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八十一章 宁守的花花肠子
 
  “我想请宁伯父来是主持痒学司,兴办痒官学。我问了路飘影天罗的事情,天罗将孩子们聚集起来学习,他们进步很快。我想人族的孩子,也应该聚集起来学习一起学习,一个先生就可以教很多孩子,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得到教育。你看我们青山城,能认字的孩子才多少?拜师修炼或者学艺的又有多少?大部分孩子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们没有办法学习,也拜不了师,每天都是到处游荡,无所事事,很多孩子很聪明很有天赋,但是得不到教育给荒废了。”

  宁守有一些不相信的看着可汗。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是新事物,需要一位德高望重并且热心的前辈来坐镇,所以我想请宁伯父到青山城来主持痒学司,兴办官学。”

  “这倒是,他能教出传世步卒,管理痒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宁守说,“不过这样一来我就得去避避风头,他知道我将可汗府都让出来给妖狼烧了,不打死我才怪,他是最要面子的人了。”

  宁守害怕宁重是真的,他和宁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样,其实宁守自己也知道,能将青山城守成这个样子,就是宁重自己来都是办不到的。

  但是宁重习惯使然,无论是他多么出色,只要一见面挨训总是免不了的。因为他从小就对步卒不感兴趣,他喜欢马,喜欢骑着骏马追风的感觉。宁重是传世可汗,是传世步卒的头儿,他的儿子却疯了一样的喜欢战马,无时无刻不想着成为一名骑士,这当然会让他恼怒。

  但是恼怒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宁守太有主意了,他比几个兄长更有主意更有灵气,可惜他一身本事却不放在传世步卒上面,这让宁重又气又恨。

  宁守带着五千传世步卒和青山城一万守军加上新招收的丁甲,干净利落的打退了妖狼的七万大军,甚至将妖狼最精锐的白狼团差不多全部歼灭了。

  这样天大的功劳真还挑剔的话,那真的是不近人情了。可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的宁守,却依然不自信。

  “我估计——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怼你,毕竟你这一仗不是骑在马背上打的,”可汗哈哈大笑的说,“兄台是怀念大风营了吧?是想到草原上去驰骋了吧?”

  “我在挨打,而大风营和赤炎营却在打别人——这就是我不愿意做步卒的原因,你说我能不怀念大风营吗。”宁守说。

  “而你却一战成名,你的名字一定和步卒联系到一起,甚至大荒各族已经忘记了我,忘记了你的兄长,忘了你的父亲时候,你这一战一定会被记得。因为你的战法太出乎意料也太危险了。当你说你准备这样打时,我的胆子算够大了,都吓的准备赶快收拾行李跑路了。只要守城,都会研究你这一战的策略的。”

  宁守哈哈大笑,可汗也跟着他哈哈大笑,他们笑得很得意,很豪迈,不过笑着笑着他们就低下了头,然后都不笑了。

  “这一仗我们虽然赢了,但是赢得太惨烈了,”宁守说,“在我心里面,我都做好了牺牲青山城一半人的打算,假如我手中多一点点资源,我都不会选择这一套战法。这一战中,青山城多出了多少孤儿寡母?”

  可汗抓住宁守的手,他没有说什么,这种撕心裂肺的痛,他是知道的。

  “青山城在,人族还在,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宁守平复了一下情绪说,“答应我,你树起来的汗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他倒下。”

  “可能我做不到,”姬有悔很认真的看着宁守的眼睛说,“可能我真的做不到,有时候我很累也很软弱,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战士,但是我保证,在我的汗旗倒下的时候,人族一定会有一杆更好的汗旗树起来;我就再累再软弱,我都一定要等到那一个人出现。”

  “这就是你一定要开痒学的原因?”宁守问。

  “是。”姬有悔毫不犹豫的回答说。

  “你答应神明献祭长子,却不立可敦,是真的想去娶神明的女儿?”宁守问,他话风突然变了,问起了这个来,“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神明,什么时候能真正深入渗透到大荒里面来,你不向他们献祭他们又能拿你怎么样呢?我们人族的大可汗从来就没有鸟过神明的,你的獠牙已经露了出来,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吧。”

  姬有悔耸了耸肩膀,高深莫测。

  “你不是来真的吧?”宁守很关心的问他,“你不是来真的吧?你不是真的要等那个羽轻盈长大吧?等她长大了,你已经白发苍苍了,你这是一枝梨花压牡丹的禽兽行为.....“

  “砰!”宁守胸口挨上了一拳,宁守一个趔趄,差点儿倒在了地上。

  “那就一定是真的了。”宁守哈哈大笑,丝毫不在意刚才挨了一拳。

  姬有悔没有继续和宁守纠缠下去,这家伙的节操他是了解的。

  但是没有想到这家伙马上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兄弟,就算是人族的大可汗,也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单身都是不好的。难道你不想你晚上回家的时候,有一盏灯为你留着吗?你这样单着,你在害怕什么?”

  “我害怕什么?”可汗问。

  “你是害怕你的后代有你或者是大将军一样的经历,“宁守说,”所以你封闭了自己。”

  可汗没有说话,宁守继续絮絮叨叨。

  “我想我的妻子和儿子了,你看你假如到外面去的话,连个念想都没有。我儿子天天跟着他大姐,却天天抱怨说爷爷奶奶偏心,对大姐好一些。我家大姐儿你应该还记得吧?就是我大哥的女儿.....”

  “就是当年一定要梳两个牛角辫,一定要骑在爷爷的脖子上才肯出门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姬有悔笑了,他还记得那个小丫头,“现在长高了一点儿吧?”

  “哈哈,长大了,这次我回家时候见到了,长成大姑娘了,想想看你也只大她七岁啊,怎么就感觉和你不是一辈人呢?”宁守说。

  “确实不是一辈人,”可汗说,“我还记得那小丫头,精灵古怪的。”

  “其实就是一辈人,大家都在议论你的事情时候,她就知道你在演戏,你和大将军到我家去了一趟后,她就魂不守舍的......考虑一下,我不占你便宜,你以前怎么叫我还怎么叫我。”

  他拍了一下姬有悔的肩膀。

  姬有悔摇了摇头,这家伙竟然是来说媒的,转了这么大的一个弯,竟然只是为了说媒。

  “你怎么叫宁守啊——你这一手进攻精彩绝伦啊,弯弯曲曲,让你都摸不清你头脑,真有你的!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贝飞鸿加上妖天正败在你的手中也不冤枉。”姬有悔说。

  “大可汗啊,虽然我是你的属下,但是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直接和你说你不一口给我拒绝了,我老脸往什么地方搁啊!”宁守说。

  可汗对宁守无语了。

  “说实话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而起的,你不将老爷子叫过来,一切不是好好的吗?老爷子来了,我挨骂挨鞭子是少不了的,只要你答应了,我就向老爷子吹嘘我的功劳,然后老爷子一高兴就饶了我这是大概率的事情啊,毕竟这丫头是他心头肉啊。“

  宁守拉着大可汗,没脸没皮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