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九十四章 你不冤我冤啊
 
  路飘影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他对女孩子说:“我看到了你的父亲了......”

  他非常高兴,他本来以为这小女孩死了,没有想到她还活着。

  这么诡异的事情,作为一个杀手,他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妥。

  或许他早就察觉到了这是虚妄的,但是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自己欺骗自己说这是真实的。

  不管怎么样,小女孩一步步的对着他走了过来。

  他已经下了决心不伤害这小女孩,他现在已经成长起来了,天罗也拿他没有办法,谁敢伤害这个女孩,他的刀是不会认识他的。

  谁也不行!

  他嘲讽的看着那些以为他掌握自己生死的老师们,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死,其实他们错得非常厉害。

  “路飘影,快滚出来,你躲在这里就可以不请我喝酒了?你答应了我还要请我喝酒的!”

  一个声音从较场门口传了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路飘影笑了,这孩子真太调皮了,现在竟然敢直接叫自己名字了,等回头打他的屁股。

  “醒醒,醒醒,这是假的,这是假的,不醒你会死的,快醒来!”这孩子冲到了自己的身边,一把抱着自己的腿,说。

  头大啊,这孩子真调皮,天罗比试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敢来闹着玩。

  路飘影没有办法,只有将他抱起来。估计大家都会笑话自己,不过笑话就笑话吧,有什么关系呢?

  “醒醒啊,路飘影!你还不醒来你会死的!我不能让你死!你他妈的还以为你在天罗比试啊,天罗早就被你烧了你记得不记得啊?”

  孩子竟然从他怀中挣了出来,直接给他抽了几个耳光,他感到疼,这孩子手劲怎么一下这么大了?奇怪啊。

  “啊,是啊,我烧过天罗的,怎么还在天罗啊.....”路飘影突然惊醒。

  眼前的天罗校场消失,他看到了一道刀光,这道刀光冲着他来的,他本能的往后一避。

  刀,劈开了他的胸膛。

  痛。

  钻心的痛。

  可汗大惊失色,他站了起来,大将军这时候也顾不得风度了,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路飘影。

  汗庭大乱,乱做了一团。

  “飘影,你醒醒,你醒醒。”大将军拍着路飘影的脸,“张开眼睛啊!飘影!”

  大将军用手抵住了路飘影的后背,输着灵气。

  姬琴心也冲了过来,她将路飘影的内脏塞了进去,缝合着路飘影的伤口,灌着伤药。

  “飘影叔叔,你不能走啊!”杨轩吼叫着,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出手的妖正言。

  杨轩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他恨不得生剐了这个家伙,鸦牢之在他手中丢了一条腿,路飘影生死不明。这家伙太阴险了,简直就是一条毒蛇。

  妖立言竟然毫无所动的看着自己,甚至微笑了一下。

  侍卫和武将们都握紧了自己的武器,文官们都后退了一些,为这些侍卫武将们让出地方。

  可是妖狼使者妖立言丝毫没有退缩,他依然非常平静的站在那里。

  大将军汗如雨下,和姬琴心一干医官将生死不明的路飘影抬到了帐后,可汗眉头紧蹙。

  “原来是安平侯妖天正的公子妖立言,寡人失敬失敬。”可汗说。

  文武百官一个个面面相觑。

  妖立言摇了摇头,他竟然说:“安平侯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妖立言这个儿子,某也没有安平侯这个父亲。某奉大将军命而来,并非为安平侯而来。路将军在人族军中存在,对我们来说总是如鲠在喉,既然路将军挑战某,某岂有不应战之理啊。”

  妖立言虽然语气不亢不卑,但是这意思却非常的嚣张,好像路飘影就是他囊中之物一样。

  “风月宝鉴,寡人也有所耳闻,果然名不虚传啊,”可汗说,“既然见过了我们,你们大将军的话也带到了,那你该走就走吧。”

  “谢大可汗。”妖立言说。

  他带着几位军士,从容的拜别可汗,可汗没有理会他,甚至没有再看他,他非常想改变主意,将这个可恶的家伙给留下来。

  “大可汗是个体面人,我们的大将军也是个体面人,”在走出可汗大帐的那一刻,他回过了头,对姬有悔说,“可能的话,给大将军一个体面的落幕吧。”

  大可汗闭着的眼睛还是没有张开,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身边的侍卫,都听见了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妖立言一踏出大帐,可汗就如同火烧屁股一样冲到了帐篷后。

  “杀手,飘影,杀手,你醒醒啊......”可汗说,“你醒醒啊,多少大风大浪你都过来了,天罗的追杀你都顶过来了,你不能死在这里啊!”

  他伸出了手,抵住了路飘影的额头。

  一道道红色光芒从他的手中传向了路飘影。

  “移魂换因,大可汗,这是功法来路不正,您是人族的大可汗,您不该修炼这功法。”一位言官对大可汗说。

  姬有悔白了一眼言官,没有说话。

  “大可汗,我知道这功法来源于极寒川,极寒川出魔,这功法来路不正。炎刺可汗可以修炼,但是大可汗您不可以修炼,您的一身系人族的安危......”

  言官还在喋喋不休。

  “老十撤了吧。”果然,大将军开口了,说。

  移魂换因,就是消耗自己的魂力,去换别人的因果,有佛门的“诸般因果,加诸吾身”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要替路飘影承担因果,承受伤害。

  姬有悔脸色苍白,他轻轻的说:“还不是风月宝鉴,妖狼的老祖,只求来宝鉴的一道镜像,并不是真正的风月宝鉴。”

  路飘影睁开了眼睛,眼睛非常的空洞。

  “该死的妖狼,将老子的腿砍成了四截,”鸦牢之也被几个军士抬了进来,他一进来就嚷道,“我是少了一条腿,老兄你赶快检查检查,看看少了什么零件都没有,我看那家伙就是一个贼,不拿人一点东西是不甘心的。”

  路飘影眼睛之中渐渐有了神。

  “可怕。”他说。

  “当然,能砍下鸦牢之的一条腿的角色,自然可怕,这么可怕你干什么要和他决斗呢?你是杀手啊,大哥,你应该和他来阴的,你应该发挥你的特长,你这是以己之短克彼之长啊!假如先可汗在的话,不大鞭子抽你才怪!”

  “可怕!”

  路飘影又说了一句。

  风月宝鉴太可怕了,沉溺其中逻辑混乱,可是在这里面却又觉得合情合理。幻境里面看到的都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可以说只要有欲望,就会被风月宝鉴给困住。

  “杨轩呢?”路飘影问,然后他摇了摇头又问,“老九呢,我要问老九幻境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有很多疑问,他要问姬有缺幻境到底是什么回事,到底是怎么构建的。他一直觉得姬有缺的幻境是假把戏,需要一定的场合才可以实现,在战场上根本没有用。

  可是今天他竟然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掉入了幻境。

  他更加不解的是为什么杨轩可以冲进了他的幻境之中,将自己从幻境之中拉出来。

  他是怎么做到的?

  假如杨轩不冲进幻境,自己可能被妖狼劈了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吧?

  “什么都别想了,修炼一下太上清心咒,颜阿嬷说这功法可以清心,可以养伤。你放心,妖立言敢暗算你,他就要做好被暗算的准备。“大可汗用他合上了眼睛,说。

  “不用这样,我是杀手,我暗算了很多人,他们都比我强很多很多,杀手老是暗算别人,自己被暗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被暗算了,说明我还不行,我不冤。”路飘影说。

  “你不冤可是我冤啊,我不是杀手,每一次和别人交手我都是堂堂正正额,光明正大,我也是被暗算的,我冤枉啊!“鸦牢之这家伙嘴巴一如既往的贱,”不过也好,我一个人确实是孤单寂寞,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这些天你正好陪着我!路将军真是好人啊.......”

  “妖立言。”大将军的手离开了路飘影的后背,他恨恨的说了一句。、

  鸦牢之和路飘影都感到身上发冷,鸦牢之嘴巴这么贱的人都一下闭了嘴,不再胡说八道了。

  妖立言正在回去的路上,他走得很从容,他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然后他给自己的战马狠狠的拍了一下。

  “快走!”他招呼着后面的几个军士,“不快一点就来不及了,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