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21 chapter.21 “道歉就不必了,但是鹿灵我会换掉。”
 
“……潇,雨潇……醒醒!雨潇……”

身体脱离水面的瞬间,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动一动眼皮了,意识依旧停留在那片阴冷的泳池底,不同的是,这一刻弥漫在他鼻息间的,是一股干燥而炽烈的木香,让胀痛的肺腑有了丝喘息的空间。

陆闲庭大步跨过地上的道具,把叶雨潇放在了毯子上,用力拍着那张脸。

叶雨潇喝了太多水,呼吸微弱的几乎感觉不到。陆闲庭让沈均给他做心外压,自己则捏着他的下巴将气渡了过去。

现场闹哄哄的,不少人都围上来看,谁也没料到一个标准泳池还能拍出真的溺水的情况来,一时间议论声不绝于耳。

谢昀盯着叶雨潇,眼里噙满了泪,抓着浴袍焦虑的等着。陆闲庭和沈均配合了一会,叶雨潇忽然呛了下,陆闲庭赶紧把他翻过来,看他吐了不少水,终于松了口气。

谢昀脚下一软,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少爷你吓死我了!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有没有哪里难受的?”

陆闲庭站了起来,让匆忙赶来的随行医生给叶雨潇检查。他接过一旁递来的毛巾擦了把脸,这才怒道:“鹿灵!”

鹿灵裹着毯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湿漉漉的脸上也不知淌着的是水珠还是泪,反正是一副惊慌失措,像被老鹰吓到的小鸡。

“陆导……我,我不知道叶先生会忽然溺水的。我只是按照剧本的要求演的,我……”他颤着声,愧疚而惶恐的模样令周围人看着都不免动容。陆闲庭皱了皱眉,还没开口就听到一声讥讽的嘲笑:“剧本让你拉脚踝了吗?我怎么记得剧本是让你拉着手呢?”

岑湾湾一语道破。鹿灵动了动唇,眼中有什么情绪飞快闪过,但他掩饰的好,人前依旧是那个楚楚可怜的样子:“陆导,我可能一时间没记清楚。我,我向叶先生道歉,实在不行的话,我也下去溺水一次,这样叶先生就该消气了吧。”

他这样说,他的助理也终于开了口,想向陆闲庭求情。岑湾湾瞪大了眼睛,“哈”了声:“你这不要脸的东西,是非黑白都让你给颠倒了啊。你这装可怜给谁看呢?真正无辜遭罪的人躺在那还没缓过来,你就迫不及待往他身上泼脏水了啊?”

“我……岑湾湾!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从进组开始你就一直在针对我,就算你喜欢叶先生也没用!他是陆导的另一半,你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你这样公然偏袒叶先生就不怕陆导生气吗?”

不得不说鹿灵其实是很有演技的,至少这会儿演的倒打一耙的小可怜样就成功让岑湾湾气的差点原地爆炸了。一直没出声的陆闲庭终于喝止了两人的针锋相对,但碍于鹿灵说的那些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回身去看叶雨潇的情况。

“他怎样了?”陆闲庭问医生。

“只是呛了点水,问题不大,休息一晚就好了。”随行医生给叶雨潇打了支镇静剂,又开了消炎和退烧的药给谢昀,让他晚上看着点,如果有发烧就让叶雨潇吃下去。

“陆导,今晚还拍吗?”沈均问道。

陆闲庭看着已经睡着的人,沉声道:“不拍了,收工。”

他抱起叶雨潇回到酒店,谢昀给浴缸放满热水,他把人放进去,让谢昀回房间去了。

谢昀不敢忤逆他,而且他之前也确实照顾了叶雨潇好几个晚上,就没有多想。

陆闲庭把浴霸打开,又把叶雨潇的泳裤脱了,这才脱掉自己身上湿透的衣服,站到淋浴下冲澡。

他没有把帘子拉上,不时的看一眼浴缸里的人,免得那人一动又溺水了。

好在这次叶雨潇睡得很安静,直到他冲完澡都没有换过姿势。

陆闲庭蹲在浴缸边,摸了摸他的手臂,确定已经泡暖了才把他抱出来,擦干净身体又放进被窝里。这才给自己找了件浴袍穿上,去冰箱里拿酒喝。

他站在阳台上,吹着远方海面上不时刮来的夜风,脑海中又想起了刚才在镜头下看到的一幕。

他以前没见过叶雨潇溺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凭着那一眼就判断出叶雨潇是真的遇溺了而不是演的。

那张怎么看怎么讨厌的脸在镜头前表现出的痛苦居然像爪子挠过他的眼球,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跳了下去。

幸好……他握紧了酒瓶,幸好没出什么大事。

想到晚上他们刚吵过架,陆闲庭就觉得头疼。自从叶雨潇进组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比以前更紧张了。陆闲庭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以前他分明可以很好的处理这种关系的,这次也不知怎么了,他跟鹿灵明明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事情就总在往失控的方向发展?

想到鹿灵,他终于回房去拿手机。但还没拨出就看到上面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同一个人的。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名字,想了想,还是回到阳台拨了过去。

“喂!闲庭?你终于接电话了啊!我听说今晚的事了,鹿灵那孩子太不懂事了。叶先生怎么样?听说他没什么大碍?他醒着吗?我现在过来亲自跟他道歉!”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很紧张,陆闲庭还听到了玻璃落地的声音。

“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事。道歉就不必了,但是鹿灵我会换掉。”

“等等!闲庭,如果理由只是这次失误的话会不会说不过去?”赵邈真的慌了,尽管他是经纪公司的老板,可他还是不敢得罪陆闲庭。毕竟叶家在这圈子的地位和陆闲庭自己的分量都不轻,他还指望鹿灵能得了陆闲庭的青睐,他手下也能出个流量小生。谁想才进组没多久就给他捅了这么大个篓子。刚才鹿灵的助理汇报这件事的时候差点没把他气得跳起来。

“不管鹿灵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我不严肃处理,下次再出现更严重的事故怎么办?”陆闲庭的语气也不再平稳。叶雨潇遇溺的那一幕一直徘徊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且不说叶雨潇是他形式上的另一半,就算是剧组的其他演员,他都不能允许这种明显是故意的犯错。

“闲庭,你先冷静点。你之前也说了,鹿灵很符合侯悦的形象要求。现在戏也拍了一半了,如果把鹿灵换了,你要重新准备的东西太多,根本来不及参加寰球的。这件事我一定会狠狠处罚鹿灵,他绝对不敢再做出对叶先生不敬的事了。”

赵邈说的很激动,语气甚至带上点喘。陆闲庭握紧栏杆,手背上的青筋像蜿蜒的蚯蚓匍匐着。他何尝不知道换掉男主角的麻烦有多大,可他不聋不瞎,看得出鹿灵对叶雨潇的敌意。如果只是之前的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偏偏是这么严重的溺水事故。如果自己没有及时发现跳下去,鬼知道鹿灵会不会真的把叶雨潇折腾到不行了才放手?

尽管他不愿相信有人会当众做出这么蠢的行为来,但人心叵测,谁又知道呢?

他这边沉默了一会,赵邈就误以为他是犹豫了,赶紧加把劲:“闲庭,鹿灵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孩子虽然是孤儿但本性不坏,他也才19岁,能知道些什么?他仰慕你,在知道能成为狂澜的男主角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抱着我哭了多久。谁不会犯错呢?他也就是急进了点,觉得那样表演效果会比拉着手更好些,你就不要怪他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赵邈深知陆闲庭的七寸在哪,如今恰到好处的提起了鹿灵的身世,居然真的让陆闲庭犹豫了下来。

黄夜阑也是孤儿,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是19岁的年纪。

天真烂漫,喜怒鲜明,像一片朝气蓬勃的云,每天都会变化出不同的形态,让陆闲庭迷恋的无法自拔。

每每想到黄夜阑,陆闲庭对叶雨潇的恨意就会更多一分。

当年若不是叶雨潇拿着那份信息素匹配报告,陆奇安怎么会逼他一定要放弃黄夜阑,还拿黄夜阑的陪酒身份来说事。陪酒少爷怎么了?beta又怎么了?就算叶雨潇出身高贵又怎样?救了他爷爷又怎样?这样就能逼他用感情来报答吗?

“闲庭?你在听吗?”见他一直不说话,赵邈只得又开了口。

“明天你过来一趟,我要鹿灵签份保证书,如果再发生这种恶**件,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陆闲庭挂了电话,拿起旁边的酒瓶一口饮尽,直到情绪彻底平复下来才回到房间里。

叶雨潇歪着头,光洁的肩膀露在外面,在壁灯下像块细腻的羊脂玉。陆闲庭站在床边看了他很久,直到鼻息间钻进一股甜腻馥郁的柑橘香,才反应过来那是叶雨潇的信息素味道。

他们洗完澡后都没喷隐性剂,想到这,陆闲庭拿起叶雨潇放在桌上的瓶子,正要按下去,忽然被一声低吟打断了。

那是一声无意识的叫唤,叫的是他的名字。

床上的人没醒,但是蹬了被子,露出了大片胸膛来。陆闲庭看到他把手伸到小腹处,似乎有些不舒服,秀气的眉都拧在了一起。

他摸了摸叶雨潇的额头,温度比刚才高了。

他从谢昀带回来的药箱里找出电子体温计,在腋下一量就显示38.2。

他倒了杯水,把随行医生开的退烧和消炎药喂进叶雨潇嘴里,又盖好被子。

“闲庭……”他正要起身,感觉到腰间一紧。回头看去,叶雨潇不知何时睁开了眼,葱白的指尖抓着他浴袍的腰带。

“你发烧了,还有没有哪里难受?”陆闲庭放下杯子,沉声道。

“我肚子有点疼。”叶雨潇捂着小腹,虚弱的神情带着点不安。

“那我去叫医生来。”

“不用,你……能不能陪陪我?”他刚经历过溺水,眼下又发烧了,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经不起打击。比起医生,他更需要陆闲庭的陪伴。

他这副虚弱的模样是陆闲庭从未见过的,一想到他刚才受的罪多半是因自己而起的,陆闲庭就有了一丝愧疚。

“好,我不走,你睡吧。”陆闲庭放缓了语调,却不知这副罕见的体贴对叶雨潇而言有多大的吸引力。叶雨潇忍着腹痛的感觉,掀起了他那边的被子:“你能不能躺下来陪我?”

陆闲庭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最近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剑拔弩张的,除了上次叶雨潇撞伤了腰,他照顾了几个晚上之外,基本上没有好好说话过。想到上次,陆闲庭心中的愧疚又多了分,上次也是因为鹿灵的“不小心”。

他忽然发现自己不该这么纵容鹿灵,如果不是他的睁只眼闭只眼,叶雨潇也不会受这些罪了。

这些年来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还是冷淡梳离,但叶雨潇也一直都谨守本分,并没有给他带来负面影响。反倒是他自己,最近频频因为鹿灵的事惹出不必要的风波,叶雨潇也没有因为这点跟他闹,还尽量维持着他的颜面。

意识到这点后,陆闲庭的态度彻底软化了下来。

他倒在了叶雨潇身边,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叶雨潇却很满足了,依偎着他闭上了眼。

两人都没有再说过话,也没有人动过,可这样的安宁没有持续多久。叶雨潇吃了退烧药,就算不舒服也很快睡着了,倒是陆闲庭清醒的很,在那股柑橘味几乎充盈了整个房间后,他发现自己静不下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