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果蔬小说网 > 嘴强守护神 > 第七十一章 守城之策
 
  杨轩和妖夜其实也很希望看到这一场战争的到来。

  自从姬有悔女装为杨轩和妖夜唱了一曲后,可汗府中的侍卫对杨轩和妖夜格外的高看一筹。

  杨轩爬到了可汗府大殿的最顶上,安了一个鸟笼,侍卫长在下面看着,他真想给这孩子一巴掌,在朝殿上面安个鸟笼,也只有这熊孩子能做出来。侍卫长于千峰已经过了五十了,对可汗是忠心耿耿,可汗心中有数的,他在可汗心中也很有地位。

  但是现在他却没有敢动这熊孩子,找了一个接近姬有悔的机会,侍卫长谏可汗说:“人族这一代人才辈出,得益于老可汗的严格要求啊,当年就是大将军也没有少挨老可汗的鞭子,假如出于避讳的话,老可汗完全是不应该鞭打大将军的。”

  “于叔要说什么呢?”可汗问他。

  于千峰沉默片刻,直接说:“有些话可汗可能不爱听,但是臣不得不说,可汗今年也二十有五了,可汗心中是将杨轩当做公子吧,公子过分顽劣,不是可汗与人族之福啊!”

  姬有悔顿时明白了老侍卫的意思。

  “我有分寸——我也没有将他们看做公子的。”

  人类所谓的公子,就是可汗的弟子,人族有收弟子的习俗。从某种角度来说,弟子可能比儿子更加重要,因为弟子才是继承自己衣钵的人,而儿子并不一定可以继承自己衣钵,当然,儿子也可以做自己的弟子。

  姬云可汗就收了很多的弟子,出色的弟子被称呼为公子。他们继承了姬云的衣钵,姬云待他们如子。

  比如大将军朱黎阳,就是先可汗收的弟子,正式弟子之中他排行第八,因为嘴特别大,被起了绰号大嘴老八;姬有缺也是先可汗的弟子,排名第九,因为当年在星宿海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疤,被称为刀疤老九;姬有悔也是先可汗的弟子,也是可汗的唯一的儿子,先可汗只有一子一女,他排行第十,因为长得他别的好,脸特别的白,被叫为白脸老十。

  老侍卫点了下头,他对姬有悔是越来越尊敬,他越来越看不透姬有悔了,姬有悔是他看着长大的,从九黎部回来以后,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他就觉得他已经看不透姬有悔了,现在尊敬和敬佩多与对后辈的关怀。

  “人族的教育方式,是应该改变的。这样收弟子,效率太低下,也没有办法让人才脱颖而出。“姬有悔对老侍卫说。

  老侍卫有一些糊涂了,不收弟子怎么能让自己的衣钵给传承下去呢?

  不过,他相信可汗,可汗既然这么说了,那他就一定有他的主意。

  “杨小公子和那个妖狼竟然在可汗府内安装了乌鸦窝,我知道乌鸦是传递消息的,但是装在可汗府中朝殿最上面,太不吉利了。“老侍卫说。

  “哦,那不会是乌鸦的窝,现在我们的乌鸦看到他们有多远会躲多远的,孩子贪玩罢了,随他们去,说不定会给我么点惊喜,”姬有悔说,”对这孩子,可以叫公子,但是绝不是我的弟子。于叔有空,可以教导一下他们的枪法。“

  姬有悔还是很有原则的。于千峰听到可汗竟然让自己教这孩子的枪法,马上摇了摇头说:“论枪法之强,就是十个于千峰也不如大将军啊,有大将军在前,臣哪敢教啊。“

  “没有问题的,于叔放心大胆的教就好,不过能不能学好,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姬有悔说。

  城外,妖天正和贝飞鸿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

  青山城不可能成为黑龙城第二,有了黑龙城作为教训,他们对攻城也谨慎了一些。

  贝飞鸿为妖狼定下了三不攻原则,妖天正说五天攻下城,他不赞同,他只想攻下这座城,到底用多少天他就不会管了。

  他看了看青山城,他对妖天正说:”侯爷,攻城不急。“

  过不多久,有妖狼在大青山取土伐木,在青山城外大兴土木。、

  他们垒土为堡,要围困青山城;引渠排水,要排干青山城的护城河。

  妖狼他们是想做长期围困青山城的打算,好像并不想强攻青山城。

  夏奉站在青山城的城墙上,他低着头看着外面的,城墙外面妖狼的箭楼高耸,对城墙虎视眈眈,这些天已经有不少的军士牺牲在箭矢之下。

  夏奉才探出了头,就有一枚箭矢对着他的面门射过来,他身边的宁守一把将箭矢捞了过来,夏奉心中一惊,但是依然面不改色。

  他低下了身子,望着城外的箭楼下忙碌的妖狼,妖狼之中夹杂着一些人族的民夫。

  青山城周围,已经被妖狼肃清。

  “妖狼是想长期围困我们啊,“夏奉说,”他们准备建城,一方面防止我们突围,另一方面防止我们兰斯高原上的主力回援!”

  宁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夏奉的想法。

  不过夏奉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文人论武,不得其所,将军不要见笑。将军要如何攻守宜自作主张,某之才,无法信任,作此判断,均为近日恶补令兄大作《越守十八策》之故。”

  宁守笑了笑,没有说话。

  夏奉有一些不甘心的说:“到底决定怎么守城,好歹我也是澜马的宰相,也算是名义上的守城的主帅,你不能瞒我,就再惊险,我拼着这条老命不要总行吧,你计划再大胆也吓不着我。”

  “那可不一定啊!”宁守笑着说,他笑得很和气,夏奉真想给这个和气的脸上砸上一拳,但是估计一下他们之间的实力对比,估计这家伙一个小拇指就可以将自己按死。

  文臣,不能和武将一般见识。

  “你得告诉我,我跟传世可汗关系是极好的,我知道传世可汗为人谨慎,前天晚上你偷偷去喝花酒的事情,我可以不告诉传世可汗。”夏奉本来是个正人君子,现在也被带得学会威胁人了。

  宁守哈哈哈大笑,搂住了夏奉的肩膀说:“我知道世叔是心疼我的。”

  他附在夏奉的耳朵上轻轻的说了几句,夏奉回头看了看可汗府,可汗府的汗旗高高飘扬,可汗就坐在旗杆下面,平静而忙碌。夏奉竟然汗流浃背,一反以前的镇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