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离心ABO叶雨潇陆闲庭 > 7 chapter.07 “他可真是你的好知己啊!”
 
岑湾湾的解释也引起了兰洛的疑虑,不过叶雨潇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让众人出去,自己换了身舒适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看剧本。

《狂澜进行曲》是一部艺术向电影,主要是讲述一个喜爱小提琴的青年坎坷的求学路程。

鹿灵饰演的男主角侯悦是一个孤儿,他右手天生有六指,从小到大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和嘲笑,养成了阴暗孤僻的性格。

读初中时,孤儿院组织了一场福利,他去了才发现那是小提琴演奏会。舞台上穿着雪白礼服,优雅的拉着小提琴的少年只比他大四岁,演奏出来的旋律如同天籁,轻易就征服了他的心,令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尽管侯悦的六根手指让无数人都嘲笑他不可能完成这个梦想,他还是辍学了,一边在餐厅的后厨洗盘子当童工,一边存钱找门路学琴。当他拿着好不容易存到的的钱,去音乐学院报名时,却因褴褛的外表和六根手指被拒之门外。

他趴在栏杆前,看着那些穿白衬衫格子裤,肩上挎着提琴包的少年们意气风发的模样时,心里的恨意更深了。

他发誓一定要学会小提琴,要站在更高的地方,把这些看不起他的人都踩在脚下!

后来他买了把二手的小提琴和琴谱开始自学。白天在后厨弯着腰洗没完没了的盘子,晚上就在昏暗的油灯下练琴,日复一日,再苦也没有放弃。第二年的秋天,他终于在周围人震惊的目光中,轻松的拉完了一整首《弗拉斯游记》。

要知道这首歌是小提琴的考级指定曲之一,跳跃的旋律难度颇大,大部分学琴者都是在练了几年基本功后才开始尝试的。

侯悦报名了考级式,他用六根手指的右手完美演奏了这首曲子,顿时令在场的考官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其中就包括刚刚成年的林忆恒。

林忆恒出生自音乐世家,他的祖父是当代最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耳濡目染下,他的天赋几乎是爆发式成长的,还未成年就获得了不少国内外大奖。不过林忆恒并不快乐,他为了练琴和读书,基本上没有个人时间,甚至连朋友都没有。而侯悦对小提琴的执着和热爱,以及这份天赋让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在考级结束后,他主动接近侯悦,提出资助他去进修的方式,把他弄进了自己所在的高等音乐学府。

有了林忆恒各方面的帮助,侯悦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本该感激林忆恒的,但他却在日常相处中开始嫉妒林忆恒拥有的一切,记恨这个天真到不懂人间疾苦的富家少年所拥有的金钱名誉和天赋。

他开始了一系列的陷害,想要林忆恒跌落到地狱里,尝一尝他曾经尝过的苦。

看到这里时,叶雨潇不禁捏了捏眉心。

陆闲庭第一次把剧本给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主演鹿灵和陆闲庭之间的关系。陆闲庭希望他演林忆恒,而他看过剧本后,也觉得自己无论外形性格还是身世都和林忆恒很像。只是有一点落差很大,初看剧本时对侯悦那种朦胧的感觉在这一刻清晰了起来。

一想到鹿灵和陆闲庭暧昧不清的关系,他苦笑了下。他和鹿灵的角色还真是讽刺呢。

叶雨潇正准备翻下一页,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哔”的解锁声。他合上剧本,片刻后,果然看到陆闲庭大步迈了进来,在旁边的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瞪着他。

叶雨潇也不开口,只是弯腰倒了杯温水放在他面前。

天气渐渐冷了,最近新闻报道感冒的人不少。陆闲庭没有养生的意识,一年四季喝的都是冷水。因此只要他在家,叶雨潇都会吩咐张叔多给他准备温水喝。

陆闲庭并没有对这点感到反感,只是今天,叶雨潇的这个动作让他像被刺了一样,顿时忍不住了。

他重重的把手里的平板电脑摔在桌上,也不管这个举动会不会让屏幕裂开:“你看看贺延干了什么好事!他可真是你的好知己啊!”

叶雨潇一怔,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拿起来一看,上面是条财经新闻,大概意思是花临集团总裁贺延宣布,已成功收购丽丰集团,并分拆其下六个子公司。对于近期丽丰投资电影《狂澜进行曲》一事,贺延也大方表示,收购一事不会影响到电影的拍摄。

叶雨潇放下平板,尽管陆闲庭还没有开口,他已经知道陆闲庭又误会了。

“贺延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我不知道。”他平静道。

“你不知道?好!就当你真的不知道好了!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收购丽丰?!是他钱太多了没地方花,还是他忘不了你这个好朋友,又在背后搞小动作?!”

陆闲庭像只被激怒的野兽,双手插着腰,在茶几前暴躁的踱步。虽说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资金链,但投资方忽然换了人,换的还是他最看不顺眼的那个人,顿时觉得如鲠在喉,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了。

“你知道贺延跟我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至于他的商业决定我不可能过问,他也不会提前通知我。”叶雨潇靠在沙发上,平静的翻着剧本,仿佛在谈论的是别人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闲庭一看到他这副冷漠的样子就来气。叶雨潇永远都是这样,在他面前激不起波澜,像一潭死水,没有情趣没有情绪,没有身为omega该有的任何讨人喜欢的地方!他就像娶了一尊雕像摆在家里,就差没有天天烧香供着了!

想到这,陆闲庭眯了眯眼,呼吸间仿佛嗜了血般粗重起来。

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前几天在他床上的叶雨潇。

那时候他是喝了不少酒,却记得很清楚,叶雨潇躲在他床上,蹭着他的被子,嗅着他枕头上的信息素,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叫着他的名字。

那是他从不曾见过的叶雨潇,他忽然起了作恶的心思,到底眼前这个视他如无物,对他的情绪没有反应的叶雨潇是真的,还是说那个偷偷躲在他床上,渴求他上他的叶雨潇才是真实的?

陆闲庭忽然很想试一试了。

他冷笑一声,猛地抓住叶雨潇的手腕,用力一拽就把人压倒在沙发上,凶狠的啃上了那双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