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一百零七章 说真话的人最讨厌了
 
  “宁守。”宁守和几位随从纵马向落雁镇奔去,他坐在马背上啃着干粮,干粮很冷很硬,他被干粮噎住了,卡在喉咙中,他拿起酒壶,酒壶中的酒已经没了,他将酒壶一丢,弯下了腰,双腿夹住马背,倒挂在马背上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雪,揉成了一团,丢到了嘴中,借着嘴中的温度化开,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这口干粮总算咽了下去,他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一直懒懒散散的宁守现在也打起了精神,就算是火烧到眉毛上都不会急的宁守现在竟然如此的匆忙,可见事态重大。

  “宁将军。”远远的有人在喊着。

  宁守勒住了马,长吁一口气:“大可汗,属下已经见过了大将军了,大可汗请回吧,剩下的交给末将。“

  姬有悔和他的马都在冒着热气,他跑得太急了。一见到宁守,他如释重负的下了马,靠在一颗树上休息。

  这马虽好,但是也禁不起这样的使啊,为了不让速度慢下来,没有办法,他是骑一段路,然后自己和马一起跑一段路,再骑一段路。

  虽然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一身都是汗,但是看上去没有一点狼狈的感觉,反而看上去显得英姿焕发。

  “三千大风营精锐就在我身后,是你当初在河北平原做千夫长的带起来的队伍,他们都很想见你。”

  姬有悔说。

  “谢谢大可汗,”宁守眼睛之中发着光,“大可汗放心,有这三千铁骑,贝飞鸿是跑不掉的。”

  这是一个好战分子,越是挑战越大,他越兴奋。

  这三千大风营精锐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知道他们的斤两,他也相信只有在他手上,他们才可以崩发出最强的战力。

  他是宁守,他虽然擅守,但是他在骨子里还是不想守。有了这三千精锐,确定了贝飞鸿的位置,他相信可以将贝飞鸿留下来。

  “三哥。”看到宁守眼睛中的光,姬有悔有一些担忧的喊了一声宁守。

  宁守的眉头皱了起来。

  姬有悔是曾经叫过他三哥的,那时候姬有悔还是一个孩童,非常小的孩童。

  那时候人族的大可汗还不是姬云,而是朱无畏。

  朱无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弟子,将他们召集起来,亲自教导。那个时候姬有悔还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朱无畏非常喜欢这个孩子,这孩子胆子很小,非常害怕箭,每当别人射箭的时候,他总是躲得远远。朱无畏经常让他坐在自己肩膀上看他们练箭,每次他都将头紧紧的贴着朱无畏,一动也不敢动。

  那时候,朱无畏让他叫宁守三哥。

  朱黎阳外号为大嘴老八,他是姬云最先收下的弟子,可是他被叫做大嘴老八。按道理说,他前面应该还有七人,有很多人猜测姬云是不是前面藏了七个更大的弟子,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朱黎阳前面的七人都是朱无畏的弟子,他是用这种办法告诉缅怀着自己的兄弟,告诉着他亲近的人,他和朱黎阳其实就是一体的。

  但是姬云并没有教导他们,他认为自己的教导不一定能比得上朱无畏;他也知道那些孩子怨恨他,他也不想去改变那些孩子的心理。

  宁守在大风营中自己闯出了一片天地,他从来就没有提过这事情,好像这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一样。

  而现在姬有悔却叫了一声三哥。

  他明白姬有悔在想什么。

  姬有悔是害怕自己放弃朱黎阳,拿朱黎阳换贝飞鸿。

  他叫自己三哥,是想告诉自己曾经是朱无畏的弟子,而朱黎阳是朱无畏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了。

  他看着姬有悔,他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一些不舒服。

  眼前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孩子了,他继承了人族大可汗的位置,在这一战之中,无论在哪个方面,他的表现都是出类拔萃的。

  他相信,在他的引领下,人族一定可以在大荒立足,可以兴旺发达。

  他表现出作为一个帝王应该有的品质,沉稳,坚毅,果敢,敢于承担,不计荣毁。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被朱无畏顶在头上,害怕箭矢的孩子,而是一个胸怀天下的人族大可汗。

  有时候他也会比较遗憾的想这个人会不会忘记自己孩提时代,会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

  一声三哥,让他一个见惯了生死,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皱眉头的八尺汉子眼圈都红了。

  虽然他已经长大了,但是他还是原本的那个心地善良的少年。

  “大可汗放心,这次跑了贝飞鸿,下次捞回来就是,我一定会让大将军平安回来。”宁守说。

  大可汗靠在树上,他仿佛已经脱力了,他点了点头,苍白的脸显得更加的白了。他后面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队骑兵。

  白马白袍。

  白马白袍的骑兵,在洁白的雪天飞驰而来,队列整齐。

  “送大可汗回落雁镇,他身体不太好,这些天他太劳碌了。”宁守对身边的随从说。

  “千夫长!”一位骑将看到了宁守,心情非常的激动,将马一拍,远远的大喊。

  他这一动,整个马队都沸腾了。

  他们曾经在宁守的带领下,纵横大草原,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妖狼们对他们恨之入骨,但是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他们也曾经深入极寒川,对抗魅灵妖魔,魅灵都知道他们的厉害,不敢出来作祟。

  他们也曾经深入星宿海,和中州神明的势力直接对抗,神明嘴中无敌的三眼族神侍,也没有在他们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

  带着他们做这一切的,让他们成为人族精锐中的精锐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将军宁守。

  “向宁将军致敬。”一位骑将喊了一声,战士们齐齐举起了右手,对着宁将军致敬。

  “大可汗!”宁守没有还礼,突然叫了一声,他翻身下马,直接将大可汗抱了起来。他本来准备去迎接自己当初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突然发现了姬有悔竟然闭上了眼睛。

  “大可汗?”大风营的将士们一下都愣住了,一个医官慌忙走了出来,抓住了姬有悔的手,把了一下脉。

  “大可汗只是劳碌过度睡着了,宁将军不必忧心。”医官说。

  那位骑将苦笑了一下,对宁守说:“晚上我们安札的时候,我见过大可汗从我们边上跑了过去,当时我没有认出是大可汗。”

  将士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大可汗会这样呢?

  他这样孤身一人,万一遇上了意外怎么办?大可汗怎么能这样啊?难道大可汗还是如同以前那些看起来绝对是谣言的那样轻重不分吗?

  宁守命他的随从搭起了帐篷,让大可汗直接在原地休息一下,自己带着三千大风营直奔战神庙。

  “宁将军,大可汗怎么能孤身一个人这样跑呢?他就是不为自己安危着想,也应该为我们人族着想啊,他出了事,对我们人族打击很大的。”那位骑将对大可汗有一些不满,试探着问宁守。

  他的意思是大可汗分不清轻重。

  “你想错了,大可汗不是那种分不清轻重的人——不过轻重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东西,你们觉得很轻,但是在大可汗的心中很重。”宁守说。

  “我们去给大将军后援,公主,鸦将军和路将军可能被妖狼算计了,我知道大可汗可能也很急,他这样很不理智,假如他落到了妖狼的手中,我们会更加被动的。”骑将很不满的说。

  “你想得有一点点简单,大将军可能现在也在妖狼的手中了。”宁守说。

  骑将吓了一跳,问:“什么?”

  “大将军现在可能在妖狼的手中了,我们这一去,主要是保证大将军能脱困。”宁守说。

  “大将军——不可能!“骑将说,”千夫长你别吓我,说实话在军中,我最佩服的就是大将军——“

  宁守白了他一眼。

  这位骑将马上改口说:“当然还有您了。大将军用兵非常的正,非常的稳,也非常的精明,敌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算计的非常清楚;您用兵恕属下直言,虽然您用兵很奇,但是过于险;大将军不可能陷在敌人的手中。“

  他非常自信的说:“或许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人能擒到大将军,但是大荒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人。”

  “那是你们不懂大将军,你们也不懂大可汗,你们不懂他们。”宁守说,“其实,我也不懂他们!”

  “属下愿闻其详。”骑将向宁守请教说。

  “大将军听闻琴心个公主和鸦牢之他们被妖狼擒拿了,他用自己将他们换了出来,大将军将人族的兵权交给了我;可汗听说兵权在我手中,他来并不是想直接救大将军,而是来见我。“宁守说。

  “大可汗为什么要来见您?难道信不过您吗?”骑将眉头皱了起来,假如宁将军被大可汗猜忌,这对大可汗,对宁将军,对人族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自然信得过我,他甚至相信我这次可以抓住贝飞鸿。”宁守说。

  “那他还来见将军干什么?难道是因为大将军.....”骑将闭上了嘴巴,他不敢再往下猜了。

  宁守给这个骑将抽了一鞭子。

  “你想啥呢!大可汗见我一面,就是为了叫我一声三哥。“

  “三哥?”骑将不懂了。

  “早年,我是被大将军的父亲,当年人族的大可汗朱无畏收为弟子的,我排第三,”宁守说,”他来,就是想提醒我,大将军为朱无畏大可汗留下的唯一血脉,他怕我为了战功,为了抓贝飞鸿放弃大将军。”

  “那将军有没有这个想法呢?”骑将问。

  “有。”

  “现在呢?”

  “假如我放弃了大将军,我毫不怀疑大可汗会找个理由把我也砍了,你说我会做这样的傻事吗?”宁守反问。

  “会,你一定还会,”骑将说,“假如大将军在妖狼手中,妖狼一定会拿大将军威胁你,你一定不会受别人的威胁的,我估计就算拿大可汗来威胁你都是没有办法让你停手的。”

  骑将接着说:“我们共事了这么多年,您老人家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

  宁守给了他一鞭子。

  “喜欢说真话的人,最他妈的讨厌了!”宁守骂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