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画虎不成反类犬
 
  人族的夏奉和妖狼的郑飞舟达成了协议。

  人族放妖狼大军一条路,让妖狼大军平安的返回大草原,贝飞鸿带着妖狼的世子琅风劲入青山城为质。

  青山城中,有人看到紫气冲入青山城,人族有相士建议将青山城改名为紫金城,说改为紫金城利子孙,人族将会兴旺发达,这一提议被大可汗和大祭司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妖狼大军在妖立言的弹压下,丝毫不乱,妖立言法度严谨,赏罚分明,妖狼虽败,但是丝毫没有败相。

  落雁镇的小酒馆中,一老一少一中年妖狼安详的坐在小酒馆中,他们对着外面的雪花,就着几样小菜下着酒。

  “今年草原上的雪特别的大,“老妖狼说,“真的很大,压垮了很多帐篷。”

  “嗯。”中年妖狼浅浅的喝了一口酒,说,“草原上哪一年的雪不大呢?”

  “是啊,我们大草原,其实是一块苦寒之地。”老妖狼叹息着说,“只长牧草不长庄稼。”

  “老族长说他觉得今年北栾城的冬天特别的冷,他说他想有一天能在温暖一点的地方过冬。”老妖狼又说。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仿佛是在消磨在着无聊的时光。

  冰天雪地之中,一队骑士在这个小酒馆前面停了下来。

  骑士们都很懂得规矩,他们下马,安静的站在马前等着。

  一位人族的老者带着一位人族的中年敲开了店门。

  “问贝将军,郑先生好,问世子好。”人族老者一进门就对着三位妖狼作揖。

  “夏相一路劳碌,先喝一杯吧。”贝飞鸿没有说话,郑飞舟说。

  “是,容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人族的田忠大祭司,听闻贝大将军和世子要去青山城,特意赶过来迎接贝大将军和世子。“夏相指着大祭司介绍给他们说。

  “一直听说郑先生和贝将军大名,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大祭司对着他们拱拱手,接着又对妖狼世子说,“世子到了青山城也不会寂寞,青山城开了学宫,世子闲时可以到学宫解闷儿。”

  “你们的大可汗呢?”贝飞鸿说,“你们大可汗为了今天,做了多少功课啊?”

  “大可汗一直都说,妖狼不是人族的敌人,”夏奉打着圆场说,“人族和妖狼历史上都是相互支撑,世代友好的,虽然其中有一些小插曲,但是人族和妖狼只有团结才可以在大荒之中立足。”

  贝飞鸿有一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大祭司。

  大祭司面色平静。

  “听说大祭司身上流着神血,可以直接和神明沟通,不知道大祭司的血脉源于父亲还是源于母亲?”贝飞鸿问,他问的角度非常的刁钻。

  大祭司没有回答贝飞鸿的问题。

  郑飞舟马上打圆场,对大祭司和夏相国说:“我们大将军和世子此去青山城,一切有赖二位多关照,有句话说‘物离乡贵,人离家贱’,我信得过人族,但是离开了家乡,有很多事情不好办,烦劳相国和大祭司多多关照,我郑飞舟代我们族长问二位好。“

  “我们大可汗说世子可以带一千侍卫进入青山城中,大可汗信得过贝大将军和安陆侯,”夏奉说,“不知道贝大将军是否为世子安排妥当,如果未安排妥当,贝将军可以回草原一趟。”

  贝飞鸿笑了一下说:“看样子是你们的大可汗和大将军有点不敢见在下啊,能拖一时算一时。”

  贝飞鸿说完哈哈大笑,夏奉和郑飞舟也跟着哈哈大笑,世子也只有赔笑着,只有大祭司沉默着。

  郑飞舟与贝飞鸿和世子道了一声珍重,又和夏相国大祭司作别,然后骑着瘦马北归。

  他是北方草原上最富有的那一位,他积累了无数的财富,但是他一向很俭朴。

  青山城中,已经看不到了战争的创伤,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十分热闹。

  贝飞鸿护着世子,在夏相国和大祭司的引导下入城。

  夏奉原来为宣礼司主事,宣礼司官员都是他的老部下,他御下极宽,宣礼司对夏奉都很亲近。

  鸿胪寺早就为贝飞鸿和世子琅风劲安排好了食宿,他们见到夏奉领着贝飞鸿和世子进入鸿胪寺,一个个都兴奋异常。但是为了给夏相争一口气,他们一个个都憋住了内心的激动,一个个都彬彬有礼。

  “问世子好,问大将军好,问相国好。”他们整齐划一的对着他们问好。

  “小子们,好久不见了,”夏相国还是跟在宣礼司时候一样,一见到他们就乐呵呵的打着招呼,“世子和贝大将军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要将他们伺候得比在家里面还舒服。”

  “是,相国。”他们齐齐的答应着,一个个目不斜视,好像对来人族为质的妖狼世子和名满大荒的大将贝飞鸿一点儿也不好奇一样。

  “世子和贝将军,这些人都是我当年的老部下,一个个我都亲自点定的,有什么要求世子和贝将军尽管提,我们人族是不会亏待盟友的。“夏奉说。

  世子仿佛有一些认生,不肯说话。贝飞鸿说:“夏相国有心了,世子有在下伺候就行,相国不必操心,请回吧。”

  他拉着世子,进入了鸿胪寺。

  夏相国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老头子,这位就是贝将军,我看不怎么有礼貌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还以为贝将军是真正的儒将,看他说的话怨气很足啊。“

  一个长得非常乖巧的年轻人拉着夏相国说。

  夏相国给了这个年轻人一头栗子,不过这一头栗子敲得很轻:“瞎说什么,贝将军是最有风度的了。”

  “说风度,还是我们的大可汗有风度,贝飞鸿杀了我们人族这么多人,大可汗还给足了他的面子和礼遇,”没有外人在场,这群年轻人一下子将夏相国围在中间,说,“头儿,听说贝飞鸿留在落雁镇就没有走了?落雁镇这名字对他很不吉利啊,他就不怕我们将他杀了。”

  “他信得过我们,我们自然也不会辜负他,我们人族一是一,二是二,不搞什么阴谋勾当,光明正大,”夏奉说,“假如他留在落雁镇我们真的伤害他那是我们不对,我们和妖狼和谈就是阴谋了。”

  “我是想假如将贝飞鸿给收拾了,那妖狼何足道?”一个年轻人说,“贝飞鸿用兵非常果敢,我们可汗,大将军,宁将军,鸦将军这么多名将围攻他一个,他还是不惊乱,还有能力维持不败,让我们只有谋和。假如收拾了他,再收拾妖狼何足道?”

  “这种看法和妖狼当年看姬云可汗一样,姬云可汗死了,他们就以为人族大厦将倾了,小看了敌人,最后倒霉的是自己——就这一次来说,贝将军交出了军权以后,妖狼大军归妖立言将军统帅,宁守将军和姬有悔将军都多次想要咬上他们一口,但是观望一下都放弃了,都认为让路是最好的选择。”

  “难道他们都占不到便宜,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宁将军的性格,能占便宜他不去占那才是怪事,”这个青年人是军中出身,他曾经在宁守的麾下参加过青山城保卫战,“宁将军很是邪性,但是我最喜欢这样的人了,这样的人才能干大事,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啪!”夏奉一个头栗子敲在这年轻人头上,骂道,“宁将军做人做事,不是谁都可以学的。做人做事,当学朱黎阳,厚重朴实,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忍辱负重;不要学宁守,诡计百出,懒散圆滑,无所敬惧,快意恩仇。学习朱黎阳不成,至少还是一个勤恳有为的人;学习宁守不成的话,那就是社会的毒瘤了。这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朱黎阳做事,有迹可寻,宁守做事,无法无天,诚然不该学宁守将军。”

  夏奉感觉自己的头皮发凉。

  他回过了头来,看到宁守一手拿着一罐酒,怀里面还截着一个荷叶包,荷叶包里面的鸡香味扑鼻而来,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眼神之中带着杀气。

  这些人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夏奉也觉得有一些尴尬。

  宁守直冲进了鸿胪寺,跑到了贝飞鸿和妖狼世子的院落,一把拉住了贝飞鸿说:“喝酒,陪我喝酒!”

  他自己先打开了一罐子酒,直接灌了一口,说:“好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