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36 chapter.36 见面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叶雨潇起身想走,霍靖辰拦下他,双手合十道:“别生气啊,我也是看你气色不好,想关心一下。如果唐突了那我道歉,真的不好意思。”

他说的很诚恳,只是这副拦着门不让走的架势却令叶雨潇越发反感了。

之前霍靖辰和陆闲庭有过争执,尽管当时他不在状态,记不清两人对话的内容,但当时的气氛明显是剑拔弩张的。霍靖辰是陆闲庭不喜欢的人,他便本能的想要远离,不过这个念头刚产生他就反应过来了。

他已经跟陆闲庭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还要避开陆闲庭讨厌的人?

想到这,他放缓了语气:“算了,请你让开吧,我真的要走了。”

服务生敲门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询问是否可以进来上菜。

霍靖辰为难的看着叶雨潇:“要上菜了,我中午吃了很多现在一点也不饿。如果你不吃的话,这顿饭就要浪费了。浪费粮食可是很不好的,不然你吃完再走吧,我保证不再拦着,也不会再说让你不愉快的话。”

叶雨潇犹豫了片刻,在他殷切的视线下坐回了位置上。

霍靖辰打开门,服务生很快就摆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他把一瓶鲜榨的椰子水放到叶雨潇面前:“喝喝看,这里的椰子水是招牌,保证一喝难忘。”

他说的有点夸张,叶雨潇却是知道椰子水的味道,毕竟以前也喝过了。

霍靖辰见他没动,就拿起筷子夹了片咖喱鸡到他碗里:“吃吧,你比我上次看到的时候还瘦,脸色也不好看。如果就这样出去被有心人拍了照片,发到网络上,不知道又会引来多少猜疑了。”

叶雨潇抬起眼帘:“你刚才说我和闲庭被传婚变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想谈这个敏感的话题,可他还是觉得奇怪。他和陆闲庭提离婚的事根本没几个人的知道,到底是怎么被传出去的?

霍靖辰放下筷子:“你是真的不知道这事?我还以为你只是不想谈这个话题呢。”

他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过来:“你看看吧,就是之前酒店那件事,你没有出来澄清过。后来事情被压下来了,还是有不少议论的声音。”

叶雨潇接过来翻着,社交平台上确实有不少人在讨论这个。好在没上热搜,那些非议的声音也是七零八落的,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霍靖辰在他看了一会后就把手机拿回来了:“好了,我不是想给你制造不愉快的。你赶紧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他刚离开酒店的时候是很饿,这下却一点也不想吃了,只觉得有什么堵在胸口,闷得难受。

霍靖辰见他低头不语,只得叹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在这里吃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来吧,我带你从后门出去。”

“等下。”叶雨潇忙道。

霍靖辰转头看着他。

叶雨潇抿着唇,神态有些尴尬:“我还有话想问你。”

“好,你问吧。”霍靖辰又坐了下来。

他犹豫了片刻:“这件事有给闲庭带来什么麻烦吗?”

“麻烦肯定有的,毕竟现在电影上映在即。不过你也不用太介意,陆闲庭有自己的公关团队,摆平这种事不难。而且看他澄清的内容,应该没有真的做过吧。”霍靖辰坦言道。

叶雨潇没有再问什么,只说累了想回去休息。霍靖辰把他送到后门外,看着他上了出租车,道:“你一个人要不要紧?我可以让助理送你回去。”

叶雨潇谢绝了他的好意,霍靖辰看着出租车掉头,拿出手机打给助理,让对方去查出租车司机的信息,他要知道叶雨潇下榻的酒店在哪。

=====

曹苑看着一片狼藉的床,不知是第几次叹气了。

陆闲庭这种暴脾气,也亏得叶雨潇能忍那么多年。要换了他,真是分分钟家变。他拿着西装外套下楼,帮贺延穿上:“你就这么把真相都说了,确定不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陆闲庭在五分钟前离开了,走的时候倒是不气了,只是脸色比来时更难看。想到他从贺延口中得知真相时的表情,曹苑就忍不住想讥讽他几句。

为人夫者做到这种程度,真不知道陆闲庭从小是受什么家教长大的。

“他欠了潇潇太多,不可能那么轻松就结束这件事的。”贺延沉声道。

“那你不怕他继续找雨潇麻烦?”曹苑把贺延送到门口,暗示般拉了拉贺延的衣角。

贺延回过身来,在他期待的目光中低下头:“你以为我不说他就查不到潇潇的行踪?这件事本来就不可能一直瞒着。不过失去孩子的事对潇潇来说打击太重,算上以前的那些,陆闲庭就算追去也不可能有机会的。”

曹苑伸手环住贺延的脖子,把舌伸过去纠缠,直吻到有些喘不过气了才停下。他目送着贺延开车离开,摸了摸湿润的唇,温柔的笑意直达眼底。

陆闲庭没有回家,他让陈叔把行李送到机场,又回了一些工作上的电话和邮件。等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的时候,他才有时间去想贺延早上说过的话。

窗外的景象是他看过无数遍的日亚机场,在过去这几年里,他不知道飞了多少地方,却从没哪次像这回心情这么复杂。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他不顾家,更不曾把这段婚姻当回事。所以在贺延指着他鼻子质问的时候,他没想过狡辩什么。

他以为他和叶雨潇之间会一直这样冷下去,看不到尽头的互相折磨。

飞机缓缓升起,在腾空的那一刻,失重的感觉让心一沉,他想到了那个无辜的孩子。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有了个孩子。

贺延说那是个女孩,叫铃兰,名字是叶雨潇起的。

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那天,叶雨潇本来想告诉他的。

看着窗外被云层逐渐遮掩的建筑景象,陆闲庭疲惫的闭上了眼。

不管怎样,他不会同意离婚的。

当年叶雨潇把黄夜阑逼走的事依旧旧历历在目,这一切都是叶雨潇自己造成的,他有什么资格受不了?有什么资格提离婚?

飞机降落在京西机场时已经傍晚了,陆闲庭一开机就收到了沈均发来的消息:【查到了,在纳西索斯酒店的顶层,4601号房。】

陆闲庭拿上行李,在机场门口上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他没有提前订房,像纳西索斯这种五星级度假酒店是不能直接进电梯的,必须有房卡才可以。他到了以后先去前台,询问46楼有没有空房间。

46楼是海景层,整层都是玻璃外观,就算在走廊上也能看到两边通透的无敌海景,因此也是最受欢迎的。

前台小姐遗憾的告诉他已经没有空房了,问他可不可以住47层。视野不如46楼宽阔,不过一样能看海景。

陆闲庭正在犹豫,一对小情侣拖着行李箱走到他旁边,用外文说要退房。

这对小情侣刚好住在46楼,陆闲庭赶紧定下他们的房间,等了近一小时的客房整理时间后,服务生才带着他上去。

出电梯后他打量了下,发现4620号房就在4601的对面,只是隔了条宽阔的走廊。

他付了小费,等服务生离开后才出来,按了对面房的门铃,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等着。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他用力一推,门后的人显然没料到他会忽然闯进去,还没站稳就被他抵在了墙上。

房门自动关上了,叶雨潇一看清来人脸色就白了,奋力挣扎了起来。

回来的时候他叫了酒店的送餐服务,等餐来的时候先洗了个澡。陆闲庭按门铃的时候他以为是送餐的,穿着浴袍就来开门了。

眼下他一挣扎,松散的领子就被蹭歪了。而他洗完澡又没喷隐性剂,那阵馥郁的柑橘香气随着温热的肌肤散发开来,轻易就钻进了陆闲庭的脑海深处。

就像被信息素牵引出了本能,陆闲庭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一夜的片段记忆。一向无欲无求的叶雨潇攀着他的脖子,眼神迷乱的渴求着他,在他耳畔喘的停不下来。

陆闲庭的呼吸一顿,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