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三十章 欠钱不还
 
  暗夜金刚族的少主决定要去人族一趟,他和他的父亲不同。他不想匍匐在神明的脚下。

  神明对暗夜金刚一族渗透太深,不愿意匍匐在神明脚下的暗夜金刚非常难于生存。

  他不想匍匐在神明的脚下,可是他也想活下去。

  他总是幻想着有一天暗夜金刚族会有一位族人崛起,带着暗夜金刚走出奴役。他忘记不了当年有神明子嗣降临暗夜金刚一族,暗夜金刚的族长将自己当做马,为神明子嗣拉车的情景。

  他觉得是耻辱,但是他的父亲却觉得是荣耀。

  琴心公主封侯,而人族大可汗极是可汗却将她和她的丈夫流放到极寒川这一片魔土之中。

  假如琴心公主和他的丈夫想回到青山城,想在回到权利中心,那么人族一定会大乱。

  他心情非常复杂,按照他对朱黎阳的了解,朱黎阳一定不会甘心这样流放到了极寒川,而现在自己的妻子封侯了,他自然会想办法到青山城。

  他的父亲毕竟曾经是大可汗,极是可汗的位置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他是了解朱黎阳的,在人族对抗妖狼和远征极寒川星宿海的时候,他一定是一锤定音的人物。

  而现在人族在刻意淡化他的功劳。

  这很能说明问题,他却是是功劳太大,有功高震主的嫌疑。

  果然用不了多久,朱黎阳就有表上打可汗说极寒川苦寒之地,赖大可汗洪福,姬琴心已经封侯,思乡心切,希望能留在青山城,朱黎阳说自己身体越来越差,极寒川气温变化太大,对身体影响很大,祈求能让自己回到青山城,他愿意为前面两位先大可汗祭扫陵园,渡过余生。

  朱黎阳年纪轻轻,怎么可能身体不行?这是想回青山城的借口。隐隐约约之中也有威胁的意思,毕竟他的妻子姬琴心是大荒第一侯。

  谁都没有想到大可汗竟然同意了朱黎阳和姬琴心回青山城。

  一时间大荒议论纷纷。

  宁守也上表达可汗,说自己看到青山城新兵训练以后,痛苦异常,夜不能寐,深感有负大可汗的付托,所以想要回到青山城,要为人族训练出一支精兵。

  大可汗同意了朱黎阳回青山城,这家伙就根着来了。

  假如不是因为大可汗的授意,那么就是因为他和朱黎阳已经接下了大梁子,不论是哪一种,现在朱黎阳手无兵权,下场会很悲惨的。

  偏偏这个时候,炎刺可汗姬有缺也插了进来,姬有缺是军方的实权人物,赤炎营一直在他掌控之下。

  “说句公道话,大将军有功与人族,诚然不应该废黜在苦寒之地,就算是看不惯他,让他在青山城中做一个富家翁又如何,做人,不能过河拆桥。”姬有缺这个时候站出来说。

  他对朱黎阳表示同情。

  人族内讧,会非常精彩。

  朱黎阳还是回到了青山城,宁守已经早就在青山城中了。

  朱黎阳和姬琴心各骑着一匹马,大摇大摆的入城。

  那个杀手将军,好像铁了心做朱黎阳的走狗,他竟然早早在城门外迎接了,一脸的谦恭,他要为朱黎阳洗风接尘。

  宁守骑着高头大马,他提着酒瓶从城中纵马而出,他的身边,有着几位亲信将军。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前大将军啊,不是说前大将军身体不好吗?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宁守身边的一位将军对朱黎阳说。

  “大将军说身体不好就是身体不好!见了大将军,还不下马跪拜?”杀手将军路飘影说。

  “呵呵,大将军,假如没有宁相,会有什么狗屁大将军?估计你的大将军早就在妖狼的北栾城享清福去了吧。”一位将军嘲讽到。

  一道淡淡的影子闪了一下。

  那位将军不明不白的跌落在地上,他身下的战马发出了一声呜咽的声音。

  战马不见了,地上只有一堆的血肉。

  “你!”这位将军吼叫了一声,心有余悸。他看到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塞了一个酒瓶。

  这是宁守的酒瓶。

  这家伙是一员猛将,根本就不将生死放在心上,他吼了一声,将酒瓶对着路飘影一砸,抽出了战刀。

  就算不敌,他也要战。战败不丢人,因为敌人强大连刀都不敢拔,才丢人。

  酒瓶是砸中了路飘影,可是诡异的从路飘影的身体之中钻了过去,掉在地上,砰的一声破碎了。

  这么诡异的事情却没有吓着他,他悍不畏死,对着路飘影就要冲上去。

  “马宏,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宁守淡淡的说。

  那个叫马宏的猛将很不服气,但是宁守有令,他也只有遵循。

  “路将军出手越来越凌厉了,”宁守说,“本来准备晚上着路将军,我在落雁镇布置了一千新军,他们非常敏锐,天赋之强,不下天罗死士。我想为人族留下一支可以千里杀将的威慑力量。请路将军明日出发,新军考核,不到路将军之百一,路将军不可归青山城。人族新军,关系到人族的命运,大可汗非常重视,还有劳路将军了。“

  “你!“路飘影非常生气,直接指着宁守说,“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路将军尚是军籍吧?还是人族澜马的殿前都尉将军吧?大可汗着某总管人族军队,职责所在,望路将军理解。”

  宁将军没有和路飘影做口舌之争,淡淡的说。

  朱黎阳皱起了眉头,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

  “飘影,你就听宁副相安排吧。”朱黎阳说。

  路飘影没有说话。

  “朱将军和琴心公主总算回来了,”宁守看着朱黎阳和姬琴心说,“朱将军看起来气色不错,身体还好吧?”

  他看起来非常的殷勤。

  姬琴心皱起了眉头,她没有说话,她只是拿起了她的弓。

  “琴心公主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宁守嘴巴还在絮叨着说,“极寒川中封侯,大荒第一侯,我宁守做梦也没有想到是琴心公主啊。”

  姬琴心根本没有理会他。

  “长公主,小可负责青山城安全,大可汗说青山城非青山城守军不得在校场以外动武,以避免如当年姬有缺当年那样的事件发生,长公主请为人族做出表率。”

  城墙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队队弓箭手,他们一个个手持强弓劲弩,都指着朱黎阳这一行人。

  姬琴心还是没有说话,她将弓慢慢的放了下来,收好。

  “这就对了。”宁守带着笑意说。

  “啪!”

  一直没有说话的朱黎阳突然动了,他动入脱兔,看不清他的动作,只看到宁守用手捂住脸。

  朱黎阳给了宁守一记耳光。

  宁守竟然笑了。

  “朱将军,您真是不公平,我只是执行大可汗的命令,值得您老人家动手吗?”宁守的脸皮够厚的,“您这一记耳光,其实是打在大可汗的脸上啊。”

  朱黎阳和姬琴心都没有理会他,从他的身边慢慢的走开,入城。

  看到他们入城以后,宁守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真不知死活,大可汗本来就猜忌他,竟然还敢这么嚣张,就算大可汗再疼琴心公主,有了今天这一记耳光,大可汗也不能善了的。”

  “宁相,我们这样是不是过分了?朱将军于人族还是有大功劳的,”宁守身边,有将军对他说,“宁相,我们就算不去帮他一把,也不应该激发他和大可汗之间的矛盾啊。”

  “冯毅,你不知道当年他是怎么对我们宁相的吗?马闯是宁相多年的兄弟,他说杀就杀,问过宁相没有?“一个将军很不满这个叫冯毅的家伙胳膊往外拐。

  ”兄弟,马闯确实是自己有取死之道啊,我多次劝他好好管他儿子,他不听,不是看多年同僚的份上,我都想宰了他那混账儿子。马闯也是,活了那么一把年纪还是非不分。“这个冯毅还是耿直啊。

  宁守没有理会他们的争论。

  可是这个冯毅竟然还不依不饶。

  “宁相,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本来就应该您说什么我做什么的,但是这一件事我不说清楚我总觉得心里面过不去。”

  “嘴巴长在你的身上,你爱说就说吧。”

  “我知道说了你会生气,但是我还是要说的,”冯毅说,“我一直敬重将军,将军足智多谋,从来没有失算过,这一次您对朱将军真不地道,您真的要借可汗的手除去朱将军,我真劝您不要这么做的啊,怎么说朱将军都是有大功劳的,朱将军的父亲当年也是有大功劳的。我并不是为朱将军鸣不平,只是天地之中,确实有一杆秤。”

  宁守懒得理会他,拍马就走。

  他却跟了上去,连忙说:“宁相宁相,我还要说最后一句,说了我就再不说了。”

  他追了上去,说:“人生不过匆匆百年,何必让后人戳脊梁骨呢?”

  宁守直接给了这家伙一马鞭,笑着说:“就你行,这样,明天你给我去于千峰侍卫长那里报到,让你看看在大可汗身边的感觉,让你感受一下伴君如伴虎。”

  于千峰,在军中很有地位。

  他负责大可汗的安全,虽然说他的官品不高,但是就算是青山城的守将,也必须听他的。

  因为他代表的就是大可汗。

  于千峰年事已高,但是他根本就不放心将自己的事情交出来给别人。他对自己定位很准,他觉得自己的才能,无法运筹帷幄,指挥百万大军;他只是将自己的事情兢兢业业的做好,保证大可汗和青山城中重要的人物的安全。

  他这个位置,不要求有指挥百万大军的能力,但是要求必须有一颗公正的心。

  大人物之中,肯定也有倾扎,不管怎么样,必须维持着一颗公正的心,不能因为大可汗一时的好恶行事,谁都有冲动的时候。

  比如说先大可汗在脾气不好的时候非常容易说:“给我将某某某给砍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分辨,真的是为非作歹的,那砍了就砍了,算是为大可汗立威;但是是一时的气氛,被扬言要砍了的人口碑很好,那就要留一个心眼,不能让大可汗随便杀错了。

  因为有于千峰的存在,所以先大可汗可以在憋屈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发着脾气。

  他也许会被压力、被脾气冲昏头脑,作为他手中的刀,于千峰不会,于千峰会判断先大可汗说要砍了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砍。

  于千峰一直想到真正的军中杀敌,但是他却在青山城中一直呆到老迈。他总是想着能有一天放下自己的重担。

  朱黎阳打了宁守一耳光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青山城。

  “大将军还是大将军啊,大将军的威风尚在!宁守这是惹错了人。”有人同情朱黎阳,说。

  “朱黎阳真跋扈啊,宁守贵为副相,他是将军,按道理他应该受节制,他竟然嚣张如此。大可汗果然没有看错人,早早将他废黜了,不然的话,鬼知道他会不会抢大可汗的位置。”有看不惯他的人说。

  “他这次回来,可能不怀好意,”有人摇摇头说,“人族,将会有腥风血雨啊。”

  “大可汗太仁慈了,假如是我,直接将他砍了便是!”有人说,“竟然嚣张到这个程度了,简直就是目无王法了。”

  大可汗还是非常仁慈的。

  他将朱黎阳安置在大可汗府边上,并没有将他安排到城外。

  有人并不避讳,来看望大将军。

  “大将军这是何必来着,极寒川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青城山?”他问朱黎阳说,“大将军绝对不是那种对大可汗之位虎视眈眈的人,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我并不想回青山城,”朱黎阳在故人面前,第一次吐露了真相,“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大可汗并不放心我在极寒川,要我回青山城,我给大可汗的表,他早就给我准备好了。”

  来人大惊失色,他很是后悔为什么要来看大将军。

  大可汗这明显是想囚禁大将军啊。

  他慌忙告辞,走的时候他还耍了一个花招。

  他出门了以后,自言自语的说:“唉,好歹也是做过大将军的,怎么也欠钱不还。可能他忘记了吧,该死的,我怎么就是说不出口呢?我怎么就是说不出口呢?当年他可是亲手向我借了十两黄金啊,十两黄金啊,不是一个小数目,我怎么就说不出口向他索还呢?”

  他相信大将军住的地方,一定会有大可汗的眼线。假如大可汗觉得他是惦记着朱黎阳的黄金而不是故意来看望朱黎阳,那么大将军有事,就不会为难他了。

  也有根本不长眼的,比如说新来的跟于千峰大人学习的一位叫冯毅的将军,他就毫不避讳,亲自来拜见朱黎阳,极为谦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