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黎明之劫 > 第11章:保持正常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入梦。

  依然是那个废旧的房间,角落堆放着一堆杂物。

  晚上不开灯——也许是没有电,黑乎乎什么也看不清,天亮后陆安才看清楚这里是什么样子。

  昨晚阿夏坐的沙发已经很破旧了,脏兮兮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沙发旁边是个橱柜,上面摆着很多空的瓶瓶罐罐,还有几个装着可疑的液体。桌上是她放在那儿的酒瓶,里面还剩大概三分之一的酒,陆安转头四顾,没有看到武器,阿夏的柴刀也被她拎着去天台了。

  相比于第一次被绑,这次只被捆住了手脚,他还可以挣扎着坐起来。

  但是陆安没有选择坐起,而是在地上滚了两圈,到门口后就趴在地上,像条毛毛虫一样,一拱一拱地朝天台的台阶往上移动。

  他很好奇上面有什么,以及阿夏在和谁说话。

  昨晚她自己念念叨叨也没有回应,很难不让人多想——比如那里有两个死人,这个女人疯疯癫癫和他们讲话。又或者是个灵位、宠物、还有其他的。

  好不容易拱上天台,他努力抬起脖子朝四周瞧,却看见阿夏正蹲在地上玩土——天台上有很大一片土,占了近三分之一的面积。

  见陆安上来,阿夏只偏头看他一眼,便继续低头拨弄地上的黑土。

  正当陆安想悄悄重新拱下去时,阿夏的声音响起。

  “你叫什么?”

  “我?你先把我解开行不行?”

  陆安说完,阿夏仔细看他一眼,思量片刻,拍拍手站起来,过来把他绳子解开。

  骤然轻松,陆安揉着手腕坐在地上,看看自己身上蹭出的伤口,手肘处磨破了皮,渗出点点血丝,火辣辣的。

  “我叫陆安。”

  “哦。”

  “……”

  “……”

  阿夏回到土地那边蹲下继续拨弄,片刻后又扭头道:“很好的名字。”

  陆安,陆地平安,确实很好,她喜欢这个名字。

  要不要改名叫夏安?夏天平安……那到了冬天还要改名叫冬安,不妥。

  阿夏思量着。

  陆安感觉她有点敷衍,没有理会,试着站起来到处看看,天台很杂乱,除了那一大片土,还有一堆大大小小的塑料盆和金属盆,以及各种杂物,破衣服,边缘上放着把瘸腿的躺椅。

  他走到天台边缘朝下面瞅瞅,依然安静无比,这是一座空城。

  “你这么弱的,乱跑会被人当成储备粮。”阿夏忽然道。

  “储备粮?!”陆安大震惊。

  “我本来以为,应该没剩多少人了,但是你又冒出来……这就说明,可能还有其他人。”

  阿夏很平淡地道。

  她抬头看看天空,现在条件愈发艰难了,有些人底线总是和生存难度成正比的。

  “别吓我……”

  陆安干笑一声,左右瞧瞧,好奇道:“那个……你昨晚是在和谁说话?这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还有别人?”

  “没有。”阿夏摇了摇头,没有多解释。

  这是父亲活着的时候和她说的,如果很久不说话,就会忘记怎样发声。

  所以要每天讲话,即使只有自己。

  陆安等了一下没等到她继续说话,想凑过去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刚一靠近,阿夏就握住一旁的柴刀,警惕地看他一眼。

  天空依然灰蒙蒙的,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却要这样警惕与防备。

  陆安无奈地揉揉鼻子,很明智地没有上前。

  “你该走了,要是两个月前过来,我可能会帮你一把,但是现在……”阿夏捧着一把土抖散,从里面捏出一颗种子。

  自从太阳消失,粮食便没办法再种了。

  “我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她抬头望望阴沉的天,太阳,是生命之光。

  “等等,两个月前?”陆安发现自己这两天一直弄错了一件事,惊讶道:“你意思是,人类在你说的月亮掉下来之前就差点灭亡?”

  陆安问出这一句,就见阿夏目光变得锐利。

  沉默片刻,她表情慢慢转为古怪。

  “你昨天说你从哪来?”

  “……蓉城。”

  •

  从末世走到现在,一直正常的人,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阿夏早就察觉到自己的心态可能出现了问题。自从月亮坠落后,以前那深藏在心底的,自身都难以察觉的一丝丝希望,已经同阳光的消失而随之远去。

  以前闲暇之余,还能坐在天台边缘感受着微风,远眺高高矮矮的楼房,回想以前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有点皮的学生。

  在经历过最初的动乱后,那些人和那些事,就和上辈子一样遥远了,但偶尔的时候,也会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没有任何理由——阿夏其实不喜欢这样,尽管那让人觉得很美好。

  很多疯了的人,就是回忆了太多过去,无法接受现在,沉醉在自己的幻想里,最后带着美好的幻想死去。

  终于轮到自己了吗?

  长久的孤独更容易让人精神崩溃,以至于幻想出来个同伴——

  不,不是……

  阿夏古怪的目光让陆安有些压力,“怎么了?”

  “没什么。”阿夏沉默片刻,摇头道:“我们两个之间肯定有一个人不正常。”

  顿了顿,她握紧柴刀盯着陆安,“那个人不是我。”

  如果一定要疯掉的话,那出现的也应该是家人,或者某个熟悉的面孔,而不是这样一个处处矛盾的陌生人。

  “你直接说我不正常不就完事了……”陆安往后退一步,这女人太怪了。

  阿夏看着陆安的脸庞,那是一张年轻的面容,从昨天偶然遇到他在超市开始,再到傍晚发现他躲在楼下不知道做什么,一直都不对劲。

  “我没听说过蓉城。”

  “我对这里也很陌生。”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问。

  “我也想知道……你放下刀行不行?我绝对没有什么恶意,或者我现在就走,看能不能再遇到个人。”陆安摊开手道。

  阿夏犹豫片刻,看到陆安身后散落的绳子,最终放下了刀。

  即使是个疯子,也是活着的疯子,而且很弱。

  ……

   ps:

  感谢‘柠檬松茗‘‘一只鸽子666’的盟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