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往西逃命
 
  天人族认为的山河乾坤图,竟然是青山学宫所化,他们的天图,竟然被人族活生生的撕破。

  “准备再战!”朱黎阳顾不得自己虎口上的血,“这一战,留下天人族和三眼族!”

  他冲出了青山学宫,本来青山学宫在青山城中,可是他冲出青山学宫额这一刻,竟然到了青山城两百多里的地方。

  一队天人族和三眼族的修士占据着一个山头,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天图竟然被破了。

  他们更加没有想到人族的战士,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荒,早就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可以拿捏的大荒了。”朱黎阳站在他们的面前,对游阚说,“既然来了大荒,那就不用走了,我们过去相信神明,而神明如何对待我们呢?”

  “你们真不在意大荒的百姓,真不在意你们的大可汗死活吗?”

  “在意,”朱黎阳哈哈大笑,“所以,在我们没有力量征战神城的时候,我只有将你们留下,作为人质,换取和平,换大可汗平安回来。“

  “哈哈哈哈,你们太幼稚了,你们根本不懂神明的力量。”游阚哈哈大笑,“既然你们自掘坟墓,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他没有想到人族竟然敢撕破脸皮,竟然和他们直接干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给人族一点颜色看吧,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力量,省的他们不自量力,给神明添堵。

  “人族,蝼蚁一般的存在,你们的祖先就是神明的血食,就是神明的祭品而现在竟然要反抗神明,这多么可笑。”

  就在不久之前,天人族的游阚还说过天人族和人族是同文同宗,现在竟然翻脸说人族是神明的血食,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号角响起。

  五行营的战士一个个兴奋异常,眼前的大战,可以说是在大荒面前从来就没有的。

  别说天人族,就是三眼族的战士,也是可以横行大荒的存在,原来几百三眼族战士,就可以灭了大荒一族。

  而现在,他们直接面一千三眼族战士和一千天人族强者,还从他们的天图中杀了出来,站在他们面前。

  五行营的战士将他们团团围住,准备一个也不放走。

  “你们,一个也跑不掉的。“那个人族的独腿将军,他是破开天图的罪魁祸首,他趾高气扬的用刀指着天人族的游阚,骂道,”狗仗人势的货色,好像神明没有接受过天人族的献祭一样!天人族,也不过是匍匐在神明面前的狗,你充什么大尾巴狼,说得神明牛逼,你们和神明一样牛逼一样。“

  然后,他郑重其事的说:”老子不光要宰了你们,连神明,他们不听话老子一样宰!“

  他跳了起来,他独腿的速度丝毫不比正常人慢,他一马当先,直接对着天人族强者和三眼族战士冲了过来。

  他的刀,非常锋利,破开天图,他的刀有很大的功劳。

  鸦牢之的“苍月九刀”愈发精湛,他现在站在这里,整个人就是一柄刀,锋利异常。

  刀意,这是刀意。

  鸦牢之在刀道上的造诣,已经走得很远很远,远得超与想象。他是大荒第一刀。

  跟着他冲过来的战士,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他们的刀也非常可怕。

  狂暴。

  如同火一样的狂暴。

  他们的刀,就是一团烈火,如同地火一样的狂暴。

  刀锋所向,可以毁灭一切。

  一队三眼族战士站了起来,他们不慌不忙,他们组成了一个方阵,他们用的也是刀。

  他们的刀,虽然不如鸦牢之的刀狂暴,但是他们的刀比鸦牢之他们的刀更加可怕。

  他们的刀,如同极地的冰雪,冷彻骨髓,让人从心里面升起寒意。

  烈火营的刀虽然狂暴霸道,但是三眼族刀客的刀却是压抑,杀意凛然,两种截然不同的刀法。

  “刀,是杀人的兵器,今天老子叫你们用刀!“三眼族的头领,是一个年轻人,他嚣张异常的说。

  狂野异常的刀与冷冽无比的刀碰撞在一起。

  鸦牢之丝毫不畏,他的刀,有压倒一切的霸气。三眼族的刀冷静异常,只要有一丝丝漏洞,这刀就会趁机而入,封住一切敌人。

  苍月九刀却如此的霸道,鸦牢之的刀法真让人看不透。

  三眼族的战士也是刀道高手,鸦牢之从来没有遇上刀道修为倒了如此程度的高手。

  他的刀,每一刀的力量都精妙异常,不少一分力,不多一分力,每一刀都恰到好处,不浪费丝毫力气。

  看起了他云淡风轻的就将鸦牢之的刀法一一破解。

  他每一刀就合于道,刀在他的手中,仿佛不再是刀,而是画师的笔,他的刀法,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展示一件艺术品。

  如果说鸦牢之的刀法如同刀中恶魔,而这位三眼族人的刀就是刀中君子。

  鸦牢之无数次无功而返,他怒了。

  整个烈火营都愤怒异常,他们竟然被这区区不到三百的三眼族的刀客挡住了。

  而他们的刀法实在精妙,好像天生就克制着自己的刀法。

  “拼了!”一位年轻的人族战士吼叫了一声,他被前面的敌人的刀法逼得非常的被动,他愤怒的吼叫了一声。

  他直接对着敌人的刀冲了过去,他根本不在乎敌人的刀插入了他身体。

  三眼族的战士也不在乎他这送死的行为,根本就不收刀。

  刀,插入了这年轻的战士的身体,而年轻的战士根本不在乎,刀穿过了他的身体他还在往前冲。

  刀,贯穿了他的身体,血流如柱。他冲向前面的速度丝毫不减,直接冲到这三眼族战士的身体之上。

  这是送死的打法。

  三眼族战士想将刀抽出,可是这位战士冲的速度比他抽刀的速度更加快,刀,齐柄而没。

  人族战士的刀掉落在地上,他索性不去管刀,直接一把抱住了这个三眼族的战士。

  刀客,用这种战法战斗是非常丢脸的,这不是刀客,而是亡命之徒,不顾一切的亡命之徒。

  他死死的抱着这位三眼族刀客。

  三眼族刀客有一些慌乱,他将刀一横拉,到剖开了人族战士的身体,将人族战士斩成两段。

  可是这位人族战士还抱着他,死死的抱着他,不肯身手。

  ”大熊!“他身边的人族战士惊叫了一声,他没有想到自己袍泽用这样的方法为自己制造杀机。

  他叫了一声自己泽袍的名字,冲了上去,抓住这个自己泽袍用生命换取的机会,将这三眼族战士一刀枭首。

  这已经不是拼命的战法了。

  这纯是自己牺牲,为同僚制造机会。

  并且这机会同僚还不一定能抓住。

  这位战士的牺牲唤起了许多人,火烈营的战士,他们真的不在乎牺牲,真敢用自己的生命去为同僚赢得一次机会。

  三眼族战士片倒下了四五十人之多,火烈营战士却倒下数百人。

  可是他们丝毫不在乎,他们踏着袍泽的尸体,继续寻找机会和三眼族刀客拼命的机会。

  这些人,真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丝毫不放在心上啊。

  “出击吧!不做无所谓的牺牲!“天人族的游阚好像是这一群人的头儿,他看了一下被烈火营冲击动了的三眼族刀客,淡淡的说。

  三眼族战士和天人族战士齐齐呐喊了一声,他们冲下了山梁。

  朱黎阳也吼叫了一声。

  人族的五行营齐齐发动。

  厚土营,锐金营争先恐后,冲了上去。

  弱水营地片刻消失,不知所踪。

  巨木营战士们跟在后面,对着敌人射出一支支箭矢。

  山河震动。

  片刻,这里成了修罗场。

  天人族的游阚,他坐在山梁上,控制着战场,脸上如古井水,丝毫不惊慌。

  人族战士和三眼族天人族的战士杀在一起。

  虽然说三眼族和天人族的战士只有两千,但是现在看起来仿佛远远不止两千,往往在局部还会形成人数上的优势,这是阵法的妙用。

  五万五行营的战士只能和他们杀个平手,根本无法前进分毫。

  人族的战士不停的有人倒下。

  就算倒下十个位人族的战士,也不一定有额一位三眼族或者天人族的战士倒下。

  五行营遇上了对手,但是他们丝毫不慌乱,死战不退。

  突然,游阚感觉到有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他如同一根鸿毛一样飘开他的位置。

  他速度很快。

  可是,他发现自己身体之下多了一道影子。

  除了太阳的影子还多了一道影子。

  “天罗!”他吼叫了一声,显得非常的愤怒,”天罗,你们不能对我出手!“

  他试图躲开这一道影子。

  但是这一道影子总是跟着他,越来越淡。

  “天罗,你这是在自取灭亡,神明放不过你的!”他很愤怒,直接一刀劈开了这刀淡淡的影子,吼道。

  影子消散,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个年轻人脸上带着笑,他们相互看着。

  “就算是天罗,也不应该潜伏过来,我天人族的阵法,你们天罗是看不明白的。”

  “幸亏我能看明白。”一个老人出现在天罗的身后,他手握着算盘,说。

  “墨门财相?你们吃了豹子胆了,我这是神明安排的任务,你们这不是在对抗我天人族,而是在对抗神明。”游阚说。

  “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插足大荒不是一天两天了,大荒人族,就有数亿,能给你们天人族带来多少好处?”财相淡淡的说,“游三小儿,你敢介入大荒,我又有什么不敢的呢?我想将你抓住,去向游老鬼换一个好价钱,游老鬼不缺钱。”

  “呵呵呵,你们墨门,就是看不得战争,就凭你和这个半吊子的天罗,要想将我留下,这是痴心妄想啊!”

  他丝毫不慌张,也不害怕,说。

  “假如加上我呢。”一个中年剑客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在下西门搏,最喜欢治吹牛的人!”中年人笑了笑说。

  游阚瞳孔收缩。

  他无话可说。

  “墨门,太玄,你们相助人族,你们要知道假如神明怒了,你们能不能承担得起神明的怒火。”

  他威胁着说。

  “你想多了,人族的财,见着有分,你天人族想独吞是没有门的。”墨门财相笑眯眯的说。

  “我就是看不习你这小子,你对太玄不敬,我现在就宰了你又怎么样?”太玄西门搏非常霸气的说,“老子不归神明管!不给神明面子又能怎么样呢?“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

  “想要活,跟老子走!”他威胁着游阚。

  三眼族战士和天人族和人族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日化。

  他们突然觉的他们的阵法运行出现了迟滞,一个个惊恐异常。

  他们回头一看,山上的阵旗没了,主导着阵法的游阚也不见了踪迹。

  “神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股绝望从他们的心中升起,假如不是阵法,他们绝对不是这些人族的对手了。

  他们太强大了,又一个个悍不畏死,非常可怕。

  大战,瞬间落幕。

  五行营抓住了近千三眼族和天人族的俘虏,得胜回城。五行营也死伤惨重,战死者不下两千,伤者无算。

  大荒震怖。

  人族底蕴,竟然恐怖到这个地步,竟然能抗住天图,活生生的将三眼和天人族的战士抓了起来做俘虏。

  要知道,天人族比三眼族更加强大,在大荒之中,有百人三眼族人,就算大荒最强大的族也没有办法顶住他们的攻击。

  而现在,人族胜得干脆利落,人族,太可怕了。

  战后,路飘影直接出现在青山学宫,他的身上还满是血痕,他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他找到了杨轩,直接说:”墨门财相,要你尽快离开人族,不要将自己绑在人族的战车上面,人族已经没有救了。“

  杨轩笑了一下说:“天人族带着天图来的时候,他跑得挺快,那时候他就觉得人族没有救了。”

  “可是他没有想错了,“路飘影说,”假如不是轻盈公主和潞安在,青山学宫没有办法完成祭炼,那我们根本打不破天图。“

  “呵呵,”杨轩说,“他们的话,我听到了,但是我不会按他们的要求去做。“

  “太玄也要我带话给你。”路飘影说。

  “什么话?”

  “他说人族败亡的时候,要你逃命的时候一定要往西逃命,那样他救人也方便一些。”

  “这臭乌鸦嘴!”杨轩骂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