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伯爵夫人来自大清 > 第60章 伍德上门
 
  我想任何一个人上门拜访却遭遇这样的待遇,都要感觉难受和屈辱的。我看到伍德先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不安,便提议带他去附近散散步。

  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们来到花园里那棵巨大的七叶树下,它投下的浓荫令人感觉异常舒适。

  树下用大理石砌了一圈坐椅,我们在上面坐了下来。离开那座大房子似乎让伍德先生轻松了一些,我正在心中措辞,思考着应该怎样向他解释,他所受到的冷遇并非他本身有什么不到之处。

  但我还没来得及说,伍德先生已率先说道:“布鲁克小姐,或许您会感觉受到了冒犯,但是我是怀着一颗绝对真诚的心说下面这番话的。您的处境,真是让我万分同情。”

  好吧,看来我已经不用解释了。伍德先生真是位既聪明又善良体贴的绅士!

  伍德先生继续说道:“您瘦了,变得憔悴了。布鲁克先生的遭遇我已经听说,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您,但是——”

  他停顿了一下,认真地看着我,目光是那样的温柔:“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来见您。我真希望自己能为您做点儿什么,真希望您能过上一种更好的,更自由的生活。”

  我感觉得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涌动着一股难言的悸动,眼神灸热得仿佛能将人融化。

  “虽然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我仍然想问您是否愿意——”此情此景,绝大多数人都会跟着他这样的眼神变得心潮澎湃起来。有一种猜测已经呼之欲出,我的心漏跳了一拍,紧接着仿佛是为了补偿似的,“怦怦怦”飞快地跳动了起来。

  我看到伍德先生再次张开了嘴,我感到他马上就要说出我预料中的那句话了,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原来你们在这儿,可算找着了。”

  杰克边说边向我们这边走来,他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容,不像以前那样张牙舞爪,却反而令我感觉更加危险。

  杰克友好地向伍德先生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说自己因为有要事直到前一分钟才刚刚赶回格斯兰德,希望伍德先生不要感觉受到了冷落和薄待。

  大抵是以第一次见面时,杰克那粗暴无礼的态度给伍德先生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此刻面对杰克的友,伍德先生显得有些别扭。

  但他是个和善的人,更何况杰克也是格斯兰德除了爱丽丝以外第一个对他展露出善意的人,因此没一会儿他们就从疏离的寒暄,发展成热烈地讨论起打弹子的技巧和乐趣来。

  他们的友情发展得如此迅速,让我心里有些不安,但是杰克的言行举止又找不到丝毫偏离了正常范畴的地方,让我不免要开始怀疑自己是谨慎小心得过了头。

  杰克积极挽留伍德先生在格斯兰德共进晚餐,伍德先生欣然接受邀请。

  就餐的时候,伍德先生原本应该挨着我坐,但是杰克热情地和伍德先生谈起了一个话题,于是就“不知不觉”地坐到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

  这样一来,就连晚餐的时候我也没法和伍德先生有任何交谈的机会了。

  晚餐结束后,大家来到了休息室,莉莉和罗丝太太旁若无人地聊起了最新流行的服饰,而杰克则继续缠着伍德先生聊天。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扑克、弹子、狩猎已经不能使伍德先生继续维持热情和兴趣了。他的目光不时越过杰克落在我的身上,每当我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他马上就重新又变得高兴起来。

  但是杰克立刻又有了新的话题,他用一种玩笑的口吻提起了我小时候的糗事,比如我换牙时的丑样子,说话漏风听起来有多可笑,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说起我第一次月经初潮时弄脏了裙子的事情。

  伍德先生皱起了眉,神情既苦恼又尴尬,善良的伍德先生简直不敢再看我的脸,并几次试图结束这个话题。

  但是很显然,他的努力并没有奏效,杰克仍旧在大声地谈论着我的糗事,仿佛这是他认为最值得谈论的大事一样,任何话题都无法与之媲美。

  就连聊得浑然忘我的莉莉和罗丝太太,都忍不住满含探究地看了过来。

  我想这对任何一个姑娘来说都是绝对没法容忍的,激动我羞恼使我的脸涨得通红,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于是站起来走出了休息室。

  极度的羞耻感让我没法再坦然面对伍德先生,至少今天不行。所以,伍德先生离开的时候,我没有亲自送他出去。我知道这很失礼,但我实在没法把不久前发生的事情,选择性的遗忘。

  当我听到外面响起马车的车轮碾压在路面上发出的声音时,我忍不住从床上跳起来,赤着脚走到了窗边。

  我趴在窗台上,看到伍德先生的马车缓缓驶离了格斯兰德,他真的走了!

  我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这是一种复杂的,揉和了好几种情绪的心情。愤怒、羞耻、失望、遗撼,它们的混合物让我根本没法静下心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穿上鞋子,披上外套,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我要去找杰克,质问他为什么故意在伍德先生面前羞辱我。

  然而我在会客室、休息室、娱乐室等等他可能出现的所有地方,却都没能找到他,就连罗丝太太和莉莉也不见了踪影。

  这实在太奇怪了,他们总不至于搭乘伍德先生的双轮马车离开了吧,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我想到,他们或许去了花园,于是我立刻出发,去花园里找他。

  当我跑进花园里的时候,我听到那棵巨大的七叶树后面传来了莉莉那虽然极力压低,但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显得仍然很大的声音。

  “不要再否认了,你这个蠢货,难道我和妈妈是瞎子吗?”

  我脚步一顿,下意识地惦着脚尖慢慢靠近,然后一丛茂盛的灌木后蹲了下来。这使我能看清楚他们,却不会被别人发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