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营新军
 
  潞安问朱黎阳和路飘影:“你们确定要拿整个大荒为你们的愚蠢陪葬?”

  朱黎阳和路飘影都不置可否,没有理会她。好不容易抓住了她,要将她放走是不可能的。

  坠星城的祭司战战兢兢,这两个人族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胁迫神明,他们对神明的力量一无所知,竟然认为神明有这么好胁迫。但是他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看。

  “你们在乎的并不是大荒的人民,你们在乎的是自己,能俘虏神明子嗣,这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所以,就算整个大荒的人民因为你们的愚昧而死,你们都丝毫不会在意,”潞安叹息了一声说,“你们现在树大旗反抗神明,但是假如你们拥有了神明的力量,你们会比神明更加残酷无情。”

  朱黎阳没有理会她,路飘影却在分辨:“不会,我们至少不可能接受献祭,不可能如你们一样将大荒百族作为食物。”

  “那是因为你们力量不够强,你们不一样食用猪狗牛羊吗?你们和神明之间的力量差距,比你们和猪狗牛羊更大,你们可以将猪狗牛羊为食,为什么神明不能将你们为食呢?”潞安说。

  明明这就是歪理,但是路飘影不知道怎么反驳。

  “其实我比你们更加仁慈,我不愿意大荒生灵涂炭。放了我,你们就是在拯救大荒生灵。”潞安说。

  朱黎阳冷笑了一声,对于神明的话,他一句也不信。

  “不要不信,神明不会然我死在人族手中,你们可以试试。”潞安说。

  潞安打定了主意,能拖一时算一时,她发现这两个人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好像很好说话,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

  传送阵法又开启了。

  宁守、姬有缺和鸦牢之得到了他们俘虏了潞安的消息,赶忙赶来。

  “请潞安女士去一趟青山城吧。”朱黎阳说。

  “假如我不愿意呢?”潞安笑着说。

  “你不愿意?”独腿的鸦牢之怒了,他没有想到一个俘虏竟然还想讲条件,他用自己的独腿给跳了起来,一个大耳光子抽了过去,将潞安一巴掌抽在地上。

  “你不愿意?做了俘虏竟然没有俘虏的觉悟,既然你不愿意去青山城,那好,你就留在坠星城,老子在坠星城中开一个青楼,有神明子嗣做头牌,生意一定会很好!”

  鸦牢之不是什么君子,他和朱黎阳他们完全不一样,他才不讲什么风度不风度呢!

  然后,他一手拎住了潞安的脖子,将他如同提一只小鸡一样的提在手中。然后正正反反的就是一顿耳光。

  “你不就是狗日的神明生的娃吗?有什么牛的?你以为你长得好是不是?就算你长得够好,我也看不上,你给我装什么装?”

  潞安长这么大了,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侮辱?

  她真想哭,但是她强忍住了,她的眼泪在眼眶里面转,就是没有哭出来,这一次她完全有理由哭,但是她偏偏没有哭,她狠狠的盯着鸦牢之。

  “你会有报应的!”她愤怒的到了顶点,已经想不出什么话来咒骂这个混账男人了。

  “早就报应过了,不然的话你爷爷我怎么只有一条腿呢?”他一把将潞安摔在地上,威胁着说,“你信不信我将你衣服脱光,让整个坠星城都来瞻仰神明?”

  潞安这下不敢再说话了,她低着头,心中恨不得将这家伙给千刀万剐。

  “走吧,一个臭娘们,还想翻出什么风浪?”鸦牢之非常霸气的说,“真当大荒是神城是不是?在神城别人让着你,大荒不惯这臭毛病!鸟本事没有还想装?就卖到窑子里面,这种货色都遭人嫌!“

  潞安这下彻底老实了,估计,今后他就是见了鸦牢之的后背都会害怕的。

  夜已经很深了,天空很黑。

  突然,一道光华从天空之中洒落先来。

  鸦牢之额大吼了一声,对着光华就是一刀。

  刀很快,他已经封侯,他对刀的理解额进一步加深了,当初,他曾经碰巧刀斩过神明一刀。

  他才不管什么,只要有人坏他的好事,他绝对会好不容情的一刀给斩了。

  一头异兽从天空之中跌落下来。

  它长着马的身体,却有一个人的头颅,还有着一张翅膀。

  大荒百族,是没有这样的种族的,样子太诡异了。

  鸦牢之听说过,神城之中,有疯狂的神明在实验室里面制造了奇奇怪怪的物种,估计这就是神明实验室之中诞生的物种吧。

  “卑贱的人类,竟然敢扣押神明子嗣!”它非常愤怒。

  它张牙舞爪,就要对他们扑来,可是在它跳动的那一刻,它分成了两半。

  从头到尾,整整齐齐的两半。

  它被鸦牢之一刀劈成两半,鸦牢之的刀法太玄妙了,它竟然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被劈开成了两半,竟然还在呵斥这些人。

  “一头怪物,竟然这么嚣张,大荒,已经不再是神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了,那种神明随便放一条狗,就可以灭掉大荒一族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鸦牢之冷冷的说。

  这些人不会屈服,潞安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她很聪明,她现在知道了这些人下了决心,根本不会将她放走,现在明智的方法就是闭嘴。

  天空之中,有异象发生,这是半夜时分,竟然有一轮大日出现在天空。

  “走!”朱黎阳说。

  鸦牢之拎起潞安,如同提着一只小狗小猫,潞安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屈辱,但是她没有办法,丝毫没有办法,只有忍受。

  “你怕不怕?”宁守问朱黎阳。

  “怕。”朱黎阳老老实实的说,“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但是你会屈服吗?“宁守问。

  “假如屈服有用,假如屈服可以救人族,救大荒的话,我就算跪在神明的面前又怎么样呢?”朱黎阳说。

  “我一直在想,我们错在什么地方,”宁守说,“最后我得出了结论,我们错的地方,并不是我们强大了,而是我们过去过于弱小。现在稍微强大了一点,神明就坐不住了。姬有悔的牺牲也没有能为我们争取时间,我觉得痛心。早知道这样,不该让他去神城市,我们兄弟痛痛快快和神明大战一场!也不枉来人间走这一次!“

  宁守说。

  他现在战意昂扬,从某种角度来说,宁守十分好战,他比朱黎阳他们都好战,他就是一个好战分子。

  “没有目的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我们的牺牲,要为人族争取一点时间。“朱黎阳说,“能活下去,就是为人族增加一点底蕴,不要轻易言死。”

  青山城。

  本该是子夜时分,却烈日当午,大部分人都还在梦乡之中,外面却是烈日当空,非常诡异。

  有人睡眼朦胧的走出家门,不敢相信的看着空中的太阳。

  号角,从青山学宫中响起。

  一队队人族的战士从青山城中冒了出来,他们盔甲鲜明,都带着视死如归的坚毅。

  大将军朱黎阳出现在在青山学宫前面广场上面,他的前面,是青山城,他的后面,是青山学宫。

  青山学宫现在已经空了,气氛非常的诡异。

  “干吧,妥协换不来生存,只有狠狠的给他们咬上一口,才能生存下来。”杨轩大吼。

  青山学宫前面,一队队战士们组成了数个方阵。

  大将军朱黎阳站在将军们的最中间,宁守和姬有缺分别站在他的两边,再边上就是人族的各位将军。

  “大灾来临,神明发兵大荒,人族是站着战死,还是跪着屈服?”大将军对将士们喊话。

  “我想诸位都有了选择,我不再多言。”

  他们来自宁守苦苦的二十万精锐新军,他们第一次成建制的出现在战场之中,这二十万新军,完全可以碾压大荒任何一个势力,但是现在才第一次放出笼。

  他们要对付的并不是大荒任何一个势力,他们要对付的是神明。

  天下最大的势力,那种可以决定人的生死富贵的力量,才是这一支军队要对付的。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在星宿海中与极度危险的魅灵大战,在极寒川中和恐怖无比的恶魔大战。

  他们经历过无数的血雨腥风,他们从袍泽和敌人的鲜血之中成长。

  今天,他们已经是一支在大荒之中无敌的存在,他们就是人族的底蕴。

  “人族,不能跪在神明的面前,或许我们都将战死,但是我们的牺牲,我们流下的血,一定会为后人树立起一座碑,一定会为后人种下种子,这一颗种子,一定会生根发芽,长成苍天大树。”

  “大可汗远付神城,就是想为诸君争取时间,想让诸位成长;但是大可汗的牺牲,并没有为我们争取到时间,我知道诸君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就是我也还没有准备好,不过,我想问大家敢不敢跟着我一道,与神明一战?”

  “敢!有何不敢?“战士们的回答整齐划一,声音震天,如天雷滚滚。

  青山城中的百姓都被惊动了。

  那些文臣们一个个胆战心惊,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人族竟然有这么一支军队,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有很多人在迷茫,既然人族这么强大,为什么一定要跟神明过不去呢?这么强大的一支力量,纵横大荒,征服大荒各族不好吗?

  “将军归位,随我大战!”朱黎阳吼道。

  身着土黄色的战士,他们一手提着重盾,一手提着重剑,他们以土色为旗,他们代表最强大的防御力量,他们是厚土营。

  宁守缓缓的归位,站在他们中间,宁守是厚土营的主将,他主守。

  就是外行也看得出来,就算是传世步卒,在厚土营的面前也不值一提。

  很让人奇怪的是,宁守站在厚土营之中,和后土营的将士们出奇的和谐。好像他们一起征战了很多年,只有在血与火之中的历练,才会如此的默契。

  战甲鲜明,战士们强壮无比,皮肤黝黑,如金刚一般;长枪林立,远远望去,如同钢铁森林,他们以金为旗,他们代表最强大的攻坚力量。

  他们的主将是姬有缺,他带着伤疤的脸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另外一张脸看上去非常的俊美。

  他们是最强大的攻坚力量,锐金营。

  姬有缺举起了手,他在向同僚们致敬。他们之中的默契,也是在血海中滚出来的默契。

  这是一支恐怖异常的进攻力量,他们攻击敌人的,不光是他们的长枪,他们的神魂,也是攻击敌人的手段。

  敌人在他们面前,会经受着身体和神魂的双重攻击。

  宁守主守,姬有缺主攻,这才是人族的底蕴所在。

  战甲血红,面目狰狞,以赤为旗帜,战士们一个个仿佛都是从地狱之中放出来的恶魔,这是烈火营。、

  他们情绪已经到了极点,随时可能爆发。

  他们在敌人面前,展开了最强大的攻击力,他们不顾一切的燃烧,有着一种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气概。

  他们一个个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鸦牢之是他们的主将,他没有说什么,他独腿站在烈火营之中,他就成了火折。

  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让这些战士们爆发出最强的战力,可以焚烧一切敌人。

  身着青衣,一个个身材修长,一身劲装,身后背着箭筒,手持着硬弓,腰垮腰刀,他们是巨木营。

  就算是以骑射闻名天下的人族精锐大风营,在他们面前估计连射出箭矢的机会都没有。

  战场之上,他们很少有直接面对敌人的机会,因为敌人还没有靠近,就被他们的射杀殆尽。

  但是如果以为他们只是擅射,对他们偷袭的话,敌人的下场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他们的腰刀就说明这一点。

  姬琴心对各位袍泽点了点头。

  她是巨木营的主将,大荒第一侯,竟然是巨木营的主将,这让很多人意外,但是巨木营早就烙上了她的印记。

  她强于箭道,但是她的刀也非常的强,可以和鸦牢之媲美。

  白衣白袍,兵器各异,他们所站之处,天上的太阳仿佛都照射不到,凭空增加了丝丝神秘。这是弱水营。

  弱水,鸿毛不浮,概不可越。

  他们出现在战场上,不管是谁,不管多强大,在他们面前也别想冒出一点点泡沫,会被他们无声无息的吞噬。

  他们不会攻坚,也不会坚守,他们只会一种功夫,就是杀人。

  他们人数不多,他们往往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战场之上,然后喧嚣的战场马上沉寂了。

  因为他们一出现,可以在片刻之中将敌人消灭殆尽。他们是一支在战场上谁也无法无视,但是却往往被无视的力量。

  他们一个个都是暗杀,收割人头的高手。

  路飘影出现在他们之中,他们变得更加不起眼了,仿佛全体消失了一般。

  金木水火土,人族五营新军,在同一时展示了他们的存在。

  人族,能在星宿海和极寒川辟地三千里,绝对不是侥幸。

  也正是有他们的存在,姬有悔要去神城,朱黎阳敢去抓神明子嗣。他是人族最后的底蕴。

  “诸君随我,为人族杀出一个未来。”朱黎阳登高一呼,山鸣谷应,吼声如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