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加餐
 
  朱黎阳呵斥着杨轩与妖夜,样子非常生气。

  不过他也有一些心惊,三昧真火诀是他花大价钱弄来的,火焰可以锤炼身体,强健体魄。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三昧真火诀会有这样的威力,竟然可以烤熟极炎雪蛤。

  他生气是真的,惊讶也是真的。

  难道妖夜这家伙是天生与火亲近?修炼三昧真火诀事半功倍?

  “那个,八叔,修炼的目的是什么?修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自己生活过得更好,既然三昧真火诀这么强大,烤一下极炎雪蛤不是物有所用吗?”妖夜分辨着说。

  朱黎阳都被妖夜的说辞给逗得苦笑,这熊孩子说得没有错,但是这一顿揍还是逃不了的。

  他给了妖夜一个头栗子,呵斥着说:“老跟杨轩呆在一起,你是一个好孩子都变得油嘴滑舌的了。”

  他又恶狠狠的瞪着杨轩:“都是你的鬼点子吧?”

  “我是在教妖夜练功,这是一种非常新颖的方式,叫做寓教于乐,快乐教育,这种方法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假如你去教的话,你能保证妖夜现在可以将三昧真火诀修炼到这种地步吗?”他想在朱黎阳他们面前争夺说话权。

  他也是在堵朱黎阳的嘴,他在欺负朱黎阳没有见识,他来自天庭,见多识广,寻常修炼方法,他一看就懂,并且可以举一反三。

  遗憾的是当初在天庭之中没有发奋努力。

  朱黎阳顿时被他的歪理给镇住了。

  “快乐教育是一种非常先进的教育方式,苦着脸练功是没有出路的。”杨轩一本正经。

  大将军竟然从善如流,一肚子火气都没有了,竟然说了一句:“可能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你说的有一些道理。”

  竟然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自己,估计大将军现在的心情很好,不需要将自己当做出气筒。

  “八叔,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是不是有什么喜事?”杨轩看了朱黎阳的态度,决定再进一步。

  “当然,当然是有喜事,有大喜事,不然我们怎么会将你们从青山学宫接出来影响你们学习呢?”

  “什么喜事?”杨轩想了一想,问,然后自问自答说,“我知道了,估计是琴心公主有喜了,你要做爸爸了。”

  杨轩被敲了一下头栗子,这一下比敲妖夜的头栗子要轻多了。

  “熊孩子。”朱黎阳骂了一声。

  两个挖蚯蚓的孩子一听也兴奋了,问朱黎阳说:“那琴心姑姑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朱黎阳哈哈大笑。

  姬琴心正在替小七打扮着,小七非常腼腆,害羞得连头都不敢抬。

  “小七,委屈你了,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是他们故意放出去的,你不要在意,这帮男人日子也过得战战兢兢的。”

  小七点了点头,她身材修长,比姬琴心还高出一个头,她是比蒙族,比蒙族人本来就身材高大。

  但是她虽然高,但是显得非常娇小。

  “我是看着他们一起长大的,“虽然姬琴心比姬有悔还小两岁,但是她还是这样说,“他们之间是可以换命的信任,虽然他们在一起会有争吵,甚至会打架,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你要相信。”

  小七点了点头。

  “他们其实都非常简单,他们不想自己的后代还被神明压迫,他们都曾经在神明面前吃了大亏,朱黎阳和姬有悔的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路飘影曾经是神明的祭品,只是神明那一天已经享受了几位和他一样的祭品,肚子不饿放过了他。”

  小七张大了眼睛,对于路飘影的来历他不清楚。

  “有人曾经出白银二十两,要买走鸦牢之作为神明的祭品,正巧被朱黎阳发现了,他找我父亲要了三十两白银,才留下了他的一条命。”姬琴心说,“虽然说他们现在看起来是位高权重,但是他们一个个都很清楚,在神明面前他们什么也不是,假如神明愿意,他们连自己的命都不是自己的,所以他们要抗争,所以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后代也是这样。“

  小七抬起了头,问姬琴心说:“这就是他们现在还都没有孩子,公主您也不要孩子的理由?”

  “算是吧。”姬琴心苦笑着说,”其实我也喜欢孩子,我挺佩服宁守的,这一代中,只有宁守提得起放得下。“

  “你搞错了,你们都搞错了,”外面是宁守的声音,“我并不是提得起放得下,我也不愿意我的孩子还过我一样的生活,我只是想,我能生,我能生,神明假如要我献祭一个孩子,我还有很多的孩子。他要我献祭一个孩子,我就生十个,他们能杀,我就能生。”

  他手中提着一个酒罐子,显然他有一些醉了。

  “我没有他们这么乐观,我不相信我们这一代能有什么改变,我们这一代还是要向神明献祭,还是要向神明献祭......现在神明没有找上门来,是因为颜阿嬷在神城,是因为大可汗对神明的承若。”

  他苦着脸。

  姬琴心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候他应该跟男人们一起喝酒,一起筹划阴谋诡计才对,瞪着眼睛说:“三哥,喝酒你走错了地方了。”

  “我也不想进来,家父家母已经收了小七作为义女,他们打发我给小七送点东西,其实我并不想来,只是事关重大,我必须自己来。“

  他手上捧着一个紫色的檀木盒,檀木非常的古老。

  他慢慢的打开了檀木盒说:“传言,人族当初并不在这个世界,我们人族的先祖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到了这个世界。”

  小七和姬琴心都在听他说话。

  “当初人族就在大荒立足,传世部落所在的地方就是人族当初的立足点,人族的先祖携带着几件重宝到了这个世界——这是传言,不必当真。”

  但是按照这个宝贝保存的程度,这一定是当初传说之中的重宝了。

  他打开了檀木匣子,匣子里面有着一块古玉,古玉上面镌刻着几个字:”有求必应,儿孙满堂。”

  “这玉叫有求必应,但是也不可能是真的有求必应,假如是真的话,我就求他让该死的神明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这显然是不存在的。但是后面一句可能是存在的,母亲查了一下,它的任何一任主人都儿孙满堂。它并没有一直在传世部落,后来有人回赠给了母亲,我这一代虽然人丁凋落,但是我下一代中,我母亲有十八个孙儿。”

  他叹息了一声说。

  “传言之中,它能让夫妇后代昌盛,她确认过这古玉对不同的种族都有效,听说你要大婚,她呼唤我赶快回去将这古玉接过来赠送给你,母亲将它藏在传世部家中卧室的床头——为了它,我跑了两天两夜,跑死了四匹好马,总算赶在你大婚之前送到你手中了。”

  姬琴心仔细端详着这一块古玉,对小七说:“儿孙满堂,我也曾经听说过,没有想到这是真的。”

  玉石发着和煦的光芒,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

  “母亲不敢面对你,或许你会有跟她一样的痛,但是她还是想将这个送给你,“宁守继续说。

  姬琴心明白宁守在说什么。

  老传世可汗也曾经向神明献祭过,他们献祭了襁褓之中的长子,这是母亲心中永远的痛。

  可以想象得到,人族和比蒙的孩子,会有神明见猎心喜,逼迫着他们献祭的。

  古玉能让他们儿孙满堂,但是他们也要承担失去儿子的痛楚。

  姬琴心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献祭自己的孩子。

  小七很平静的将古玉收了起来,很慎重的将它藏在床头。

  “谢谢三哥,谢谢母亲。”

  宁守脸上露出了笑容,说:“或许你不应该跟着他们叫三哥,你应该叫我幺哥。”

  “出嫁随夫嘛。”小七笑着说,她笑容非常苦涩。

  宁守拍了一下小七的肩膀,说:“鸦牢之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已经长大了,他很好。”

  “是,幺哥。”小七乖巧的说。

  宁守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傍晚时分。

  宁重夫妇,大可汗姬有缺,炎刺可汗姬有悔,大将军朱黎阳,长公主姬琴心,独腿将军鸦牢之和蒙小七,杀手将军路飘影团坐在一起。

  几个孩子在外面打打闹闹,从神城归来一直寸功未立的铁臂老幺为他们守备着这地方,就是一只虫子也没有办法飞进这里。

  这些人可以说是人族的中流砥柱,传言之中他们相处不十分和睦,但是现在他们竟然坐在了一起。

  “你们在商量着什么,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不管也管不着,”德高望重的宁重说,“但是鸦牢之我有一句话问你,你诚恳的回答吧。”

  ”伯父请说。“鸦牢之说。

  “你和小七是真心相爱吗?你可以做到什么时候都不抛弃不放弃小七吗?”

  “我和小七是真心相爱,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离开小七。”鸦牢之斩钉截铁的说。

  “有缺,他说的是真的吗?”宁重问姬有缺说。

  “是。”姬有缺凝神片刻,斩钉截铁的说。

  “我相信你,你是好男儿,一诺千金。”宁重对鸦牢之说。

  “小七,我也问你,你和鸦牢之是真心相爱吗?你可以做到什么时候都不离开鸦牢之吗?”

  “我和鸦牢之是真心相爱,我什么时候都不会离开他,哪怕是做他的奴婢我也愿意。”小七说。

  “她说的是真的,宁伯父。”还没有等宁重发问,姬有缺马上说出了答案。

  宁重狠狠的瞪了姬有缺一眼,姬有缺吐了一下舌头。他自然知道宁重瞪他的原因,他并不怀疑小七真心,只是觉得问了鸦牢之没有问小七有一些不公平,随便问一下而已。

  大家都憋住笑。

  宁重和宁夫人几乎同时长叹一声,只有他们才注意到小七说的内容,年轻人并没有注意小七说的话的真正含义。

  出身贫贱的蒙小七,还是没有信心和鸦牢之走在一起啊。

  宁重夫人握住了小七的手说:”丫头,你不是他的奴婢,而是他的女人,是他的爱人。“

  有了宁夫人的一句话,大家都没有了笑意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宁小七。”大可汗非常郑重的说。

  “宁小七,你出嫁以后,还愿意经常回来看看我们吗?”宁重夫人和气的说。

  “我愿意。”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睛。

  “我们决定收养两个孩子,”鸦牢之握住了小七的手,对大家说,”他们就是我的儿女,男孩叫鸦兴寒,女孩叫鸦兴星。”

  他叫过来了两个孩子,寒极川,星宿海都是人族新劈的土地,鸦牢之用意很深。

  他们都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来历,当年在落雁镇附近,因为妖狼的海东青,这对孩子的哥哥自己献祭了自己。

  这事情惊动了大祭司,大祭司委托鸦牢之照顾一下他们。等鸦牢之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母亲也过世了,他们成了孤儿。

  鸦牢之收留了他们。

  宁重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认真,他问鸦牢之:“假如你今后有后人,你再怎么对待这两个孩子?”

  鸦牢之笑了一下说:“有了他们,我和小七也不想再要后人了,他们就是我们的后人。”

  ”回答我。“宁重寸步不让说。

  “先大可汗怎么对待我们,我就怎么对待这两个孩子。”鸦牢之说。

  宁重满意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饭菜是宁重亲手做的,宁重不光练兵行,打仗行,办学行,做饭菜也行。

  他今天非常高兴,喝了不少的酒。

  “人族当兴,有了你们,人族当兴,看到了你们,我们祖先都会在笑。”宁重笑得合不拢嘴来。

  小湖边,妖夜发出了一声惊呼:“大腕龙鱼,真的是大腕龙鱼。”

  一条金黄色的鱼从小湖中出水了。

  小杨轩身影如电,湖面人影一闪,龙鱼就被装进了篓子里面。

  “大腕龙鱼,这里怎么可能有大腕龙鱼。”一直在为大家警戒的铁臂老幺薛亏也惊呼了一声,说。

  大腕龙鱼,传说之中是鱼受了龙气而产下的异种。传说中假如不同种族的夫妻分食大腕龙鱼,可以突破生殖隔离。

  “这是吉兆!大吉!“宁重一看这条筒体金黄,似鱼似龙的鱼,非常高兴的说。

  朱黎阳和姬琴心对视了一眼,他们心中非常惊讶,从见到鸦兴寒,鸦兴星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就在挖蚯蚓。

  这是巧合还是他们早就知道这地方有大腕龙鱼,一直在打它们的注意。

  “大吉大利,老夫现在就去下厨,为鸦牢之和宁小七加餐!”宁重非常高兴的说。

  宁小七一脸通红,鸦牢之却洋洋得意。

  “你们喝酒,小七和牢之不能喝了。平日你们太累了,今天你们什么都不用管,放肆喝吧。”宁重夫人也非常高兴,她站了起来,要替宁重帮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