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去泉台招旧部
 
  显然,这位叫薛老肥的鬼物比那位叫莫少愚的鬼物厉害多了。

  薛老肥也不像莫少愚,他先身士卒,带着这些鬼物一起发力。

  “说到拆迁,我薛老肥当数这一带第一,拆迁容易,但是像这样的老庙,其中多有诡异,有很多不详之物。”由于是首次合作,那位官差没有走,在做监工,薛老肥对官差说,“但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见到了鬼物,一定不能惊慌,鬼物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伤不了人的。”

  他抖擞精神,吆喝着这些鬼物们排成长队,让他们将手中的撬棍,铁锹什么都举起来,齐齐的抵在墙上。

  “跟着我的节奏,一起用力!”薛老肥说。

  “一二三,嗨哟,一二三,嗨哟。”薛老肥喊着号子,鬼物们一起用力。

  “轰隆!”一声,城墙倒了一大片。

  官差脸色很不好看。

  他连忙出来制止说:“我早就说过了,不要野蛮拆迁,要保护性拆迁,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文物,这是文物啊,文物你们懂不懂,这一砖一瓦都很值钱的,很值钱的。”官差说。

  “很值钱大人为什么要拆了它呢?”薛老肥问。

  “大人的事,是我们能理解的吗?叫你保护性拆迁就保护性拆迁,你摔坏了一块砖头,我就扣你一文工钱,知道不!”官差问。

  “知道了。”

  “拆下的砖头在这边给我好好的码好!”官差说。

  “行!老板您就放心好了,我薛老肥一定让您满意!”

  然后,他组织着这些鬼物们,一个个排着队,一块砖头一块石头的拆,拆迁现场,热火朝天。

  官差看到这个样子又开始不满了。

  “薛老肥,我跟你说,现在天气炎热,太阳又大,你他妈的一定要注意防暑降温,不能让你的员工中暑。一定要轮流干,我们一定要注意影响,不能压榨工人。“官差说。

  “老板说的是,老板说得对。”薛老肥连忙说,然后吆喝这群鬼物,说,“都休息休息吧。”

  官差满意的走了。

  薛老肥一看官差走了,吆喝着说:“小的们,都别偷懒了,赶快起来干活,今天就将这庙给我拆干净,明天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呢!”

  顿时尘土飞扬,他们卖力拆着。

  半边脸急了,这些鬼物拆迁的速度太快了,按照这个速度,他们今天晚上就真的难过了。

  “墨先生,墨先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连忙跑到了城墙边上,敲着财相的门,叫道,“墨先生,开门开门,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财相开了门,半边脸祝何往风急火燎的说:“祸事了,祸事了,昨天那位先生将那群鬼物给弄死了,现在新来的鬼物可厉害了,三下五除二就将城墙给拆了。先生,墨先生,一定要将这些鬼物给挡住了。”

  财相笑了笑,安慰着说:“没事,没事儿的。”

  “有事的,墨先生,前些年那边有一个阴神庙,就是被鬼物给拆了的,拆了阴神庙的时候,阴神有两千多奴隶,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就现在阴神在忘川都没有了庙。”

  墨先生很急,说。

  “拆神庙的鬼物不是最厉害的鬼物,假如神庙被拆了,就会引来很多厉害的鬼物,那神庙不保,这里五千多口全部会交代在这里啊!”

  “有这事情?”墨先生问。

  “是的,是的,先生,您让您的那位朋友帮个忙吧——让他们别拆了,不要和昨天一样打死他们了,打死了他们,明天说不定来的更加厉害。”

  墨先生点了点头。

  他带着杨轩就出去了,半边脸惊恐异常,他不敢跟上去。

  财相拉着杨轩的手,站在边上看着这群拆墙的鬼物,这群鬼物显然比前面的那一群鬼物要体面很多。

  “兄台,让一下,让一下,这墙我要拆了,别压到你了。”那个叫薛老肥的鬼物看到财相拉着杨轩站在边上,说。

  财相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说话;杨轩也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也没有说话。

  “妈啊!”薛老肥突然叫嚷了一声,掉头就跑。

  “有鬼,有鬼,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鬼!”薛老肥一边跑一边嚷道。

  他身后的那些拆墙的鬼物,一个个都跟着跑了。

  “冤有头,债有主,不要跟着我们,不要跟着我们。”一个跑得不快的家伙,他吓得摔在地上,说,“不要啊,不要跟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每次看到庙都烧香,看到坟都作揖,我从来就没有做过亏心事,放过我吧,鬼先生!“

  “光天化日?明明是晚上怎么是光天化日?”财相问,然后,他去拉这家伙一把。

  可是,他手落空了,他的手从这鬼物的手中穿了过去。

  太诡异了。

  财相愣住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姬有缺昨天将那些鬼物杀个片甲不留,而今天竟然他的手能穿过鬼魂的手。

  “真是鬼啊!鬼先生,不要伤害我!”这个胆小的家伙竟然尿裤子了,一股尿骚味传了过来。

  简直太诡异了。

  财相抄起了一根棍子,对着这鬼物头上抽了一下。

  “啊!“鬼物发出了一声惨叫,它的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奇怪!”财相的脸上凝重了。

  他回过了头,鬼物如蒙大赦,赶快跑了,屁滚尿流。

  “这是怎么回事?”财相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自言自语。

  他有一些怀疑这些鬼物的说法了,是不是那些鬼物才是真正的人,而自己变成了鬼物?

  自己卖给了窦神的时候,是不是变成了鬼物?

  忘川,这里是忘川。

  他非常不自信,毕竟,他是墨门的财相,他虽然也修行,但是他长处是在挣钱,他的道心也不稳。

  他转过了身,拉着杨轩跑了回去。

  “西门博,我们死了吗?”他问。

  西门博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们死了吗?”财相一把抓住了西门博,抓住西门博的时候,他心里面好受一点,因为西门博还能抓住。

  “你说呢?你来了忘川,喝了孟婆汤,你说你死了没有?你听说过活人喝了孟婆汤了吗?”西门博笑眯眯的反问。

  财相一屁股坐在地上。

  西门博的话的意思就是说他们都死了。

  他突然站了起来,对朱黎阳说:”朱八,我知道我没有死,你们不会让杨轩死,是不是?告诉我是不是?“

  朱黎阳也笑了,没有说话。

  财相心中发毛了。

  “堂堂财相,竟然不知道‘死者生界,生者死界’。”还是杀手路飘影良心好,他看到财相这副样子,于心不忍,说。

  “这,这是怎么说?”

  “财相,你一门心思挣钱,你竟然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死者生界啊?枉死者不愿意转世,不愿意去阴曹地府,就聚集在死者生界,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死的事实,就一直会认为自己还活着。他们活得非常的痛苦,他们要活下去,就刻意的遗忘着自己死亡的那一刻的事情。他们留在死者生界之中,就将死亡的记忆给斩了,所以他们生命之中最后一天的记忆是空缺的,他们的记忆永远留在死前的那一天,但是每一天总会有个时候,他经历死亡的记忆和痛苦。“

  路飘影叹息了一声说:“我本来以为这个只是传说,真没有想到世界上真还有这个地方。”

  财相有一点点不相信,他说:“我们墨门,上敬天,下敬人,从来就不相信鬼神之说,所谓的鬼,是人们的臆想,所谓的神,也不过是战力比常人强大一点点的人,他们脱离了群众,自号为神。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他是想明白了,所以他变了。

  夜很黑,是午夜。

  “你也接触到姬有缺这么久了,你看到什么时候姬有缺嗜杀了?姬有缺昨天是大开杀戒,你难道还想不通吗?假如他们是真正的生灵,无论如何姬有缺都不会大开杀戒啊,姬有缺的神魂很强大,是他感觉到这些鬼物的痛苦才这样做的啊。”

  “杀手,就让墨门不相信鬼神去吧,他口中说不信,总有一天会被真正的鬼神给吓死。“西门博说。

  拆迁的鬼物跑得无影无踪了。

  财相确信了自己并没有死,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一直忙于挣钱,所以耽误了修行,道心有瑕,”他说,“但是墨门不能没有财相,我也是没有办法。”

  他走到城墙边上,想看那些逃跑的鬼物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财相还有很多的疑问。

  “为什么我们接触不到鬼物的身体,而木头什么可以敲到他们呢?”

  “他们其实并没有身体,他们只是一团能量体,”路飘影继续解释着说,“因为他们是虚幻的,所以你的身体可以穿越他们的身体,你的手拉不住他们的手。”

  “那我为什么用棍子抽到了他呢?”

  “因为他们看到你打过来了,能量体就做出了反应,他认为他自己被打了,所以他的身体就发生了改变,能量体的能量作用到你的棍子上,让你错觉到抽到了他。”

  “假如我想消灭他们怎么做呢?”

  “很简单,只要你想象你力量无限大,你就可以轻易的打败任何这种鬼物。“

  财相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路先生是好人。”财相说。

  既然如此,那么忘川就真的不可怕了。

  他相信了路飘影的说法,决定要找一位那枉死不愿意承认自己死了,留在死者生界的鬼物看一下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回事,说不定可以完成这些死者的愿望,说不定这些死者有人在尘世之中留下很多很多的钱呢?

  他看到了前面有一道影子。

  影子在赶路,低着头赶路。

  他走着走着,突然抬起了头,高声吟哦:“断头沙场又如何?创业艰难磨砺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显然,这是一个已经死了但是并不甘心死去的家伙。

  他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批着甲胄,佩着战刀,一副威风鼎鼎的样子。他不相信自己死了,不愿意承认自己死了,连传说之中掌握生死的阎罗他都要斩了。

  显然这是个好战分子。

  “兄台,兄台,”财相对着他招呼着说,“兄台,你要去哪儿?”

  “我去泉台。”鬼物说。

  “去泉台干什么?”财相问。

  “我的兄弟们多战死了——都战死了,他们在现在在泉台。我们本来应该安息,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安息了,我们要做一件天大的事情。”

  “什么事情?”财相问。

  “我们要斩了阎罗!”他说。

  “阎罗?”财相问,“阎罗据说比神明更加神秘,你们能找到他吗?找到了他,你们能和他们一战吗?”

  “不试试,谁知道呢?早些年,谁能想到我们可以和神明抗衡?很多事情你不去试,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己和你的袍泽们有多大的力量。”

  “壮士威武,小子敬佩不已,不过小子五岁筑基修行,现在也有几十年的功底,阎罗可比我厉害多了,要不你试试你的法成色如何,别白白的去送死。”

  财相说着就动手了,他一出手就是墨门的绝学:“非攻八式”。

  他拨动算盘,演绎着墨门的非攻八式。

  算盘之中,一颗颗算珠发光,组成阵法,结为一柄长剑,直接劈向了鬼物。

  “裁决之剑!”鬼物嚷了一声,说,“裁决之剑,你和墨门有什么关系?”

  鬼物伸出了手,直接一把抓住了财相,将算盘往怀中一收,问:“裁决之剑,你怎么会裁决之剑呢?墨门会裁决之剑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他非常不相信的一把将财相给掳掠过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财相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张开嘴看看。”

  鬼物一边说一边用手挤开了财相的嘴巴。

  财相很是郁闷,不是说这些鬼怪不行,怎么一下变得这么凶残了?到底是什么回事啊?他怎么可以抓住自己将自己嘴巴挤开啊?

  鬼物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不错,不错!这颗金牙镶得挺好,我生前的时候,就想镶这么一颗金牙。墨门财相,果然是一介书生啊,裁决之剑在你手中弄成了这个样子,今后不要随便出剑了,丢墨门的人。”

  然后,他将财相往地面一丢,满意的说:“见到了相夫子告诉他,清明节的时候,欠宁越的酒,记得一定要补上。”

  鬼物哈哈大笑,扬长而去,财相被摔得一身的酸痛,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艰难的回到了城里面,直接抓住路飘影说:“你骗人,你说死者生界的鬼物没有战斗力,伤不了人,可是我怎么直接被一个鬼物给揍了?他直接破了我的裁决之剑,还一把提起了我,还掰开我的嘴,看我镶的牙!说他生前就一直想镶牙。”

  “死者生界之中,并不是每一个鬼物都不承认自己已经死了的,你遇上的是承认自己死了的,这样的鬼物是厉鬼啊,不能招惹,很可怕!“路飘影说,“这样的厉鬼杀戮之意很重很重,他竟然放过你,应该是和你有旧或者是要托你办事,你一定得去做。”

  “他说他要去泉台,要我告诉相夫子,清明节时候要补上欠他的酒,他叫宁越。”财相说。

  “啥?”路飘影一听,顿愣了。

  “泉台?我知道泉台!”杨轩一听,拉着路飘影就跑,“一定要追上他,肯定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