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支付九十九元:为你缔造神秘葬礼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接纳遗体
 
  宝马车稳稳地停在了殡仪馆的门口,迎着两人的目光,苏辰从上面走下。

  面色有些凝重。

  扫了眼站在门口的两人,目光在年轻人身上停留了几分。

  长相有些忠厚老实的模样,跟老丁叔的模样很是相像,这就是之前让全叔拉过来的小丁了。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全叔在操心着这边的事情,苏辰因为十个大君的事情,一直都在等待着那些人的到来,脱不开身。

  所以招小丁之后,一直都是全叔跟他在对接,还没有正式地跟苏辰见面。

  此刻,看到苏辰之后,他的表情有些拘谨。

  明明是年龄相仿,双方的气质和形象,却是天差地别。

  苏辰走上前,对着两人依次打招呼:

  “全叔!”

  “你好,你就是丁叔的儿子,丁乐山吧?”

  “是,是我!”

  丁乐山连忙点了点头,有些木讷地说道。

  看着苏辰,还是有些陌生,所以显得格外拘谨。

  “嗯,还真是挺像丁叔的,我是苏辰,全叔应该跟你介绍过了,我比你虚长几岁,你叫我辰哥就行,在这里做事,一些规矩你应该比我懂的多,我也不必多说什么,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另外啊。工资的事情,不知道全叔有没有跟你说过?”

  “这个我还没有跟他说,想说等着你来了,亲自跟他说清楚比较好。”

  全叔连忙插话说道。

  自己的工资是一万,小丁的就不清楚了。

  怎么说,这一万的工资在村里算是比较多的了,若是让那些人知道了工资的数目,怕是会让人眼红,到底也是见过大数目的,全叔并没有声张过自己的工资,自然也就没有跟小丁说这个了,只是模糊地告诉他,在这能用手艺吃饭,工资不会亏待的。

  丁乐山是个老实人,这些年全叔也帮衬过自己,所以对于全叔介绍过来的工作,他并没有太多的抗拒就接受了下来,心中大概有了自己工资的定位。

  从小跟着父亲来过不少次这里的殡仪馆,手艺也是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所以对于这里的工作,他还能够感受到有些得心应手。

  这种活,从小培养出来的手艺,就会让人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丁乐山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那只入水的鱼儿了。

  工资只要差不多就行。

  “现在我们的殡仪馆刚刚开业,资金什么的都是我在扛着,所以前期的工资没法给你们太高,你的工资是月薪一万,这是保底的工资,像今天这样接到活了,干一单,就有一万元的提成薪酬。

  你看,可以接受吗?”

  苏辰直截了当地问道。

  本来谈钱就容易伤感情。

  甭管什么亲戚朋友的,利益分配的问题没有说好,以后问题会层出不穷。

  提前说清楚,比你再多寒暄几百句,都有用。

  听到苏辰的话,小丁愣住了。

  一万!

  自己打两份工,同时打,一个月都没这赚钱赚得多!

  还仅仅是保底工作,完成一单就再加一万!

  这是自己能做的工作么?

  到底是怎样的工作,能够配得上一万元一月的薪资?

  不会是什么大活吧?

  又或者换种说法,现在这一行都已经这么赚钱了吗?

  “咳咳!”

  看着发楞的小丁,一旁的全叔连忙干咳两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随后,在旁说道:

  “怎么样,俺老汉没骗你吧?这里的工作,你提着灯笼都找不到啊!一万月薪,不少了!”

  “是...是不少了!”

  小丁连忙点头,这哪里是不少了。

  这分明是太多了!

  怪不得这几天全叔忙前忙后,即便是没有老板,都这么辛苦上心。

  “那你还等什么,行不行,干不干,一句话的事!”

  全叔有些着急地说道。

  “行,我干!辰哥,我干!”

  小丁连忙反应了过来,对着苏辰说道。

  憨厚木讷的举止,令人感到有些可爱。

  苏辰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有些随和:

  “走吧,进去说话!”

  “嗯!”

  三人朝着殡仪馆内走去,眼前的一切让苏辰目光微亮。

  有些满意,不愧是全叔。

  这里已经不是几天前自己看到的那副破旧的模样了,整个殡仪馆内焕然一新。

  那些设施早已经修缮完成,原本破旧的地方,也已经换上了新的东西。

  掉漆的墙面,也已经换上了崭新的乳胶漆。

  空间整洁,干净。

  虽然比不得高档的殡仪馆,但是在这小县城之中,算是不错了。

  等有时间了,苏辰就准备将这里打造成为一个高档的殡仪馆,既然决定了将这里开门,那就要做好了。

  接受了许柏这一单,现在不适合大操大办,只能先这么用着了。

  在殡仪馆里面转了一圈,苏辰颇为满意。

  当下点点头,问道:

  “全叔,这里还是要交到您手里,我才放心。对了,我之前说的殡仪车准备好了吗?”

  “嗯,你说了我当天就去问了,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先给租了让小丁开回来了,就在外面停着,准备看看这次干活,它的表现怎么样,如果还算可以的话,那就买了它,如果不成的话,我再找找更好的,更合适的。”

  全叔回答道。

  有些嘶哑的声音之中,显露着沉稳。

  很是令人舒服的说话节奏。

  苏辰点了点头:

  “您费心了,这样最好,我也不怎么了解车。小丁这几天开着试试,要是觉得合适,我就去买了它。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再找找其他的车。全叔想的很周到,这次干活就用它!”

  “今天是有活了吗?”

  全叔连忙问道,是不是今天出活。

  身旁的小丁,也是连忙看向苏辰,毕竟干拿着月入过万的薪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就想着多做些什么事情。

  “嗯,有个客户,提前预定好的,就说要我们的服务。今天得过去把他的尸体拉回来,然后火化。过七天,就土葬,整个活都是我们干!”

  苏辰点了点头,连忙说道。

  整个工作,算是全包了。

  听着苏辰的话,全叔一愣:

  “那可是个大活啊,拉遗体什么的都没问题,火化也成,棺材买好,小丁就会绘名画,这些个手艺活都成。不过,其他的活我们可就没法接,唢呐啊,抬棺啊,这没一些歌人手,没法干。”

  “嗯,放心吧,你们做好能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也已经安排好了。”

  苏辰点了点头,连忙说道。

  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既然承接了下来,那么自己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不可能掉了任何一环,那都是对死者的不尊敬,对客户的不负责任。客户需要的是传统的仪式感,那么仪式感就得到位,需要的神秘感,那么神秘感就要到位。

  付了钱,自己就要做。

  不做,就不会接单的。

  听到苏辰的话,全叔这才点了点头。

  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虎头虎脑的人,如果是,就不会来刻意找自己了。

  这种事情,找年轻的容易坏事。

  找不熟悉的,没法搭班子。

  找了自己跟小丁,就是最舒服的。

  眼下既然他心里有底,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没有太多的浪费时间,三人大致确定了目的地,时间,任务。

  连忙就出发了。

  一辆宝马,一辆白色的殡仪箱车。

  两辆车一起出行。

  全叔不会开车,坐了苏辰的宝马车。

  无奈,小丁只能开着殡仪车,跟随在宝马车的身后。

  “像拉遗体这活,小丁应该不太懂,全叔,您可得给我撑起来。”

  苏辰对于这种传统殡葬服务,说实话,并不是很了解。

  一边开车,一边跟全叔聊着。

  全叔坐上车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完全变了一种气质,更加沉稳多了。

  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有些沉寂地点了点头,目光中皆是认真:

  “放心,现在拉遗体没有那么讲究,尤其是从医院出来的,大多都算是看得过去。认真点给事情办好,遗体别磕碰到,好好地带回去就不会落人话柄。我们心里也能够过的去。”

  “嗯,那就行,遗体为大。”

  苏辰点了点头,面色也是依旧地凝重。

  每次听说客户的离开,心中就感觉像是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压着自己,不办完所有的事情,就感觉很不舒服,心里压抑的很。对于客户的离开,也会感到悲伤,同时敬重生命的离开,办理这样的事情多了,并不会产生什么麻木,而是会更加敬重每一位生命的离开,为所有的客户,做好一切的服务。

  或许这种凝重的态度就是对于客户最大的尊敬。

  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紧跟在车后的殡仪车,正在稳稳地跟随着。

  小丁的手艺里面,倒是没有接尸体这一栏,以往丁叔在的时候,也只是等到棺材进了灵堂,他才会带着各种颜料和笔触出现在现场,在棺材之上绘画着各种图案......其他的时候,是看不到丁叔的。

  如今,跟着苏辰干活,倒是需要小丁多做一些事情了。

  人手不足,没办法。

  以往父亲的老伙计,留给自己的并不多。

  要么是早早地离开了人世,小辈去了大城市。

  要么就是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其他的地方发展。

  再者,就是享受子孙福的了。

  不想再去碰这些玩意了,做了不少年,都是冒着年轻干。

  一般人是不想沾上这些的。

  天天跟尸体打交道,传出去也不怎么光鲜亮丽。

  能够享受子孙福,何苦要继续在这做这些呢?

  许柏先生离开之前,已经将自己离开人世间的医院,以及埋葬的地方,一些要注意的事情,都通过短信发送给了苏辰。

  再加上系统的提醒,倒是不怕错过事情。

  ......

  医院里。

  许家兄妹坐在走廊的长椅之上。

  看着稍加缓和了状态的许锦,许谷面色复杂地叹了口气:

  “别伤心了,事情既然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父亲之后的事情。”

  “小锦!”

  小雅一手摸着有些鼓胀的肚子,坐在了小雅的另一边,用手拍了拍小雅。

  安慰着她。

  其他的人,一部分去转移许柏的遗体,一部分则是去看望梁小杰了。

  小杰妻子有些歉意地候在这里,没有离去。

  看到小锦低头哭泣的模样,一时间让她心中愧疚更深了几分,眼泪随之流了出来:

  “对不起!”

  颤抖的声音,在走廊中传递开来。

  随着她微微沉下的头颅。

  许谷眉头一皱,连忙阻止她:

  “别这样,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决定,不管你的事。你还是先进去看看小杰吧!”

  “嗯,谢谢!”

  小杰妻子面带歉意地说道。

  随后,看了三人一眼,还是转身去看小杰的情况了。

  她一直都很担心,只是更觉得对不起许叔。

  不过,做为许柏儿子的许谷,更加清楚父亲的决定是为什么。

  当年的事情,或许从那时候,父亲就接了这个因果。

  很快,主刀医生从旁边走了过来:

  “抱歉,打扰你们。不过,现在遗体为大,还是先行为许先生准备后续的事情吧!”

  “后续的事情,怎么办?”

  许锦一怔,缓缓抬头问道。

  话音刚落,几道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吸引了几人的目光。

  为首的是个年轻人,身后跟着两个推着担架车的一老一少。

  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走到这里,苏辰停下了脚步。

  许谷连忙起身,开口问道:

  “你们是?”

  目光在这三位身穿深色衣服,面色肃穆的人身上打量着。

  听到许谷的问话,苏辰连忙解释:

  “苏氏送葬公司,我们受许柏先生所托,前来接纳遗体。”

  “你们就是我爸托付的公司?”

  许谷问道。

  关于这件事情,老头子说过,他都安排好了。

  一切都是他最喜欢的方式,按照他的流程离开。

  所以听到苏辰的介绍,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一直都低头哭泣的许锦,擦了擦眼泪。

  睁着水雾的眼睛,看向苏辰:

  “我爸的遗体刚被送到太平间,我带你们过去吧!”

  “麻烦了!”

  苏辰面色一怔,应道。

  看来这两模样跟许柏有些相似的人,就是许柏的儿女了,当下没有犹豫,跟随着许锦前去太平间,接许柏的遗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