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您完全不打算营业是吗 > 第167章 《跨界BOSS》5
 
公演当天, 观众来的比第三次公演还要多,无形之中,选手们的压力也增加了。

白久和夏飞尘换好演出服、做好造型,坐在等待区, 看着舞台实况转播。

需要参演的预备生都坐在等待区, 因此吉瑞金和严志就坐在白久不远处。

严志一直在悄悄打量白久和他身边的夏飞尘。

白久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哑光的修身衬衣, 黑色的西裤, 脸上的妆容也很重,甚至隐隐显得有些病态。

而夏飞尘就更夸张了, 脸上化着烟熏妆,眼角和嘴角都有伤痕, 似乎是个很叛逆的角色。

吉瑞金则是一身闪片装,严志也是很酷的造型,两个人坐在一起, 一看就不好惹。

几个选手看到白久和夏飞尘的造型都很好奇, 许之洲更是直接问他们:“你们这是什么主题?怎么看着这么怪?”

白久朝他咧嘴一笑:“精神病。”

“……”许之洲一瞬间竟然不知道白久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认真地说,疑惑地挑了挑眉,觉得还是直接看他们的舞台吧。

主持人宣布了比赛规则,现场的观众这才知道竟然是一对一,他们需要现场投票,输的选手直接淘汰。

同时,节目突然宣布了一条新赛制:预备生也有淘汰机制, 合作舞台输了的预备生, 跟着选手一同淘汰。

听到这个规则的时候, 白久和夏飞尘都是一愣,节目组之前并没有说过这件事。

这也就意味着,今天严志和夏飞尘两个人中间, 一定会走一个人。

白久意外的同时,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节目组突然公布这样的新规则,总觉得是在针对此次有合作舞台的预备生。

他下意识看向严志,严志正在看夏飞尘,脸上是势在必得的笑容,似乎对这样的规则一点也不意外。

白久不得不怀疑,这个所谓的新规则到底是哪个公司动的手脚,又是在针对谁。

毕竟夏飞尘如果淘汰,责任一定直接在白久,是他挑的夏飞尘合作,输了也该是他负责。

白久还没说话,夏飞尘已经从他的脸色看出来他想说什么,立刻拍拍白久的肩膀:“白哥,你放心,只要能把这个舞台演好,我就算淘汰也是笑着走的。”

白久一顿,点了点头:“事在人为,尽力就好。”

而他的眼眸却逐渐暗淡了下来,眼底藏着不耐和冷笑。

在本该公平竞争的舞台规则上动手脚,这种事情已经挑战到他的底线了。

另一边,严志装作吃惊地看向吉瑞金:“哥,输了我也要走。”

吉瑞金自信地笑了:“你放心,跟着我,你不可能输。”

严志慌忙朝他一笑:“哥,我相信你,我们的舞台一定是最棒的。”

选手们已经开始按照之前定好的顺序上台,由于是八个不同的主题,舞台风格也非常多样,几乎每一组选手都会给观众带来惊喜。

而到了吉瑞金和白久这一组时,观众的期待值更是拉到了最高。

吉瑞金的舞台在一片欢呼中拉开序幕,他们这次的rap主题是希望和美丽,吉瑞金一反常态,没有用惯用的攻击性的词语和风格,而是娓娓道来,讲了很多故事。

严志在台前配合表演,走进每一个故事里,演了很短的片段,有些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

这是很考验演技的,好在严志有过演戏经验,虽然有时候眼神转换跟不上,动作也偶尔掉拍,但整体舞台还是完整呈现出来了的,甚至还在最后的几拍里,拿起麦克风跟着唱了一下。

吉瑞金的舞台几乎全程由吉瑞金掌控,而严志最后唱的这几句,听着虽然有点僵硬,但有了吉瑞金的和声,竟然也露出了那么点唬人的熟练。

观众全程都在跟着摇荧光棒,结束后更是欢呼不已。

而夏飞尘看着看着,却忍不住皱了下眉。

对着摄像机他没办法直说,只能拉着白久,示意他凑过来,然后在他耳边轻声开口:“白哥,他们这个结构……怎么和我们有点像?”

白久设定的舞台里,他也是和夏飞尘一个唱一个演,只不过两个人时常互换角色,不像吉瑞金全程都在自己唱,留给严志的部分非常少。

而更奇怪的是,白久的舞台表达的是绝望,吉瑞金偏偏讲的是希望,简直像是故意和他对立。

在之前白久听到的彩排里,吉瑞金的歌词还不是现在这一版,主题也不太一样。

这样一来,在吉瑞金刚带来这样的现场后,白久再上场,对比未免就太明显了。

白久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不用管他们,我们演我们的。”

主持人已经开始热场,白久和夏飞尘起身,向着舞台后台走去。

季降就坐在观众席第一排,全程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听到白久的名字,他才第一次认真地抬头,看向已经暗下来的舞台。

白久这次的舞台开场和第一次舞台有些像,也是现场全黑,只剩下一些灯牌还亮着。

而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灯牌有很多都写着白久的名字——是专为他而来的。

灯光逐渐亮起,一身黑衣的白久坐在升降台上,垂着头,一动不动。

他身后的大屏幕上,像红色的墨水洇在纸上,歌名缓缓展开:《病体欠安》。

而这时,钢琴独奏响起,伴随着夏飞尘轻声的吟诵,白久没有抬头,缓缓开口。

——人们说天才的梦总是充满怪诞

——可我只想回到梦里回到从前

——但钟声响起的时间它从来不会变

——于是我睁开眼

——面对这循环往复的一天

就在此刻,舞台的另一边又打亮了一束光,一脸病娇的夏飞尘正笑意盈盈的拿着一个纸飞机,绕着自己缓缓转圈,一边转一边唱。

——我看见指针一点一点在我脚下旋转

——我看见摩天轮在倒走一圈又接一圈

——我看见小丑面具渐渐融为一体的脸

——我听见你说今天的云像漂亮的甜甜圈

鼓点逐渐加重,节奏也进入重拍,夏飞尘身边的灯光猛然熄灭,另一束红色的光打向已经站在舞台中间的白久。

白久微笑着抬头,他的笑意和夏飞尘很像,却莫名带了一丝疯狂的意味,眼底发红,直直的盯着镜头,快速的唱着下一段歌词。

——可我只能在封闭的房间里面数着针尖

——刺激治疗几日几次我早就无从分辨

——他们说乖孩子不得病坏孩子要认命!

——眼见为虚病体欠安你看到的都别信!

白久的语速越来越快,情绪也逐渐递进,几乎濒临爆发的极限。

突然,“咚”的一声,像是什么重物突然落地,夏飞尘猛地出现在白久身后,阴郁的看着白久,一只手正搭在他的肩膀上。

这一幕来的过于突然,吓到了不少观众,全场几乎寂静无声。

下一秒,节奏瞬间爆发,两个人同时转身对视,开始唱副歌。

——我看见他们的身体长出触手不停蔓延

——我看见这世界叫嚷着催促着人们逐渐疯癫!

整个舞台瞬间打亮,将周边环境照得一清二楚,观众们清楚的看到台上有许多穿着白色衣服、行色匆匆的病人,有人脖子上打着点滴,有人在倒着走路,有人笑眯眯的盯着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仿佛那里站了人。

一切都显得诡异而又离奇,看的不少人一身鸡皮疙瘩。

而白久和夏飞尘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舞台,声音里带着嘶吼和不甘,却偏偏每个字都精准的卡在节奏上。

——我看见路过的女人举起明晃晃的刀尖!

——我听见你伸出了双手在对我请求救援!

他们的声音中充满了挣扎和不甘,还有愤怒,节奏越来越快,鼓点越来越密,每一声鼓点都像是敲击在心上,让观众的心脏也随之重重地跳动。

终于,在最高潮的时刻,两个人同时动作一顿,像是被什么外力突然制止了一般,僵在舞台上。

而身后的灯光逐渐变暗,那些病人纷纷惊恐地抱着头,从舞台上跑了下去。

两声敲门声突然响起,像是往沸水中投入的冰块,让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白久和夏飞尘背靠背沉默了两秒,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低声吟唱。

——这不是妄想症,我不是傻子疯子

——疯的是这世界,道貌岸然的君子

——伪装全部褪色,寒意覆盖这身体

——潮水淹没记忆,我终于看到了你

音乐在此刻戛然而止,一直追着白久的那束灯光逐渐熄灭,他最后看向镜头露出了绝望而又无奈的笑。

夏飞尘也唱完了最后一句。

——一切被格式化然后,再复制粘贴一次

舞台完全结束,而观众还回不过神,直到灯光重新打亮,才开始缓缓的鼓掌。

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密,直到最后几乎淹没了主持人的控场。

白久的舞台和大家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整体风格癫狂又奇异,完全颠覆了大家对白久的初印象,干干净净的天使形象被此刻暗黑刺激的舞台洗刷得一干二净。

加上白久完全发挥了他演员的特长,越唱到后面,眼神越是绝望和疯狂,仅仅是透过镜头看过去都让人觉得胆颤。

而夏飞尘的演出也让人惊喜,即使在白久这样张力十足的表演下,夏飞尘的歌声也没有丝毫的胆怯,依旧是稳定又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和整个舞台完美的融合起来,让人印象深刻。

不同于别的预备生大多数只是一个偶尔出场的角色,夏飞尘几乎占了舞台的一半比重,白久肯这样把舞台让给夏飞尘,也让节目组十分惊喜。

白久演出完后,还有些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微喘着气,目光下意识地看向观众席第一排,很快就找到了季降的位置。

观众席很暗,他看不清季降的神情,但也感觉到季降在冲他微笑。

白久于是也朝着季降笑了一下,和刚才演出时癫狂的笑不同,他现在的笑容又温柔又可爱,看的观众再次开始尖叫。

“啊啊啊啊白久刚刚笑得好甜,我从来没见他笑得这么甜过!”

“天呐,这个反差萌,真的快萌死我了!”

“白久的舞台绝了呀,唱得好演得好,编排也新,这谁会不选白久啊?!”

相比之下,吉瑞金的舞台虽然也很完美,但总归少了些新意,更像是观众免费来听了场他的演唱会。

站在一边的严志脸色很难看,他之前看过白久和夏飞尘的彩排,但没想到公演时两个人呈现的舞台效果会这么好。

观众的投票就在每一组演出结束后,白久听着倒计时的声音,微微有些紧张,向着观众席鞠了一躬。

而他们身后的大屏幕,则实时刷新着观众的选择。

白久不敢看,背对着屏幕,戳了戳夏飞尘:“你看你看。”

夏飞尘也是一脸的紧张:“哥,我也不想看。”

“……”白久顿时无奈,“有点出息好不好?”

话是这么说,他也没有转身去看自己的输赢。

两个人的互动被前排的观众看得一清二楚,都忍不住笑了。

这时,有一个观众大声喊:“白久!你赢啦!”

他的声音很大,吓了白久一跳,随后白久笑着摇摇头:“你别骗我。”

夏飞尘发现身边的吉瑞金和严志两个人安静的有些奇怪,于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结果,随后就瞪大了眼。

“我……”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又被他硬生生收了回来,夏飞尘愣愣的开口,“哥,真赢了。”

白久立刻转身,清楚的看到在投票数上,自己以微弱的十几票压过了吉瑞金,赢得了胜利。

现场的观众全部欢呼起来,就连后台的选手们也都忍不住跳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白久居然能反超吉瑞金,赢得这次舞台胜利。

“我的天?!白久赢了!!!”

“哇!!!”

其中要数许之洲最为激动,冲到屏幕前扒着屏幕不放:“哈哈哈哈太帅了!绝地逆袭!!!”

……

此刻的舞台上,有人欢喜有人愁,吉瑞金有点不敢置信,瞪着结果,似乎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而他身边的严志脸色更是难看,就连在镜头前都快抑制不住眼底的烦躁了。

预备生跟着淘汰的规则是他跟公司提议的,原本是想敲掉夏飞尘这个强力竞争对手,好让自己在之后的节目能一个人出风头。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现在却要因为这个规则被淘汰了。

季降也在笑着看白久,白久冲着他所在的位置大大地比了个心,季降的笑容顿时加深了。

下一刻,白久就转身去拥抱了夏飞尘,两个人在舞台上激动地蹦来蹦去。

“……”

季降的笑容瞬间又凝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季降:要不还是淘汰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