闲庭。

叶雨潇一怔,这才又看向陆闲庭。他不知道陆闲庭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估计还是为了离婚的事。可他真的不想再谈了。

他想着该怎么请陆闲庭回去,那人主动走了过来。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陆闲庭没有看他,朝着他怀中的夏夏伸出了右手:“夏夏,叔叔是来找叶叶玩的,能请我进去坐一下吗?”

夏夏嘟着嘴看着陆闲庭,粉嫩的唇瓣间冒出几颗透明的口水泡泡。陆闲庭并没有外表看过去那么镇定,他真怕这个小女孩会拒绝。

好在他拍片的时候接触过一些儿童演员,多少知道该怎么跟这些小鬼打交道。夏夏也没让他失望,在叶雨潇开口之前就抓住了他的手:“叔叔有糖吗?”

陆闲庭愣了愣,他一个不碰甜食的人身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叶雨潇不动声色的看着他,那眼神明显就又想请他走了。

陆闲庭灵光一闪,从口袋里拿出一块还没拆包装的口香糖递过去:“叔叔把糖给你,现在可以请我进去了吧?”

夏夏接过那块口香糖,正要拨弄包装纸,叶雨潇就拿了过去:“你怎么能给小孩子吃这么危险的东西?她会噎着的。”

陆闲庭的本意也不是真的要给,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夏夏见叶雨潇把糖拿走了,扁了扁嘴,可怜巴巴的盯着他手里的口香糖:“叶叶,夏夏想吃糖。”

“去把饭吃了,我等等给你做奶油蛋糕好不好?”叶雨潇哄她道。

夏夏乖巧的点头,从叶雨潇身上下来,进去之前还不忘跟陆闲庭鞠了个躬:“叔叔,谢谢你的糖。叶叶做的奶油蛋糕好好吃,你快点进来排队哦,夏夏会分你一口的。”

说完咧嘴一笑,歪歪扭扭的跑了。

叶雨潇看着她跑进去,还不忘叮嘱她慢点别摔了,陆闲庭则盯着叶雨潇看。

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颈侧的肌肤。

叶雨潇很白,在京西待的这段时间也没有晒黑。陆闲庭的视线沿着他的衬衫领口扫过,看到了后颈露出的一点咬痕印。

那是叶雨潇找美容师画上去的,用的特殊颜料,不会伤害皮肤,用激光就能清洗掉。

陆闲庭曾经很反感看到这块痕迹,此刻再看,心境与从前大不一样了。叶雨潇没有把它洗掉,是不是代表着心中依然还有不舍?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叶雨潇回过头来,冷冷道:“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谈的。”

“谈什么?”陆闲庭反问他。

叶雨潇的眸光凌厉了几许,上次他就发过誓,不会再给陆闲庭一丝伤害自己的机会了。

“没什么。”他转身要进去,陆闲庭拉住他的手腕,在他发火前解释道:“我不是来找你谈离婚的,也不会再跟你吵架。雨潇,老爷子把真相告诉我了,我是来道歉的。”

反抗的手一顿,叶雨潇浑身都僵硬了。

仿佛听不懂陆闲庭说的话,他艰难的转过头来,眼角都在抽搐。

陆闲庭继续道:“信息素报告的事,还有逼走夜阑,他都承认了。抱歉,我……”

尽管早已练习了很多次,真的面对面要说的时候,陆闲庭还是没办法顺畅的表达出来。

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导演,总在指导那些演员该怎么演戏,什么场景什么心理,用什么样的语速配什么样的微表情和动作。这些对他来说是手到擒来的功夫,太容易了。

在来时的飞机上,他还在捉摸着怎么说才能展示出最大的效果,结果现在别说效果了,他连完整的说下去都觉得困难。

叶雨潇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那双眼睛里从未有过如此锐利的锋芒,像根刺悬在他眼前。

这是他不曾见过的叶雨潇,一如最近这段日子里,和他越来越疏远的叶雨潇。

这一刻,陆闲庭再次意识到,虽然抓着他的手,他却再也不会回到从前那个样子了。

那个温柔的凝视着自己,一直站在原地等着自己的人,真的已经不在了。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叶雨潇不满的提醒道。

他不知道陆闲庭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这番话是让他很震惊,他也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现在每晚睡觉之前他都要催眠自己,不管陆闲庭再说什么,再做什么都不能有半点动摇。

不知是不是暗示起了作用,就算现在听到的是洗去多年冤屈的话,他也感觉不到高兴了。

陆闲庭松开了手,叶雨潇没有如他担心的马上进去,依旧冷漠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只要你别来打扰我就行了。”

“就算你真的不能原谅我也没关系。你先回去,把身体养好行吗?”

面对他的冷硬态度,陆闲庭这次没有不耐烦,一直好言相劝着。只是这对曾经的他来说无比渴望的姿态,如今却无法打动他了。

“我的身体很好,我怎么样也与你无关。”

“你好什么?我见过郑思域了,他把你这七年的身体报告都给我看了。我也通过贺延见了那位洪医生,你的情况一点也不乐观。雨潇,你要气我可以,但你能不能先顾好自己的身体?”

陆闲庭从未对他好言好语过,现在这么有耐心的劝他,就是为了他的健康?叶雨潇古怪的看着陆闲庭,只觉得眼前这一切真的可笑至极。

他靠着药物和毅力在苦熬每一个发情期的时候,陆闲庭在哪?

可以对他不闻不问七年的时间,现在却跑来装模作样的关心他的身体?

叶雨潇咧着嘴,讥讽的笑意和心中的怨痛交缠在了一起,表情都扭曲了。他正要开口,身后传来了ISSAC的声音:“雨潇?”

ISSAC是担心他出来这么久还没进去会不会有事,没想到看到他一脸失控的情绪,顿时愣住了。

叶雨潇擦着他的肩膀跑了进去,陆闲庭想追,被他一把拦住:“等等,你到底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