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虎相争,气死老相
 
  大可汗端坐在宝座上面,一干文武百官站立两侧。

  “今日赖大可汗洪福,大将军远征得胜归朝,大将军远征星宿海和极寒川,劈地三千余里,为人族建不世基业,当重赏大将军。臣以为大将军忠心于人族和大可汗,可赐大将军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之特权。”

  一向懒散的传世可汗今天也精神抖擞,他穿戴得整整齐齐,奏大可汗说。

  大可汗看了看大将军,大将军面色大变,连忙跪在地上。

  有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特权的人,几乎都是反了,这历史所有的君王都非常清楚。

  宁守这是要将大将军往火上烤。

  “胡说八道!”独腿将军鸦牢之脸色大变,他呵斥传世可汗。

  “大将军行事非常公正,青山学宫之中诛杀纨绔子弟以及诛杀纵容子弟的大臣,肃清人族败类,做得非常的好。我要问一下在座的各位,还有谁能替大可汗做这种事情吗?所以说要加大将军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之权。”宁守说得有板有眼。

  大将军面红耳赤,汗如雨下。

  而宁守继续补刀:“我听说大将军甚至还未等到大可汗的尚方宝剑到手,就开始为大可汗做这样大的事情了,大将军真是急人族之急,急大可汗之所急啊!”

  大将军脸色苍白。

  “臣出于一时之义愤,做事欠考虑,请大可汗责罚。”大将军连连磕头。

  大可汗没有说话。

  “大将军一向之做正确的事情,怎么可能做错事呢?”传世可汗宁守还在补充刀。

  大可汗面色也不好看。

  传世可汗看到大可汗的脸色,不敢再言,连忙闭嘴。

  “传世可汗所言不错,大将军这是僭越了!“一个不长眼的言官连忙说,”大将军行事,心中哪里有大可汗呢?现在人族的江山,到底是大可汗的江山还是大将军的江山呢?“

  鸦牢之和路飘影看着言官的目光都要杀人了。

  “你们不就是为马闯出头,马闯的儿子不知死后,调戏长公主,这难道还不该死吗?”鸦牢之总算忍不住了,他呵斥言官说。

  “马闯何罪呢?一人做事一人当,先可汗就开始废除了连坐,难道现在还要开历史的倒车诛九族吗?”有人质问说。

  “你要搞清楚,马闯是挑战大将军,技不如人,归咎自取。”路飘影也加入了这场争论。

  他是杀手,很具有震慑力的杀手。

  但是他现在说话却没有震慑住这些大臣。

  “大将军竟然勇于私斗,与下属争勇斗狠;大将军位高权重,不知道将人族的礼法置于何地,将大可汗置于何地?”

  有人说。

  大将军连忙对着大可汗磕头,慌忙奏道:“罪臣连年征战,数次重创,现在体力不支,身体大不如前,恳请大可汗念在罪臣多年鞍前马后的分上,让罪臣告老还乡罢。”

  大可汗脸色非常不好看。

  “大将军年纪轻轻就要告老还乡,置大可汗于何地,置人族于何地?”有言官直接逼问大将军说。

  看起来他的立场是站大将军,但是其实他是要将大将军往死里面逼啊。

  夏奉感觉自己的头都要大了,一面是大将军,他是知道大将军的功劳的,也知道大将军的为人;另外一方面是传世可汗宁守,宁守和他是忘年交,关系莫逆,他也知道宁守的功劳和为人。

  两个人都是人族的精英,假如能通力合作的话,人族日子会非常好过。但是现在这两个人竟然水火不容。

  他觉得非常的伤心。

  人族,为什么总是逃不了内讧的命运呢?

  他一膝盖跪了下来,伤心异常,话还没有说出来就泪如雨下。

  他脸色苍白,艰难的张着嘴,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恨,他也恨自己,恨大祭司。

  当初如果给大将军送尚方宝剑的时候,他不那么在乎大可汗的话,直接将尚方宝剑给送上的话,或许事情不会到今天的这一步。

  他越想越难受,越想越难过,他感觉到眼睛金星四射,头昏眼花,呼吸困难,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夏相!”

  他身边的大臣发现夏相国倒地不起,连忙呼喊。

  大臣们都发现了异常。

  “夏相国,夏相国!”大可汗从宝座上连忙走了下来,到夏奉身边,连忙扶着夏奉。

  他脸上的着急是看得出来的。

  大将军和传世可汗都在发懵,他们之中的相互怼竟然急昏了夏奉,这是谁事先也没有预料到的事啊。

  有医官急忙对夏奉进行抢救。

  “劳碌过度,急火攻心,又上了年纪,这一关难过了。”半天,医官说。

  大可汗亲自把住了夏奉的手,为他输灌着灵气,但是感觉到夏奉身上生机在流失。

  宁守也顾不得怼大将军了,连忙跑了过来,抓着夏奉的另一只手,也为他输灌着灵气。

  半天,宁守和大可汗都放下了手,他们的脸色肃穆。

  “退朝。”大可汗屏退文武百官,医官还在围着夏奉抢救。

  文武百官都围在朝殿的外面,久久不肯离开,他们都在等夏奉的消息。

  夏奉总归没有醒来。

  大可汗感觉非常的疲敝。

  挑起事端的传世可汗宁守和大将军朱黎阳都是一言不发。

  大可汗下令厚葬。

  大可汗亲自抚官,慰问家属,极尽哀荣。

  夏奉是治世之臣,他在人族最危险的时候为相。他为人公正,做事严谨,从不逾规,毫无私心。

  人族大治,夏奉有大功劳。

  有人说夏相之才远不如前任风相,风相机智百出,而夏相却是一条筋,从不知道变通。

  说夏相之才并不适合再宰相位置,但是他的位置却一直非常的稳,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官,从未有人唱他的反调。

  但是朝中重臣以及大可汗对夏相看法是一致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甚至,大可汗将“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个词套在他的身上。

  朝廷之中,夏相几乎从不与人做口舌之争,但是他做事非常果断,快刀斩乱麻,直来直去,有话说话,所以也从来没有什么口舌之争,不像前任风相,经常辩得别人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他举贤任能,从不避讳,隐恶扬善,也从不顾忌。在他眼中,并无文官武官之分,一视同仁。

  可以说在庙堂之中,夏相的地位崇高,甚至可以高大将军,大祭司一头,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居高自傲,却是谦逊异常。

  可是,在人族鼎盛的时候,他却走了,撒手人寰。

  有人说是因为他太操劳了,但是有一些明眼的人看出来他是气死的。大将军和传世可汗在朝廷之中直接翻脸,将他给气死了。

  “二虎相争,气死老相。”这一件事情不胫而走,大荒议论纷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